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艾瑞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泰瑞安在上!大家快看,他多么了不起啊!”一只小狼尖声呼叫起来。

    “真的,他才不到一岁吧,居然就可以独自猎杀了雪兔了。”

    “是啊,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出色的小狼!”

    “真不愧是最完美的狼族,瞧,他的皮毛多么帅气!”

    我拉耸着脑袋,百无聊赖地听着楼下一群小狼在聊天,心里嫉妒地要死,为什么被赞扬被夸奖的不是我呢?

    从记事起我就知道我有个哥哥,他叫阿扎迦利,几乎是所有少女心中的白狼王子。

    他是那么的完美无缺!帅气、强壮、聪明,天下几乎所有美好的一面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而我……不过是一个瘸子,一个永远被人瞧不起的小奶狼。

    我极力想给自己的不幸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我不能,也找不到,我就是那么失败,所有人都看不起我……就连我的爸爸也不愿意在他人面前提起我,他一定对我很失望吧?哎……

    尽管已经过去半年多了,但我还是清晰记得被诊断出无法奔跑时父母那双失望的眼神,我一直是他们的骄傲,就算皮毛的颜色另类一直被他人瞧不起,他们也一直不离不弃。

    可是,我不但没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反而丢了所有人的脸,一支无法奔跑无法战斗的狼!多么可耻啊!

    我恶厌地看了一眼畸形的右脚,它和那屎黄色的五角星一样令人发狂,就像是一个诅咒贯穿我的一生,是的!直到我死去我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我讨厌它!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甚至愿意拿我一半的寿命来换取一个健康的身体!

    “艾瑞克!快下来!你哥哥回来了!”

    我猛地从臆想中惊醒,保姆又在催促了,她总是这样折磨我,起因不过是有次我不小心打翻了她心爱的小石头(其实是一种叫做玻璃的小玩意儿,反正两者间也没差了)。

    我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走下楼,楼道间枯槁的水仙花几乎一点都没有改变,我敢打赌再过十年它们还是这样。

    冬季清冷的太阳照旧从整洁的前花园升起来,照亮了前门上那印有“残疾家伙养育室”字样的小木牌,在我看来那是多么讽刺滑稽。

    说实在的,一般人是不会自找麻烦来冷清而又破旧的地方的,起码这么长时间我只见过几只耗子与螨虫,而他们的目的和我一样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

    但是我确确实实住在这儿,睡觉、吃饭、锻炼、睡觉、吃饭……这里就像个小小的监狱,与世隔绝,而我与外界沟通的唯一途径就是阁楼上的小窗户。

    保姆叫玛丽,除了保姆外她同时还是三个小狼的妈妈,作为母亲她很称职,因此才担任了这份工作,粉嫩的烤肉在炉子上滋滋作响,诱人的香气弥漫开来,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对我对所有人而言。

    听到噗嗤噗嗤的声音,我就知道维德起床了,她每天起得最晚,睡得最早,吃得最多!活脱脱像是只肥嘟嘟的雪兔。

    我恶狠狠地诅咒她胖的不能跑步,就和像我一样。

    “妈妈,妈妈,我要吃肉!”她叫道。

    “哦,我亲爱的小甜心,稍等,今天我们家会有一个重要来客。”

    “天啊,不会是我的梦中情人吧,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我要好好打扮一下。”接着是一整翻箱倒柜的声音。

    趁着没人,我迅速做了个作呕的鬼脸。

    保姆来到门口,看着我,我也盯着她看,我还要补充一点:玛丽是一个老母狼,一步子能跨一米远,而前走路时喜欢斜视,这也正说明了她贪慕虚荣的性格。

    “小瘸子总算下来了。”她说。

    我没有说话,唯命是从,因为我知道我不管说什么都会惹得一阵臭骂。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