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4 清明时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池灿一眼。

    池灿脸一黑,用象牙扇柄敲了桃生的脑袋一下:“看什么,给爷滚出去!”

    这小子,别以为他不知道他想什么,不就是想媳妇了嘛。

    哼,他都没媳妇,这小子想真多。

    “大哥,我也想踏青,你以前都没带我出门踏青过呢。”

    “京郊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识。”池灿不以为然道,望着窗外,嘴角却挂着讥诮的笑。

    就京城那些爱嚼舌的女子,到时候说些乱七八糟的话给池娇听,让池娇伤心了,他还要天天哄孩子,想想就烦。

    池灿嘴上不说,对怎么受他言语打击依然笑得没心没肺的幼妹还是挺满意的,断不想幼妹随着世人的看法移了性情。

    这也是他决定带着幼妹北上的原因。

    才这样想着,便听到清浅的呼吸声。

    池灿看一眼,发觉小姑娘已经靠着车壁睡着了。

    他笑笑,把幼妹抱到了矮榻上,自己则掀起车窗帘,百无聊赖发起呆来。

    车行几日,兄妹二人离京城渐远。

    车外细雨如丝,比离京时冷了些,池娇却依然兴致不减,探着头打量沿途风景。

    她在长公主府中长到这么大,鲜少出门,甚至都没去别人府上走动过,对外头的世界不是不好奇的。

    原来郊外的绿色是一望无际的,比她在府中抬头看到的天空还要广阔。

    池灿把池娇拽了回来:“下着雨,染了风寒你就哪也不用去了。”

    池娇被吓到了,赶忙坐了回去。

    池灿欲要放下车窗帘,手却一顿,如玉般的手指不由捏紧了帘子,骨节隐隐发白。

    随着他的视线,不远处一名男子策马而过,侧脸俊美,衣着却极不起眼。

    仿佛感觉到池灿的视线,那名男子忽然回了一下头。

    二人目光相撞,那名男子面色攸变,急忙回过头去,夹紧马腹一骑绝尘。

    池灿的目光却久久没有收回来。

    “大哥,你在看什么呀?”池娇按耐不住好奇问道。

    “看风景。”池灿心不在焉回答,思绪却飘远了。

    那个人,虽然一晃而过,他却有些印象。

    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池灿摩挲着下巴,蹙眉陷入思索,不知过了多久眼睛骤然一亮,神色随之冰冷起来。

    他想起来了,那人是江远朝的手下,曾经打过照面的,只是后来不知道被江远朝派去了哪里,再没见过。

    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望着绵绵青山,池灿白玉般的面庞越发冷凝。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人叫江霖。

    而这片山,便是与山海关相隔不远的清凉山……

    马车沿着原本的路继续往前,与通往山内的路渐渐远了。

    池灿带着心事放下了车窗帘,转而笑笑。

    无论怎样,主子都死了,那人想掀起什么风浪来是不能了。

    到了狭窄山道,年轻男子翻身下马,顶着纷飞细雨爬到山顶,立在断崖前。

    崖边的风把他衣袍吹起,伴着如梭细雨,寒意透骨。

    年轻男子缓缓跪了下来,伸手一扬,纸钱纷纷洒洒飘散开来。

    “大人,卑职来看您了。江鹤,兄弟来看你了。”江霖跪下,额头贴着冰凉冷硬的岩石,喃喃道。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