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蜂儿不解知人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就说到要紧处了。她身上其她地方都是皮肉伤,处置等当不会有大问题。只是那伙人也心狠手辣得少见,喂她吃碳,口中全是烧伤,嗓子自然不能幸免,以后想要恢复如初怕是不可能呢。”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秦固原稳住气又问:“那该如何调理?”

    对方沉吟片刻,道:“尽人事,听天命吧。娘娘这次能捡回一条命来,已属不易。”

    薛婵用尽力气挥手,撞响挂在帘钩上的铃铛,发出声响。

    外间的谈话声戛然而止,不过片刻,秦固原从外面进来。

    “娘娘醒了?感觉如何?”

    薛婵用尽力气,仿佛是从巨大的山壁间发出细小如同秋叶划水的声音:“玉钟……”

    秦固原听不清,“你别说话,有什么写……”他去握她的指尖,捏到厚厚的包扎,才意识到,连忙松开手。

    她拼尽了力气:“玉钟……”仍然只是叹息一样的声音。

    好在他听懂了,“她没事,养上几个月就好了。”

    “翕王……”

    秦固原皱起眉:“什么?”

    “她……翕王……”

    秦固原心中有数,抚上她的额头,和声道:“你好好休息,万事有我在。”

    薛婵裹成粽子的手却拦住他,一双眼睛似有千言万语,却因无法说出来而满是焦急。

    秦固原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且不论她说不说得出来,也不能由她口中说出。他坚定地后退一步,还是那句话:“好好休息。”

    小竹在外面等候,待秦固原一出来便进到里屋去照料。

    秦固原的外屋中锁心坐立难安地来回踱步。一见他出来,连忙迎上来:“如何了?我能去看看她吗?”

    秦固原在椅子上坐定,“先别急,我有话问你。”

    锁心大致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委委屈屈在秦固原面前站定:“秦公公要问什么,能说的锁心知无不答。”

    秦固原淡淡一笑:“这么说不能说的无论怎么问你都不肯说?”

    “望公公体谅。”

    “陛下离京前给你留了什么话?”

    锁心低头不语。

    “这不能说?”秦固原冷笑:“娘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打算如何向陛下交代?”

    锁心噗通一声在秦固原面前跪下:“求公公解救。娘娘出这样的事情实属意料之外,陛下临行前并无任何额外嘱咐。”

    秦固原扶着额深深思量。他是皇帝身边近侍,此前却对锁心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可见皇帝对他的戒备远非面上看到的那样。

    “你是哪年入宫?家乡何处?为何会到华嫔娘娘身边?”

    锁心尚在犹豫,又听秦固原道:“说真话,对别人说的那一套可以收起来。”

    锁心横下心:“公公明鉴,奴婢自到华嫔娘娘身边之后,便忠心耿耿,绝无恶意。陛下对奴婢的嘱咐,也只是好生照料,不可让人作践欺负。秦公公,奴婢知道您对我们娘娘格外照拂,其实奴婢跟您是一条心啊。”

    “既是一条心有什么不可说的?”

    锁心沉吟了许久才终于横下一条心来:“只是有一件事,奴婢也想不通。”

    “你说。”

    “自从翕王入京以来,陛下每日都要过问,娘娘和翕王见过几次面,说过几句话。”

    秦固原一下子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快步来到锁心面前,弯腰问她:“你家娘娘为何平白跑到外面喝酒去?”

    “是玉钟劝娘娘多出去走走。又说陛下不在京中,宫里闲杂人也少了,不怕碰见什么人。娘娘这才去了。”

    秦固原只觉得头顶一个激灵,一片寒意直通到脚底。

    如果锁心所说属实,那么皇帝并没有料到薛婵会遇见翕王。薛婵奋力要说的自然是玉钟与翕王有勾结,所以玉钟引两人相见也是能解释得通。如今解释不通的是皇帝既然如此介意薛婵与翕王的接触,为何又要在翕王在京城期间出京?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关心则乱,只将注意力放在了薛婵身上。而皇帝的目标显然是别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