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一十四章:尽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卿言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以往沉着清明的眼神显出急躁:“洪大夫怎么样?”

    “来不及了”洪大夫摇头,“大长公主应当是昨日便用了一日眠,今日逐渐增量,毒性已经深入五脏六腑,药石无灵了!”

    洪大夫没有说什么尽力一试,那便是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白卿言手心收紧,垂眸看着躺在大长软榻上的大长公主,陡然想起了外祖母的那些话。

    或许当初,外祖母便预料到了会有今天这一日。

    也正是因为当初外祖母那些话,白卿言心中便有了一些防备,也有预感或许会有这么一日。

    可祖母分明在洛鸿楼上同她说了那么多话,她以为祖母看不下去林氏皇权已经腐朽,这才和她说登基为帝之事,她没有料到祖母会选择在今日走上这条路。

    “长姐”白锦绣立在白卿言身旁,轻轻攥住白卿言的手,“或许这对祖母来说,是最好的归宿!祖母是晋国的大长公主,祖母姓林,她不愿意亲眼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儿,推翻林家江山这在情理之中。”

    白锦绣低声劝着白卿言,却也不知道能起多少作用,毕竟沈天之刚才也没有能完全劝动她。

    此时,白锦绣后悔了,她不应该强行将祖母从洛鸿楼带出来,不该让长姐知道祖母已经药石无灵不该让长姐亲眼看着祖母离世。

    或许祖母永远留在洛鸿楼内,才是祖母最好的归宿。

    即便是长姐知道了祖母选着留在哪里,剧痛之后伤总会愈合。

    可如今将祖母带到长姐面前,看着祖母还尚存一息,他们所有人却束手无措,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姐会越来越痛,越来越觉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如同刀锯在心头来回拉扯,痛不欲生。

    “长姐我们尽力了!”白锦绣握紧了白卿言的手,语声哽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对前路的选择,我们选择了推翻晋朝,祖母选择了死殉晋朝”

    沈天之怕就怕白卿言这样不流泪,又沉默不语的模样。

    越是悲痛,表现的越是木纳,这沈天之知道。

    “与其强留大长公主活着,日日在责任和亲情之间来回磋磨,这对大长公主来说未必不是最好的结局。”沈天之上前一步,低声劝白卿言,“大长公主活着,便是日日诛心,诛心之痛远胜生死!陛下应当比任何人都明白。”

    明白,白卿言如何能不明白?

    可她也有私心啊,那是她的祖母年幼时她被养在祖母祖父膝下,她又是嫡长祖母对她虽然严厉,可也是捧在手里含在嘴里。

    她走出的第一步,也是扶着祖母的手走的。

    幼时描红启蒙,是祖母捉着她的手描的。

    祖母会费尽心机编写一些故事,日日讲于她听,教她下棋,教她祖母能教的一切。

    病了,她的床边连阿娘都无法靠近,祖母没日没夜的守着。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