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3 不将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一年的京城冬天格外冷,路上行人匆匆,酒肆的生意却越发好了起来。

    天寒地冻,出门在外的人办完了事去酒肆就着炭火铜炉炖的羊肉喝上一口烧酒,那才是人生美事。

    春风楼里围满了酒客,混着肉香与酒香,有种热气腾腾的热闹。

    马蹄声敲击着冻得硬邦邦的青石板路,发出清脆的哒哒声,眨眼的功夫就近了。

    站在春风楼外的伙计立刻迎上去,接过缰绳,弯腰笑道:“池爷,您来了。”

    翻身下马的年轻男子穿了件石青色素面锦缎棉袍,外罩玄色大氅,眉峰英挺,唇红齿白,明明穿的这般素净,可随着眼中的波光流转,便光彩夺目如骄阳,令人不敢逼视。

    他穿过酒肆大堂,堂中便是一静,直到那个挺拔中又带出几分散漫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尽头,才重新恢复了热闹。

    “啧啧,刚刚上去的那小哥儿是谁啊,真他娘的俊!”说话的人明显有了酒意,眼神痴迷盯着楼梯口,嘴角流涎,“比娘们还俊俏呢,要是——”

    同桌的人忙拉了他一把,变色道:“快别胡说了,你才来京城有所不知——”

    话才说了个开头,便有两个孔武有力的壮年男子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架起那醉汉,利落从门口丢了出去。

    大堂中喝酒的人们见惯不惯,等那同伴追了出去,纷纷笑了起来。

    “这是第三个了吧?一月之内总有几个不开眼的这么被丢出去。”

    “就是,也不打听打听刚刚的公子是谁,能是咱普通百姓招惹的起的?”

    池灿进了酒肆二楼的雅室,等在里面的人笑了:“拾曦,又有不开眼的被丢出去了?”

    池灿来到朱彦对面坐下来,挑眉一笑:“这有什么稀奇的。”

    朱彦忍不住叹气:“咱们在后面喝酒不就是了,省得有这些麻烦。”

    池灿看了朱彦一眼,冷笑:“我就生成这样,难道为了一些心思龌龊的混账玩意便要蒙起脸做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朱彦苦笑。

    “我不想去后边喝酒。”池灿伸手端起白玉酒壶,替自己斟了一杯酒。

    白皙修长的手指扣住与酒壶同质地的酒杯,那手指却比白玉酒杯还要莹润。

    “以前是四个人在那里喝酒,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人,去那里有什么趣?”池灿晃了晃杯中酒,一口饮尽。

    朱彦闻言沉默了。

    他们四个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如今只有他与池灿留在京城了。

    杨厚承忙于抗倭无暇回京也便罢了,邵明渊封王北地,此生想要再见恐怕无望。

    “对了,你家次子的满月酒什么时候办?”池灿开口打破沉默。

    “到时候会给你下帖子的。”听池灿提起才出生不久的次子,朱彦眉梢眼角便存了笑意,看一眼好友,劝道,“我都有三个孩子了,连重山都已经在南边成了亲,你怎么还没动静。”

    池灿斜睨好友一眼,懒洋洋笑道:“这你也操心?”

    朱彦心中叹息。

    三名好友里,拾曦可算是真正的孤家寡人,没有任何长辈会操心他的终身大事。

    且随着幼主继位,拾曦与皇家的关系越发淡薄了,这两年若不是有许首辅关照着,在朝廷中恐怕都不会这么顺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