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蜂儿不解知人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薛婵醒来的时候觉得两手像是着了火一样痛。要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样的痛并非梦境。

    那个梦境已经许久不曾前来侵扰。她哥哥薛珋在尸山血海中挣扎沉浮,终于被滚滚浓烟吞噬。薛婵梦见自己跑向兄长,大声呼喊想要让他留意。他却毫无反应,待她到了面前却仍然看不见她。

    薛婵眼睁睁看着那支箭飞过来,从穿透他的背心。

    薛婵大哭,抱住倒下的兄长。熊熊火焰席卷而来,她在烈火中煎熬,仿佛骨肉心肺都被灼烤成了焦炭。仿佛身入修罗地狱,惨遭油锅拔舌之刑。

    薛婵躺在冰冷的地上,视线渐渐由模糊而清晰。

    然而四壁光线暗淡,她浑身痛得仿佛是条被剃掉鳞片的鱼。

    “娘娘……娘娘……”

    像是玉钟在叫她。薛婵连眨眼都会疼。她费力地微微抬起头,看见铁栅栏外,玉钟像一张兽皮一样被挂在墙上。血从她的手脚不停地向外冒。

    “玉钟!”薛婵发现在即的嗓音嘶哑,每一个字说出来都像是在喉咙上划了刀。

    “娘娘别费力说话……”玉钟气息奄奄,仍忍不住红了眼眶:“她们下手太狠,喂了娘娘吃碳。”

    记忆到这时才仿佛一击重锤迎面撞来。薛婵呼吸一滞,这才发现浑身那火烧火燎的疼痛并不是因为身处地狱。她举起双手,血肉模糊的指尖上指甲一片也不剩。右手掌心一个黑色的窟窿,能让人瞬间以为是天生的痣。她这才想起来,最后的记忆是像玉钟一样被钉在墙上,眼睁睁看着人将烧得火红的碳送到口中。

    薛婵张开嘴嘶吼,却发不得一点声音。

    眼泪打在手背上,钻心得痛。

    她的记忆慢慢回来。崔霞的笑容在摇曳的阴影间闪烁。

    薛婵无声地痛哭,并不为周身的剧痛,只是一时间觉得人生绝望,莫过于在以为已经没有可以失去的时候,仍旧有人不肯放过她。

    外面传来锁链振动的声音。

    脚步由远及近。

    薛婵抬起头,抹去挡住视线的鲜血,在摇曳的火光中,看见秦固原走了进来。

    狱卒跟在秦固原的身后,念念叨叨地说:“奴婢谨遵上面的意思,不敢让人犯有半分可乘之机。”

    秦固原来之前已经想到崔霞绝不会对薛婵手下留情。然而当看到眼前仿佛血泥里打过滚的人时,还是没忍住瞪大了眼。

    “华嫔娘娘?”他甚至不敢确认,出声询问。

    薛婵的眼泪落下来,张嘴发出嘶哑断续的声音,却惶然无法成言。

    秦固原努力压抑自己,问:“这是怎么回事?”

    那狱卒却很有眼力劲儿,瞅着秦固原的神色,一连串推脱:“奴婢真的不清楚,奴婢是晌午才来上值的,来的时候这个人犯已经在这里了。”

    秦固原反手一巴掌狠狠抽过去,将狱卒打得一头撞在旁边墙上。

    秦固原冷冷地说:“不知道?那你知道这是什么人吗?”

    狱卒不敢造次,只得趴伏在地上:“还请秦公公明示。”

    秦固原努力冷静了一下,知道眼前这人不过替人办事,再多责难也毫无用处。“这两个人我要带走。”

    那狱卒一惊,连连叩头:“求公公别为难奴婢,这是上面吩咐要严格看管的人犯,若是公公带走,奴婢的脑袋可就保不住了。”

    秦固原怒急,一脚踹翻那人,踩住他的脸,将鞋尖捣入他的口中,咬牙狞笑:“若是这两个人死在你这里,整个掖庭上下的人都活不了。而你,掉脑袋的福分是不会有的,我亲手将你碎尸万段。”

    四壁火光摇曳,巨大的阴影将人心压得如同一潭深渊。薛婵躺在地上,看着秦固原的身姿,无声地笑了。

    再有意识时听见床边切切的语声。

    “十个指甲都保不住了,好在是皮肉伤,过个一年半载兴许还能长出来。身上有几处烫伤,用了药,料来不会留疤。手掌上的伤是钉子钉出来的,每日记得用药水清洗,能不能好两说,这只手若想绣花弹琴怕是不能了,但粗点的事情不影响。好在娘娘身份贵重,原也不需做什么费手的事。”

    秦固原的声音问:“她的嗓子……”

    “这就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