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零四章:老泪纵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尖锐的疼痛如同闪电般窜入脊柱,全渔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他可能,要中毒了。

    “镇国公主”全渔面色煞白,抬眼朝着白卿言的方向看去。

    全渔双手不敢触碰膝盖,上面翠绿色的碎片清晰。

    看着全渔膝盖上的碎片,高德茂哪能不清楚出了什么事,惊呼:“毒酒杯碎片扎入他膝盖里了!”

    高德茂和皇帝一样都猜测这全渔是白卿言的人,尤其是刚才全渔不要命了抱住皇帝,高呼让白卿言快逃,高德茂便更加确定了全渔是白卿言的人这件事。

    白卿言猛然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两步走至全渔身边,蹲下查看全渔伤势。

    “镇国公主”全渔泪水如同断线了一般,真的到面对生死那一刻,人都是贪生的,他不想死,他的话几乎没有过脑子,下意识向白卿言求救,好似白卿言无所不能,“奴才不想死镇国公主!奴才不想死!”

    白卿言眸色沉着镇定,扯开头顶束发的发带,长发散落,用发带齐全渔腿根将全渔的腿牢牢扎死:“你不会死的!”

    皇帝看着尽在咫尺的白卿言,心中恨意如同海啸冲天,他陡然握紧手中快要被高德茂拿走的花瓶,死死盯着白卿言的脑袋,猛然将花瓶举起朝着白卿言挥去。

    “阿宝!”大长公主惊得猛然站起身来。

    可猜测之中的花瓶破碎,头破血流,都没有发生。

    刚替全渔将大腿扎死的白卿言,头都没有抬,便已经稳稳接住花瓶,皇帝拼尽全力也无法将花瓶夺回来,那花瓶在白卿言手中纹丝不动。

    大长公主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落地,人也跌坐了回去,若是那一下真的打到阿宝的脑袋上,后果不堪设想。

    四目相对,皇帝混浊的眼仁望着白卿言黑白分明的清亮眸子。

    “来人!”白卿言高呼。

    闻声,沈天之带人推门而入,朝着白卿言行礼:“陛下吩咐!”

    皇帝睁大了眼望着沈天之,那眼神恨不得将沈天之生吞活剥,这些狗杂碎全都是一伙的!全都是乱臣贼子,全都在算计他!

    “速速带着全渔公公去找大夫!全渔公公伤口沾了毒,务必保住全渔公公的命!”白卿言道。

    沈天之朝着膝盖受伤,面色煞白,满目都是惶恐全身颤抖不止的全渔看去,颔首:“是!”

    沈天之转头示意下属将全渔抱起来去找大夫。

    全渔见这沈天之是白卿言的人,这才放下心来,可忍不住揪心太子,正欲开口求白卿言千万饶过太子,谁知还没开口,皇帝便突然暴怒。

    “狗东西!全都是乱臣贼子!”皇帝欲抽出花瓶去砸沈天之,可花瓶在白卿言手中依旧他依旧无法挪动。

    “果然啊!你哪里是一个羸弱之人!哪里又是为了太子挡箭几次三番生死边缘徘徊!身体羸弱分明就是你的障眼法!”皇帝怒极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