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三):此生满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善,最让商谨恼火。

    自从知道商小兔的身世,商文就一副商家人都罪人的模样。至于商家养育了商小兔十多年的事,他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商文听了,看着商谨,没什么表情道,“毁了商氏企业就能让小兔的父母活过来吗?如果能,又何必让席二少动手,我自己就去做了。”

    商谨面色发沉,“商家毁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商文淡淡道,“商谨,其实你完全没必要浪费口舌特别说服我什么。因为,商家最后会怎么样不是我说了算。不是我说在乎,商氏就会平安无事。也不是说,我想毁了它赎罪,它就会顷刻崩塌。”

    商谨眸色沉沉。这些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商氏的命运,现在完全掌握在席少川的手里,它最后的走向,就在席少川一句话。

    席少川若容下,席氏帝国顷刻就会把商家吞没。这结果,已能预见。可却无法改变。

    而他现在,跟商文说这些只是希望,在席二少动手时,商文是跟他们站在一起拦着,尽全力阻止。而不是无动于衷或跟席二少站在统一战线,亲手毁了自家产业。

    “你回去吧!我不会跟席二少谈及商氏。”商文说完,往医院走去。

    商谨原地站了一会儿,沉着脸转身离开。

    “这位先生……”

    刚走到医院门口,商文被人叫住,转头,看着身边叫住他的人,停下,“有什么事吗?”

    童贝贝望着商文,眼里带着期待,“请问,你认不认识我?”

    商文听了眉头皱了皱,随着摇头,“不认识。”说完,抬脚。

    刚走出一步,被拉住。

    “你真的不认识我吗?麻烦你仔细想想……”童贝贝拉着商文的胳膊,急声道,“我们之前肯定认识才对,只是我头做了手术,很多人和事都不记得了。可是,我真的觉得你很熟悉。”

    听言,商文停下,看着童贝贝,认真看了她一会儿,摇了摇头,“抱歉,我确定,我们并不认识。”说完,离开。

    童贝贝站在原地,看着商文的背影,呢喃,“真的不认识吗?”

    可她,为什么觉得他好熟悉呢?难道是之前认识的人,有跟他长的像的?

    童贝贝凝眉,思索。

    “童小姐。”陈锋大步走过来,“我送你去吃饭吧!”

    “哦!”

    应着,却没动,直到商文身影消失在视线外,才心不在焉的跟着陈锋离开。

    医院

    “二少,商家三公子来了。”

    过去那些事,商文都已经知道了竟然还敢来这里。坦白说,保镖有些意外。

    “让他进来。”

    保镖听了,眼帘微动,“是。”没想到席二少竟然还会愿意见他。

    商文走进来,看看病床上的小兔,看看坐在床边的席少川,“我来看看小兔,跟她说说话。”

    席少川抬眸,“你想跟她说什么?”

    商文:“不说过去,不说道歉,不说那些让不安心的。只想跟她说说外面的景色,期望她早些醒来,到处走走看看。”

    席少川听了,看了商文一会儿,开口,“她一定很喜欢。”

    商文眼睛一涩,“嗯,我一定好好说。”

    席少川没说话。

    商文走到床边,看着小兔,压下心中各种翻涌的情绪,轻声开口,“兔子,冬天来了,马上新年了,你的生日也快到了,你想要什么,哥给你买……”

    一个哥字,自然脱口而出,商文喉头一紧。做她的哥哥,他已经失去那个资格了。

    “你买的礼物,她一定喜欢。”

    商文听了,扯了扯嘴角,一抹苦味蔓延开来。

    “我还能再来看小兔吗?”

    “嗯。”

    “谢谢。”

    对于小兔的身世,对于过去,关于以后,两人都没提及。因为彼此心里都清楚,都明白。

    现在,只要是真心期望小兔好起来的人,席少川不会拒绝。

    以后,只要小兔有个好歹。那时,席少川拒绝任何人。

    现在不念旧事,之后不念旧情。

    所以,道歉的话不用说,曾经对她的好也不用讲,因为改变不了什么。

    ***

    说是闷,想出去走走逛逛的人。最后,把自己逛到了派出所。

    车停下,孙茂挂断电话,转头,看着后座的宫昦,开口,“少爷,最先动手的好像是童小姐。”

    宫昦:“最先挑起事端的是谁?”

