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9|废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二皇子心知闯入者分明是冲着他来的, 想不到对方欲置他于死地,竟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连胥府都敢闯。

    雉娘让二皇子躲进柜子, 好歹能挡些时间。

    二皇子不肯,“本宫绝不愿躲在妇人的身后, 胥家之祸, 因本宫而起, 本宫绝不做缩头乌龟。”

    他一只手受伤, 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腰上, 使劲一抽, 把腰带里的软剑拉出来。雉娘示意屋里的两个下人关门, 并搬屋子里的东西挡在门口。

    她自己左看右看, 也没有看到什么能用的东西,为了照看孩子,她头上连个簪子都没有。

    外面, 许雳和许敢还有府中的家丁正和四名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其中两名黑衣人他们看到西厢房中的灯光, 甩开他们,直奔过来。

    与此同时,胥良川也赶过来, 连忙召来府中的其它下人, 一面派人护住主屋的儿子,一面赶去西厢房。

    两名黑衣人冲到西厢房,踹开房门,被挡在那里的东西绊倒。他们趔趄几下, 二皇子趁机,挥剑上去。

    两个下人举着板凳,被黑衣人两下刺倒在地。

    二皇子身上有伤,很快落下风。雉娘心急,二皇子不能在胥府出事,要不然,胥府如何对帝后交待。

    一个黑衣人的剑朝二皇子刺去,她想也没想,急扑过去,挡在二皇子的身前,那剑直穿过她的肩胛,血喷出来。

    赶过来的胥良川目眦欲裂,夺过下人手中的刀砍向黑衣人。黑衣人用手一挡,刀砍在手臂上,欲刺雉娘第二剑的手垂下来。

    雉娘得到喘息,也顾不得疼,指指床塌。二皇子会意,拖着她,俩人躲到后面。

    黑衣人想追过去,被胥良川和下人们缠住。

    院子外面的黑衣人也冲进来,许雳和许敢追跟进来。双方缠斗在一起,黑衣人不想恋战,剑剑都是死手。胥良川带着两个家丁挡在床塌前,府中早有下人奔呼求救,很快所有的人都赶过来。

    黑衣人们大急,拖得越久,他们的任务就越完不成。他们的目标在床塌后面,只要取了二皇子性命,他们就大功告成。

    胥良川绕到床塌后面,雉娘靠在二皇子的身上,肩胛处鲜红一片,她面上因失血变得白到透明,看到他,眼睛眨了眨。

    他一把扶住她,从衣服内衫上撕下布条,帮她把伤口包上。

    许敢挡在床前,许雳带着家丁们后面,两面夹击,黑衣人们身上中了几剑,但他们似不知疼般。

    屋内涌进有家丁护卫越来越多,黑衣人被紧紧地围住,胥家的下人都已经知道二皇子在府上,黑衣人是冲着二皇子来的。

    要是二皇子在胥府遭遇不测,别说是他们,就是胥府的主子们,都要被问罪。他们哪里敢退缩,一个个的往前冲。

    黑衣人们身上本就受伤,屋子外面火把通明,屋内还有许雳和许敢这样的高手。他们自知今日难已逃脱,一咬牙,口吐黑血,中毒身亡。

    胥良川忙把雉娘抱出来,二皇子经过方才一番折腾,原本的伤口处也渗出鲜血。胥老夫人,胥阁老和胥夫人很快赶来,顾不得和二皇子行礼,忙命人请大夫。

    下人们将四名黑衣人的尸体拖出去,清洗地面。

    大夫被人提着飞跑过来,二皇子说自己不打紧,让大夫先给雉娘看伤。胥良川摒退众人,亲手割开她肩头的衣服,大夫递上金创药,他洒在上面,然后小心地用布条包扎。

    雉娘一声未吭,连痛都没有喊一声,他眼有泪光,还有杀气。

    二皇子避开寺中的人,乘坐香客的马车来胥府。按理说,那些死士不可能这么快知道消息,除非城中还有眼线,盯着入城的马车。能这么快发现马车到胥府,城中的眼线人数肯定不少,能做到这点的,除了暗卫们,还有京中的京兆府。

    他想起前次在码头遇刺时,京兆府尹汪大人就十分可疑。这次刺杀二皇子的事,汪大人肯定是知情的。

    东厢房内,大哥儿睡得香甜,不知府中的变故。海婆子,乌朵和青杏还有几个下人死死地守着。

    雉娘的伤口处理完后,胥良川出去,大夫已给二皇子重新换过药。二皇子站起来,一直道歉。

    “殿下无须自责,保护殿下是臣和家人该做的事情。臣请问殿下,殿下从感光寺中乘香客的马车进城,可有暴露过行踪。”

    “没有,本宫一直坐在马车中,城门口的守卫不过是略一盘查就放行。应该没有露出马脚。”

    二皇子说完,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理说他如此小心谨慎,御卫军们已把刺客们引开,那为何他们还能如此快速地找上胥府?

    “胥大人在怀疑什么?”

    “臣是想到一件事情,前几个月时,臣的二叔一家返乡。在京渡码头,臣与家人一起为二叔送行,也曾遭遇歹人。那歹人身藏长剑,被汪大人押走后竟能挣脱衙役,且手中还多出一把短刃。那一次,也是凶险万分,幸亏府中下人机灵,才化险为夷。”

    二皇子喃喃,“京兆府的汪大人?”

    汪大人为人圆滑,这两件事情,一般人怀疑不到他的头上。

    “多谢胥大人提醒。”

    胥良川连说不敢,垂首低眸。

    皇后在宫中听到胥良川送进来的口信,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她忙命宫中御卫军去胥府,随行带着御医。

    德昌宫的动静太大,惊动祁帝,祁帝闻声前来。

    “你调动那么多御卫军,发生什么事情?”

    皇后眼眶发红,“臣妾也不知详情,良川派人送信,说舜儿在感光寺遇刺。臣妾这心还狂跳着,也不知伤得重不重?”

    “他怎么想到去感光寺?”

    “他孝顺,说尧儿不便出宫…他去寺中替你们种的树浇水。”

    祁帝僵住,犹记得他还是皇子时,上头的三位皇兄弟是如何的你争我夺,互相残杀的。难道他的皇子们也在重复着历朝历代的惨剧?

    祁帝胸口起伏,怒气冲冲地去东宫。

    太子正坐在书房里,像是在等什么消息。

    外面的太监迎驾,太子听到声音,起身相迎。祁帝进去,命大太监关上门。书房里,只有他们二人。

    “跪下!”祁帝怒喝一声,随即咳嗽起来。

    “父皇…”

    “朕问你,舜儿去感光寺,你可知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