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新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伊丽莎白感到肚子里蠕动的小生命正在挣扎,他渴望呼吸北地的新鲜空气,嗯,又或许是她?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分娩,她有预感这将会是个不同寻常的小生命,依照伟大的传统他(她)将继承那荣耀的头衔。

    “放松,伊丽莎白,不会有事的,”僻静洞穴中只有临产的孕妇和两名熟练地接生婆,她们都是从附近部落里调集过来的好手,据说经她们嘴下接生的小孩没有一个残疾,更不会发生任何意外,嗯,绝对不会。

    安德鲁·凛冬·尤里卡是这么想的,他像个雕像一样蹲坐在洞穴入口眺望着远方,保持着一个狼王固有的冷漠、残忍、嗜血,以及……像寒冬一样刺骨的杀机,但如果这时有人靠近他,就会发现他的尾巴不安分地轻轻颤动,在无痕的雪地上留下弧形的印记,仿佛亘古不变的淡蓝色瞳孔也荡漾起丝丝波澜。

    在第三次月亮升起、冰雪凝固了洞口石棱的时候,两个光秃秃的小狼崽终于是顺着产道流出,他们降生了,是两个小男孩,一只像他父亲一样是暗灰色的皮毛,刚一落地就哇哇大哭——哇!哇!哇!

    “像是个棒小伙,他一定会是强壮的小狼,”接生婆用尽量温和的语气安慰母亲,并用温暖的舌头不断的舔着小狼的毛皮,天气还很寒冷,如果放任不管,小狼会被冻坏的。

    而另一只则显得有些奇怪,他的皮毛是亮银色的,但眼珠紧闭,毫无反应,如果不是蓬勃的心脏跳个不停,甚至让人误以为他的魂灵到达了北域山的岭脚。

    “北域山”是狼族特有的俚语,他们相信每一匹狼死后都会回归圣地北域山,而年纪越小就越靠近山脚,年纪越大就越接近山顶,据说族里的长者甚至能够到达群山之巅,眺望整个北域的风光。

    但这些都不重要,伊丽莎白爱他们胜过一切,听到哭声后安德鲁用最快的速度奔到爱人身边,他们触碰彼此的鼻尖,四目相对,两旁的接生婆大眼瞪小眼,碍于狼王的威严,谁也没敢打扰这片刻的宁静。

    “凛冬。”短短的五秒钟对于伊丽莎白来说像是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我在。”安德鲁言简意赅地说。

    伊丽莎白虚弱地伸出爪子,一把抱起两个孩子。“瞧瞧他啊,真可爱,你的子嗣和你一样棒。”鲜血染红了小狼的额头,再沿着鼻梁顺流下来。

    “是啊,他是个天生战士。”安德鲁把小狼高高举起,再轻轻放下,柔顺的银色和暗灰色交织在一起不分彼此。

    如果此刻族里的那些长老在场,定是要出来训斥指责这不符合狼王传统的行为标准,安德鲁已经可以想象出那样的画面了,腐朽的老狼挥舞着畸形爪牙,用满口黄牙的臭斥责,但现在,他们应该庆幸不在场,否则狼王的爪子上就要溅血了!

    “凛冬,给他们取了名字吧。”伊丽莎白痴痴地看着两个小家伙,眼神里满是爱怜与疼惜。

    “这是你的权利。”

    “银色的叫艾瑞克,暗灰色的叫阿扎迦利吧,真是好听,我相信不久后这两个名字就会响彻整个冰雪王国的。”

    “圣名呢?”

    “那就按照族谱的规矩。”安德鲁闭起眼睛,像是在回忆,片刻后他终于说话了,“日食季就要来了,溯冬和黯冬的名号也空缺很久了。”

    (整个冰雪王国被分为七个不同的季节——月食季、烛火季、南北极星季、大熊季、幽灵季、猎户季、日食季。)

    “那样最好,艾瑞克·溯冬·尤里卡,还有阿扎迦利·黯冬·尤里卡。”

    “我累了,我想睡一觉。”

    “没有人能打搅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