    童贝贝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人。

    “是董氏集团的三公子——董思明。”说完,孙茂又有意无意的补充了一句,“他之前追求过董小姐。”

    宫昦听了,看着孙茂没说话。

    孙茂轻咳一声收回视线,肃穆道,“不过,董小姐已经有心上人了,对董思明的追求一直都是拒绝的。”

    宫昦轻哼。

    孙茂马上转移话题,正色道,“姜小姐当时好像也在现场。”

    听言,宫昦眉头皱了皱。

    孙茂:“我现在进去了解一下详细情况。然后,带童小姐出来,少爷您在这里稍等一下。”说完,开门下车,大步往派出所走去。

    宫昦坐在车内,看着孙茂的背影,耳边……

    【追求过董小姐。】

    【董小姐有心上人了。】

    孙茂两句话,宫昦想着,心里泛酸半甜。

    酸酸甜甜滋味儿上涌,宫昦抬手按按眉心,这恋爱的滋味儿,好像也只有在少年时曾经有过。现在,都这年纪了,还真是有点让人无措,因为身体躁动的厉害。

    怎么表白还没想好,怎么吃了她的念头却蹭蹭往外冒,浅尝过味道,欲望就刹不住了。

    呼!

    轻轻吐出一口气,必须承认,自己也是一个俗气的男人。

    宫昦品味着自己此刻的心情,直到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没见人出来,正准备亲自下去带人,电话响起,看一眼来电显示,接起……

    “孙叔,怎么回事?”为什么耗这么久?

    宫昦问话出,听孙茂在电话里低声向他说明事情经过,用词谨慎,小心翼翼。

    宫昦听着,眼底神色变幻莫测,孙茂说完,电话挂断,转头,望着外面,情绪不明。

    不多时,看到童贝贝,陈锋,童思明,还有姜蓉几人一同走出来。

    “童贝贝,你就是个大傻缺。”

    听董思明刚出派出所就寻衅,童贝贝看看他,“回去记得擦药。”

    一句话,童思明跳脚,“靠,你把老子打成这样,现在又来关心老子是什么意?给一巴掌给个甜枣吗?我告诉你,老子不吃这一套。”

    看怀柔策略没效,童贝贝笑了笑,随着一个拳头伸到他面前,凶巴巴道,“回去敢告状,我还揍你。”说完,哼一声,抬脚走人。

    童思明站在原地,脸色乍青乍红。妈蛋,他一定是疯了,脸都被打成猪头了,竟然还会觉得刚才童贝贝挥拳头的样子很可爱。

    “操!”要去医院照照脑,看是不是哪里坏死了。

    姜蓉站在一旁,看到董思明的傻样,心里嗤笑。只是,当看到童贝贝走到车前,车门打开,宫昦的身影映入眼帘,姜蓉脸色不由的沉下。

    【异想天开,没脸没皮。】

    想到她说童贝贝的话,此刻……被狠狠打脸。

    看到宫昦,童贝贝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也来了。

    “上来。”

    童贝贝听了,看看他,一言不发上车,在他身边坐下。车启动,离开。

    看宫昦完全无视她的存在,就这样走人。姜蓉眸色沉沉,看来有些事她爸和她都想的太过简单了。

    对姜家,宫昦别说敬畏,连最基本的靠拢之心都没有。

    他看不上姜家,也看不上她。

    这认知出,姜蓉有些冒火。走着瞧,她倒是要看看宫昦和童贝贝能走到哪一步。

    坐在宫昦身边,童贝贝低着头一言不发。

    宫昦盯着她,看的目不转睛,却不开口。

    就在童贝贝被他盯的快冒汗的时候,宫昦终于出声了,“额头怎么回事儿?”

    “自己不小心撞到的。”

    这话是实话,动手揍董思明的时候,他拿椅子挡,她撞了上去,撞的额头起包。

    “晚饭吃了吗?”

    “吃了。”吃饱了才动手打架的。

    宫昦听了,没在问什么,收回视线,闭目养神。

    童贝贝看看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轻轻揉揉酸胀的手腕,静静想着心事。

    “孙叔,你先去休息吧!”宫昦说完,看向童贝贝,“你跟我进来,我有话问你。”

    童贝贝看看孙茂,然后推着宫昦走进去。

    孙茂把门关上,轻轻走开了。

    “坐下。”

    童贝贝坐下,宫昦从口袋里拿出一瓶药膏,拿过棉签,轻轻涂在童贝贝额头上。

    “呲……”

    伤口沾到药,蜇的童贝贝不由呲牙。

    宫昦却像是没听到一样,眼帘都未动一下,只是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放轻了。

    “谢谢。”

    要擦完,童贝贝道谢,起身,“那个,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晚安!”

