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荷心无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崔霞是被冻醒的。

    她身上穿的是单衫,防备在西山天气凉,加了一件褙子。最后的记忆里,也是阳光穿过繁茂的枝叶刺痛她的眼。

    她恍惚起身,四周围打量。借着昏暗的光线勉强能看到四壁光滑,地上隐然有未干的水迹。崔霞忍着浑身的酸痛爬起来,用力敲打墙壁:“有人吗?来人呀!”

    石壁厚重,她用尽力气也没拍出多少动静来。

    实在是太冷了,崔霞牙齿嗑出响声,浑身止不住地冷,冷到战立不住,抱着双臂蹲下蜷成一团。她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突然发起脾气,一把抓在石壁上:“什么王八蛋把我关在这里,有种的你出来!”长长的指甲应声而断,崔霞这才醒起已不是在宫中做颐妃的时候了,长长的指甲并没有戴甲套。指尖鲜血横流,痛得钻心。

    “王八蛋!”她捧着手流泪咒骂,“这就是你许给我的一生安稳?”

    突然一个声音从阴暗的角落里传出来:“谁许你一生安稳?”

    崔霞一惊:“谁在哪儿?”

    她循声追过去,却只是石壁的一角。光线暗淡,崔霞用手摸着冰凉湿滑的墙壁,却什么也看不清楚。“你是谁,你出来说话。躲躲藏藏,让人笑话。”

    还是一片寂静。除了她说话时带起的嗡嗡的余韵,没有别的声音。

    崔霞失望了,甚至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

    然而刚一转身,就听见身后有人问:“谁许你一生安稳?”

    崔霞飞快回头,还是什么人都没有。她明白定然这暗室之外还别有洞天,可以看到暗室中的情形。此刻那个不知身份的人就在暗中,欣赏着她的惊慌失措,痛哭流涕。

    “你到底是谁?”

    ……

    “你放我出去!”

    ……

    “你若不放我出去,以后可别怪我不客气。”

    本以为这样的狠话还是不会有任何回应。不料那个声音却突然响起。

    “娘娘心狠手辣,在下佩服。”

    崔霞又是一惊:“你什么意思?你是谁?”

    ……

    崔霞知道这样是问不出结果的。她低头想了想,终于有些了悟:“心狠手辣?你是为薛婵那个贱人讨公道来的?”

    对方还是不说话。但这一次的意味却明显不同。崔霞得意起来:“我就知道薛婵一定有相好的,所以连皇帝都不放在眼中。不然她哪里耐得住寂寞。”

    忽然眼前一闪,一支火把突然出现,直戳到眼前。崔霞久在暗中,眼睛适应不过来,只觉一片白光,不由低头。一阵疾风突袭而至,崔霞来不及躲闪,就被一巴掌狠狠抽过来,整个人被打翻在地上。

    不容她抬起头,一只脚踩住她的后脑,将她的面孔狠狠踩在地上,令她无法抬头看清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人。

    “为什么下手如此狠毒?”

    崔霞不顾鼻涕眼泪被撞得满脸,咬牙笑道:“我是颐妃,要惩治不守妇道的宫妃还需要理由吗?”

    对方的脚挪了挪,改踩在她的后肩中间,这个位置令她的脖颈无法自如转动。一只手拽着她的发髻,强迫她抬起脸来。

    “吴佛为什么要杀你?”

    崔霞一愣,头皮上的剧痛都已经无法令她去关注。“你是谁?你认识吴佛?”她拼命摇头,想要摆脱他的桎梏:“为什么不让我看见你的模样?”

    对方将她的头猛地撞向地面,顷刻间流血披面。

    崔霞却笑得愈发灿烂,一任鲜血顺着她的脸颊向下流,顺着下巴滴下来,在地上汇成一汪:“下手这样重,可见恼恨已极,看来你对她是有真情。可惜,可惜,她却是你根本要不起的女人。”

    对方一时不做声。

    崔霞的手指在地上蠕动,慢慢爬到自己的嘴角,摸了摸破损的皮肤,又从眼角边的地上捡起崩掉的半颗牙齿,凌冽地笑起来:“你是太监?”感觉到按在自己头上的手猛地一颤,她知道自己猜对了:“我认识你?所以你怕我看见你的模样。你认识吴佛,且直呼其名,所以你一定也是一个太监。”她得意洋洋,咬牙切齿:“你记住,宫中我见过的太监就那么多人,我迟早把你挖出来!到时候我就将你扒皮削骨,抽筋吸髓,以报今日之仇!你给我记住!”

    那人听了这话却突然松了手,冷笑道:“你觉得我会放你出去?”

    崔霞面色一变,猛地要转头,却听他又说:“别给我灭口的理由。”

    转到一半的脖子定住。

    那人完全将她放开,走到她的身边。她能看见他靴子上的纹样,也能看见他鞋底沾染的血泥。她抬起头就能看见他的模样,就能知道薛婵那个贱人的奸夫是什么样。拿住他,就能揪出薛婵,就能彻底毁了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