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0章 作为惩罚,今晚就饿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夜色渐深,慈宁宫中早已不见元宵宴时的热闹,玉儿独自靠在床头,回忆着今晚的情形。

    想起了那小宫女的模样,干干净净眼眉福相,她揣测着孙子的用意,又不得不担心翊坤宫里,灵昭那孩子是否要伤心欲绝。

    苏麻喇去了许久还没回来,该别是玄烨把人撵走了,苏麻喇去安排那小宫女的去处,玉儿实在有些坐不住,掀开被子要下床瞧一瞧,终于有熟悉的脚步声进来了。

    但是苏麻喇到了屏风外头,就停下脚步,像是在张望格格是否睡着了,玉儿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睡得着?快过来说说,乾清宫里什么情形?”

    苏麻喇这才笑了:“能有什么事,皇上又不是头一回碰姑娘。”

    玉儿急道:“你别招惹我。”

    “老祖母今晚怎么这么着急?”苏麻喇点了蜡烛,端了茶过来,说,“能有什么事呢?”

    但深知格格的脾气,不敢再玩笑,一五一十地说了那宫女的来历。

    原来皇帝并不是头一遭遇见她,早在布答应侍寝的时候,皇帝就知道了这姑娘的存在,布答应对皇帝说,进宫后若不是有这么个好姑娘陪在身边,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

    再后来和玄烨的几次偶遇,不论是她病着被老嬷嬷差遣做粗活,还是风雪里为她解围赠伞,就算从荣贵人的屋子出来,也会那么巧,偏偏看见站在路边等着给荣贵人送礼的她。

    “大李子说,那姑娘他早就留心了,很老实本分,并不是那攀高枝儿的人。那一阵以为皇上要宠幸布常在,又一阵以为皇上看中了这漂亮的宫女。”苏麻喇说道,“可到头来都不是,皇上全撂下了,仿佛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谁想到,会有今晚?”玉儿叹,“但这么看来,今晚若换个宫女来说那番话,玄烨也不见得会把人要了,是不是?”

    苏麻喇颔首:“是,奴婢和大李子也认为,若不是乌雅岚琪,皇上不见得会说要了宫女侍寝的话。”

    “模样儿俊俏,我只见了一眼,就记住了。”玉儿说,“玄烨碰到那么几次,难怪印象深刻。他们屋子里怎么样,那丫头撒了谎,玄烨没发脾气吗?”

    苏麻喇笑道:“奴婢过去的时候,您猜他们在做什么?“

    玉儿干咳了一声:“玄烨要她了?”

    苏麻喇笑了:“不正经的老祖母。”

    玉儿急得要打苏麻喇:“你真是反了,偏要急死我。”

    可这么一闹,把夜里不悦的心情都散了,苏麻喇好生道:“先头您说担心皇上作践了人家,真是多虑了,咱们皇上是那样的男人吗?我去的时候,皇上在教新常在写字呢,大李子去偷偷看了,手把着手在桌边写字。”

    “写字?”

    “这闺房里的事,您还要问个清楚?”

    “我这不是……”玉儿竟是被苏麻喇噎着了,恼道,“罢了罢了,我白操心。”

    苏麻喇为她摆枕头掖被子,好生道:“咱们静观其变,本是件寻常的事,弄得所有人都紧张,对皇上对后宫都没好处。往大了说,还叫朝廷上的大臣们,宗亲里的老王爷们说一嘴,何必呢,不过是皇上要了个宫女,他要多少不成?”

    玉儿躺下,对苏麻喇道:“可是灵昭那孩子,玄烨究竟想怎么样。”

    宫中更鼓敲响,时近子时,乾清宫的灯火渐次熄灭,大李子再三朝暖阁里张望,确定里头都睡下了,才打着哈欠和徒弟交接,赶紧回去歇一觉。

    然而屋子里,玄烨确认身边的人睡着后,却离了床榻,趿鞋至窗下,看那团圆的明月,在风中在云里,忽隐忽现。

    从这窗口望出去的方向,是巩华城所在的位置,隔着整京城,舒舒孤零零地躺在棺椁中,而他身边,又有了其他女人。

    玄烨很悲伤,月色勾出他身体的轮廓,躺在床上的岚琪,能将皇帝的悲伤看得清清楚楚。

    屏风外的西洋钟,滴滴答答发出声响,玄烨长舒一口气,转过身,在月色下,看见了岚琪的眼睛迅速闭上,她的眼眸是那么透彻明亮,些许的月光,就能将她们变成宝石般,她却还自以为躲过了。

    “装睡?”玄烨坐到床边,“胆子可真不小。”

    被窝里的人,索性蜷缩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用被子捂着半张脸,胆怯地看着皇帝。

    “你比那些选秀进宫的贵人常在们,胆子都要大。”玄烨说,“她们头一次来暖阁,基本不敢和朕说话,更不敢看着朕。”

    “皇上没睡着,奴婢也睡不着。”岚琪应道,“可是奴婢能不说话,不睁开眼,皇上,您就当奴婢睡着了可好?”

    “今晚起,你就是朕的常在,往后不要自称奴婢了。”玄烨掀了被子上-床,靠在床头坐着说,“你自己不好好争气,将来的日子会很难过,朕不可能面面俱到地来照顾你。”

    “是。”岚琪答应。

    “朕教你写的字,要记牢,认了字就能看书,有了学问你才不会被人欺负。”玄烨说,“从今往后,你不再是宫女,譬如你们钟粹宫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