    “童贝贝。”

    “嗯?”

    “你在躲着我吗?”

    “没,没有。”这回答,连自己都能听出来是假话。童贝贝垂首,不知道该怎么跟宫昦说。

    宫昦看着她,静默少时开口,“宫四少是一个野种生的,听到这句话为什么那么生气?”

    宫昦的父亲,曾是一个私生子。这并不是一个秘密,早些年说他是野种的儿子,这话听过不少。只是,随着他逐渐在宫家立足,已经没几个人敢说了。

    这几年,更是听不到了。没想到,今天董思明因嫉妒心作祟,竟然对童贝贝嚷了出来。

    而更意外的是童贝贝的反应,她竟然会因为这句话去打人。

    童贝贝看着宫昦,如实道,“我只是觉得那两个字儿太刺耳。”

    野种?!野种!

    这两个字,当听到,童贝贝感到心口很不舒服。隐隐感到,之前好像也有人在她耳边说过这样的字眼。那感觉,愤怒而悲伤,一时情绪翻涌,脑子还没理清,手快一步,等反应过来,已经落到了董思明的身上。

    看童贝贝看着他,有所思的表情。宫昦嘴巴动了动,刚要开口,就听……

    “宫昦,我那个,我会揍董思明,好像不是因为他说你的原因,纯粹是因为那两个字让我觉得太刺耳了。”

    宫昦:……

    所以,她打架,并不是想护着他,单纯的就是因为被人脏了耳朵。

    “所以,你想说什么?”

    接下来告诉他,要他不要自作多情吗?

    在宫昦的注视下,童贝贝看着他,在他对面坐下,看看他受伤的腿,犹豫了一下开口,“那个,你能让我亲亲吗?”

    宫昦:……

    要他不要自作多情,借着又想亲亲他。她到底在想什么?

    在宫昦对童贝贝的脑回路感到不解的时候,看她靠近,仰头,唇落在他唇上。

    宫昦眼帘微动,垂眸,入目的却是童贝贝清亮不带丝毫欲望,纯粹好奇,又带着丝丝探究的双眼。

    宫昦看着,心头微紧,看她慢慢退开,一滴泪滑落眼角。

    “对不起。”

    道歉的话入耳,宫昦眸色微沉,“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因为不对。

    纵然没了记忆,可还是知道……气息不对,心情也不对。

    “我能感觉到,我心里有一个人。可是……”童贝贝看着宫昦,抬手抚上心口,眼底染上哀伤迷茫,“可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他是谁。”

    遗忘了心底那个人是谁,但确定,宫昦不是他。

    看着童贝贝眼底那抹真切的哀伤,宫昦心口微缩。

    “我还爱着一个人,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可我想把他找回来。”

    “在记忆没有恢复,心中爱着一个人的感觉还在时,不敢对你说喜欢……”

    童贝贝说完离开,宫昦静静坐着,眸色起起伏伏。

    感觉心里有一个人?感觉心里爱着一个人?

    只凭感觉说出的话,宫昦觉得扯淡。

    感觉,这种飘忽毫无实际的东西,不能相信。可是……

    哀伤?!

    童贝贝眼底那厚重的哀伤,却是那样真切,让你想忽视都难。

    她的哀伤,到底从何来?

    童贝贝……

    是他对她太不了解吗?

    【席远:一个引发一切不幸的初始者,却还能从头到尾只会控诉别人错的人,一个由始至终没心疼过自己儿子一点儿的人,我还不屑用他的话来给二叔洗白。二叔他也不需要这些,他本来就无辜,他本来就清白。而你……】【你一个做尽一切恶事的人,更是从来没资格来定席少川的罪。不要把你看的太高了,不要自己感觉太好,你对席少川的定位,在我眼里屁都不是。】

    【我只庆幸,你这样禽兽一样的人不是二叔的妈妈。】

    【小舅,救救我,我不能死……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死,不能让二叔觉得我是因为他才死的,小舅,救救我……我不能死……】

