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一章怒不可揭,她要拿掉孩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也会给项家一个交代。”

    知女莫如父,李茶没有去别处,只是独自在项络臣的别墅里静静地躺着。

    室内一片漆黑,但许久后,也有些适应了,她摸着没有任何变化的小腹,眼泪落入枕里,什么都不敢想,但是又似乎想了许多,说了许多。

    半梦半醒中,似乎有人靠近,身体一下子绷直起来,又像别一道道网捆绑着,有东西扼住脖子,无法呼吸无法动弹。

    但是她清楚,是梦魇了,好久不曾梦魇了!

    这个孩子来了以后,梦魇就不再追随自己,可是今日又出现了,是这孩子的召唤吗?

    可是来不及了,自家的药,她了解,服用过后一个小时即可骨肉分离,无解药。

    梦魇好像一张充满魔性的网,让她挣扎不得,连眼泪也流不出来。

    当这捆绑稍稍松弛下来,她想翻过身,就会解脱出来。

    可是松弛只有那么零点一秒,来不及换口气,便又陷入那网中。

    我知道我要睡着了,孩子,这些年我抗争许多人,抗争疾病伤痛,可唯独抗争不过梦魇,这梦魇跟了我二十多年,每一次都折磨得我筋疲力尽,沉睡过去,或者说是昏死过去。

    可眼前仿若闪过一道闪电,接着便是如雷贯耳的呼喊,冰雹般的撞击声,梦魇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茶惊叫一声坐了起来,大口喘息着,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上滚下来,背上也渗出了许多的汗。

    房间亮如白昼,门被重重地撞开了,一路上辗转在脑中的话竟一句也没用上,看到地上滚落着空药瓶,项络臣皱着眉头,冲上来抓住她的手腕,确定是已经有了近三个月的身孕,再看她的状态与床头一片纸巾,上面泪水津津,便也知道一切不是推测。

    果真,知道与面对是两回事,项络臣情绪激动,难压怒火,质问道:“茶儿,为什么不告诉我?怀孕的事情为什么要隐瞒?为什么还要自作主张做掉孩子?”

    见到他,她精心伪装的坚强与狠心土崩瓦解,搂住他的腰,哭道:“我好害怕,你怎么才来?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可是为什么才来?我好害怕,你说他怕不怕?子宫里是不是和夜一样黑?你说他会不会转世?”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呀?你希望我来,就是要给我看这些吗?就是看着你将自己的孩子扼杀在子宫里,让他连听听父亲声音的机会也不给吗?”

    “我知道你很想要宝宝,可我现在不适合要。”

    “适合不适合是你说了算吗?那你希望我来这里做什么?替你收拾残局,看着你死去活来的痛苦,还是要我今后痛苦一辈子,内疚一辈子?”

    “他是你的嘛,我总不要他流落在外。”

    “你不在乎他活着的权利,还会在乎他流落在什么地方吗?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我知不知道还有意义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