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一章怒不可揭,她要拿掉孩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她突然住了声,看着两人,揣测道:“难道是因为怀孕才嗜睡的?哎呀,我真是糊涂,从前她总是噩梦不断,一个觉也睡不安稳,可是现在这么反常,我竟还以为她最近因为康家的事情太过疲劳。”

    李为医摇头说:“你也没有这方面经验,不懂才是正常的。这丫头这些年被吓到了,尤其是这几年,唯恐一不小心就天人永隔。这个时候怀孕虽然有些意外,我不太能接受,但始终也还是喜事,可是她不敢冒险,怕我们突然再出什么意外,更怕自己早年的病会影响到孩子。”

    凝婉沙轻轻叹了口气,点头说道:“是啊,我能理解她的。不愿让孩子重蹈覆辙,承受任何病痛的折磨,稍微的隐患都会让我们心惊肉跳。虽然咱们李家的药物是神仙药方,可茶儿的伤势实在太重,手术也用了大量的抗生素,我也是女人,心思也是一样,盼着能够给你生儿育女,可是又怕给你生儿育女,怕自己哪一天就突然离去,抛下一个……那你的后半生该如何度过?”

    “说什么胡话!”李为医瞪了她一眼,无奈地说,“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个人做起主来,翅膀真是硬了。”

    项络臣懊恼不已,扬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说道:“都怪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她,今天在山庄居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我现在就去找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守在她身边,再不离开她半步。即使孩子有什么不好的,我们也会一起面对,设法解决,总之不会让她一个人躲开。”

    “就是怕我们担心,阻止,所以才一个人躲开的。生米煮成熟饭,孩子掉了,你们再生气也是无用,只能好好心疼。而且我觉得……”凝婉沙走到项络臣身边,说道,“她不是不信任你的感情,不是不爱你,只是她太怕了,也太自卑,所以对自己没有把握。”

    项络臣记得眼圈泛红,好像心爱的女人已经痛苦万分,经历着落胎的痛苦,“这些天茶儿不可能没有机会下手,只是不能下手,因为我们尚且没有定论,如今不能再拖了,怕夜长梦多,可是真正的要落胎,她能去哪里?全城上下对于她的身份无人不知,她不可能去任何医院,也不会找任何人,所以只有药物了。药物流产实在是危险,万一有点什么差池……”

    此时,李为医早已拨打过女儿的电话,始终关机,而烟岚波的电话也无人接听,他虽然担忧万分,可还是镇定地说:“她不去医院,自然也不可能去烟岚波,更不可能去康家,那在这个城市能去哪里,只有你最清楚。你别在这里杵着了,赶紧去把茶儿给我找回来。”

    “是,师父,见到茶儿,我马上给您消息。”项络臣不敢再耽误,忙告别二人,匆匆去找李茶。

    凝婉沙倒像个长辈,宽慰两个男:“好了,我觉得这都是咱们的推测,茶儿有没有怀孕还未可知,自己倒要被吓出毛病来了。”

    “今日的推测未必不是明天要发生的。未雨绸缪也是好的。”李为医扶着沙发,缓缓起身,“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丫头,带上针,我们也跟去看看。”

    “你知道她去哪里?”

    “我的女儿我了解,即使保不住孩子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