    【我还要活到二十岁,我要到二十岁才死……】

    【我要撑下去,要……要撑下去,不能让二叔伤心,我还有孩子……孩子!】

    【二叔……】

    封弈站在门口,看席少川一个人静静坐在大屏幕前,又开始看那些视频,心口酸酸胀胀。

    偏执的等待。

    偏执的想念。

    偏执的爱。

    席二,一个从来不懂的遗忘的人。小兔不醒,他会一辈子等待。

    直到小兔醒来或离开,他也不在。那时才会结束这自虐一样的等待。

    不然,他会一直以这样的方式,再听听小兔的声音,以这样的方式,重复记忆着她护着他时的样子。

    被人爱着的幸福,还有失去的痛苦,通过这些片段,时刻感受着。

    这样他怎么走得出?又怎么能放得下?

    看席少川抬手,触摸屏幕,轻抚小兔的面容,封弈垂眸,转身离开。

    电梯下移,怀里异动突然传来,封弈眉心一跳,伸手拿出怀里罗盘,看着上面震动的幅度,心紧缩,放射性的伸手快速按下电梯。

    停下,门打开,封弈眼睛直直盯着罗盘,小心走动。

    往下走,渐弱。往上,增强。

    封弈盯着,移动,心紧绷,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小心翼翼的。

    宫昦看着手里的资料,眉头紧皱。

    自童贝贝说,她好像见过,甚至用过‘那玩意儿’后,宫昦就让孙茂认真去查了一下童贝贝的资料。

    宫昦是个男人,还是个心眼不大的男人。童贝贝的那句话,让他心里有些犯堵。可是,犯堵也是因为突然的在意。那是他的心情,却不影响他喜欢上童贝贝。

    他只是想真实的确定一下,童贝贝当下确实没有男朋友。而他,在心动时,没有成为一个第三者。

    现在完整的资料就在手里,看完……

    童贝贝就是一张白纸。除了高中时期一次短暂的恋爱之后,再没谈过。

    男朋友现在没有,刻苦铭心的爱情更没有。

    那么,她所谓的感觉,还爱着一个人的感觉,其实只是错觉吗?那,眼底的哀伤呢?又是怎么回事?

    宫昦看着凝眉,是资料不全吗?

    笃笃笃……

    听到敲门声,看孙茂走进来,“少爷,封先生来了。”

    宫昦听了,挑眉,“封先生?封弈?”

    “是。”

    “这个时间点他怎么来了?”是看席二,正好路过吗?

    “他现在在哪里?”

    “封弈现在在……”孙茂说着顿住,看封弈从宫昦门前走过。

    “推我出去。”

    “好。”

    孙茂推着宫昦走出来,看封弈手里拿着一物,走到童贝贝门前,停下。

    孙茂:难道封弈是过来找童贝贝的吗?

    封弈同样疑惑着,可在看到封弈手里的东西后,心猛的一跳。在封弈抬手,将敲门时……

    “封弈,等一下。”

    封弈转头,看向宫昦。

    宫昦嘴巴微抿,说不清自己为什么阻止,只是下意识的不想看到封弈敲开那一扇门。

    “可以先跟我聊聊吗?”

    封弈看了宫昦一会儿,手放下。

    两个男人相对而坐,封弈:“想跟我聊什么?”

    宫昦:“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在紧张吗?”

    宫昦静默,片刻,点头,“是!”承认,补充,“虽然我甚至不明白自己在紧张什么。”说着,视线落在封弈手里的罗盘,眼睛微眯。

    封弈把罗盘放桌上,随意道,“我刚给谢聿打了电话。”

    宫昦不说话,等他往下讲。

    “谢聿说,那个房间的女孩儿,是你喜欢的人。我能冒昧问一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吗?”

    “这个重要吗?”

    封弈点头,“很重要。只希望你不是最近才喜欢上她。”

    “如果是呢。”

    封弈听了,看着他,沉默。良久开口,“我问了谢聿,谢聿说:在小兔被抢救时,这个女孩儿也刚好在做手术。手术结束,她却遗落了记忆。而小兔,保住了一线生机,但大部分神魂却丢失了。”

    宫昦听着,面皮微紧,“你想说什么?”

    封弈垂眸,看着桌上罗盘,轻缓厚重道,“它告诉我,小兔丢失的神魂,就在她身上。”说着,抬眸,看着宫昦,沉沉道,“她不是童贝贝,而是商小兔!”

