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七月十三日,忙了二十多日的皇后终于歇了口气,这才觉得浑身腰酸背疼。窦长清招呼来芍药给她捶腿,自己亲自为她捏肩。皇后叹着气说:“可是不中用了,阿翁比我大二十岁,腿脚比我好得多。”

    “娘娘如此说可折煞奴婢了,奴婢这条烂命哪里配跟娘娘比。奴婢惶恐。”他口中说着惶恐,面上却笑嘻嘻一点儿惶恐的意思都没有。

    皇后也不把这话当真,闭上眼舒舒服服让他服侍着,过了一会儿有忍不住露出笑意来:“那孩子真可爱,像极了他爹……”

    窦长清手上微用力,“娘娘……”

    皇后微微一惊,睁开眼,看着眼前熟悉的情形,像是美梦被打破,一时间有些发怔。

    窦长清抬头,看见帘外宫内府少卿唐全走过来,便冲着门的方向摇了摇头。唐全本就在等窦长清示意,见状只得垂首屏息,悄然侍立。

    皇后也已经看见了唐全,只是刚才的好心情已经被打破,耐着性子问:“唐全来做什么?”

    唐全此人其实还是聪明伶俐办事牢靠的,只是也不知如何,明明少小离家,却满口乡音改不过来,官话说得乱七八糟,慢说皇帝皇后,就连秦固原这些人听了也十分头疼。宫苑上下,也就只有窦长清因与他算是半个同乡,听他说话不算费力。因此唐全与窦长清算是很有些交情的。

    窦长清听出了皇后的语气不善,便示意唐全不得鲁莽行事。自己字斟句酌地说:“春选出的十二位贵人,除了陛下勾选了两人留在宫中,其余十人还等着娘娘发配。“

    皇后意兴阑珊:“华嫔如今这个样子,陛下心肝肉儿疼得什么似的,说什么春选,也太不晓事了。“

    窦长清仍旧笑道:“华嫔是华嫔,娘娘是娘娘,天差地远,娘娘可千万不要泄气。”

    “我有什么可泄气的?”皇后恹恹地辩解,“从一开始我就说,陛下与华嫔缘分未绝,断不是那群鼠目寸光的人所言,你看看,我是不是说对了?”

    “娘娘圣明。”

    皇后又叹了口气:“可惜了好好一个人,怎么就被毁成了这样。那崔颐妃心肠也太狠毒了!”说到这里,皇后突然回头看着窦长清:“阿翁,你说那个崔颐妃,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到底去哪里了?”

    “这……老奴怎么能知道呢?”

    皇后蹙眉:“到底是宫里的人,若是再惹出些丑事来,皇家的脸面可就在我的手里丢尽了。”

    “娘娘过虑了。崔颐妃是自作孽,不可活。全部处置都是陛下御口直断,跟娘娘又有什么关系呢?”

    “阿翁怎么也说这样的话?”皇后的叹息一声连着一声,“我到底是后宫之主,后宫不平,便是我这皇后的错,万死难辞。”话虽这样说,终究意难平:“陛下也不知受了什么样的蛊惑,竟让那等蛇蝎心肠的妇人得了手。”

    窦长清一言不发。

    皇后与他主仆多年,只是这片刻的沉默,便以察觉出了异样,索性转头看着他:“阿翁是有话说?”

    “奴婢不知该说什么。”

    “那就是有话说了。”皇后赌气似的瞪着他:“阿翁对我还不肯直言吗?”

    窦长清也叹了口气,慢悠悠在皇后脚下跪倒:“娘娘,有些事情,不可细究。”

    皇后看着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再开口时,语调也与之前有所不同:“阿翁,华嫔自出事以来一直不许人去探望,陛下还派了秦固原亲自守门,到底是为什么?”

    “许是华嫔娘娘伤情严重,不许探望,是怕惊吓了旁人。”

    皇后越发竖起眉,站起身来:“你去唤步撵来,我再去探望华嫔一趟。”

    “娘娘!”窦长清不敢起身,迅速膝行拦住皇后的路:“娘娘,天气暑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