    所以,如果宫昦喜欢童贝贝已久,那么一切都没问题。如果是最近才喜欢上。那么……他注定要失恋了。

    童贝贝是……商小兔!

    这话落下,宫昦嘴巴抿成一条直线,脸色变幻不定。

    封弈的话,他该回他俩字——扯淡!

    封弈的话,该当他是无稽之谈的。可是……

    一些灵异的事,他曾经亲身经历过。再加上今天童贝贝说的话,还有她眼底的那抹哀伤,还有……

    “既然灵魂换了。那么,人的性格和喜好就会随着有很大的不同。”封弈看着宫昦问,“这些日子,你与童贝贝相处,她是不是变了,你应该看得最清楚。”

    宫昦沉默。

    是,她变了。

    以前没学过拳脚功夫的人,忽然就成了打架能手了。

    从前只是会蛮缠人的人,会静静等待了。

    从前酷爱打扮的人,竟说不太会化妆了,喜欢上素净着一张脸了。

    从前……

    种种改变,清晰在眼前。所以……他喜欢上的人,其实是商小兔吗?

    这认知出,宫昦太阳穴猛跳,真特么操蛋。

    “如果,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你准备怎么办?”

    宫昦:“让她回到原本的地方。”

    意料之中的答案。

    “我一会儿带她离开。”

    “不行。”

    听到宫昦冷厉的反对,封弈:“理由?”

    “现在都只是猜测,还没有绝对的确定,不是吗?”

    “其实……要确定一点儿都不难。”封弈低低缓缓道,“就算记忆模糊,灵魂不全。可,有些东西却不会随着消散。”

    宫昦垂眸,封弈指的什么,他心里明白。

    【我心里还爱着一个人,只是,我却忘了他是谁。】

    【我想把他找回来。】

    想到童贝贝说过的话,宫昦心里堵的厉害。就算记忆模糊了,灵魂不全了。但,爱未曾消散。

    只是,童贝贝真的就是商小兔吗?

    宫昦需要绝对的证实这一点。如果是,他就放手。如果不是,谁也别想动她。

    “既然如此,那就确定以后再说吧!”

    封弈听了,盯着宫昦看了良久,什么都没再说,起身离开。

    封弈离开,孙茂进来,脸上表情不稳,“少爷,刚,刚才封弈说的是真的吗?”

    宫昦没说话。

    封弈的话是真的。

    宫昦对‘童贝贝’的喜欢,也是真的。所以……

    “为什么不能再早一些,或晚一些呢?”

    “如果早些知道,我不会去喜欢,不会去心动。”

    “现在喜欢了,为什么不能再晚一些说透呢?”

    至少给他一个表白的机会,这样也算是完整了。像现在这样,连说喜欢的机会都被剥夺了,这心里太憋闷。

    孙茂听了,再看宫昦的表情,不由苦笑,这算什么事儿。

    多年不曾喜欢一个人。好不容易心动了,却又喜欢上了最不该喜欢上的人。

    世事难料,此时在这一刻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

    “劫数未过,不能操之过急。”木通看着卦盘,对着封弈道。

    封弈听了,凝眉,“所以,现在就是找到小兔的神魂,也还是什么都不能做吗?”

    “时机未到。不过,也不会太久了。”木通缓缓闭上眼睛,祈祷,“希望佛祖保佑,佑他们夫妻平稳渡过劫难,不再有磨难。”

    小兔的生死劫,没那么容易破。

    这一次,是生,还是死。三分人力,七分看天意。最后结果,谁也说不了。

    ***

    第二天,看到走廊多出的几个人,知道他们是封弈派来的,宫昦什么都没说。

    他拒绝让封弈带走童贝贝时,就已经预料到了,封弈一定会派人过来。目的:保护童贝贝,监视他。

    清楚知道封弈用意,宫昦沉默接受,只是看着对面安静吃饭的童贝贝,心里各种滋味儿只有自己知道。

    “少爷,席二少来了。”

    闻言,宫昦心头一跳,反射性的看向童贝贝。

    童贝贝吃着饭,并没什么反应。

    宫昦静默少时,开口,“请他进来。”

    席少川进来,宫昦尽量让自己表现如常,“你这么想起来这儿了?”

    “一个人吃饭太久了,想过来找你做个伴儿。”席少川说着,在宫昦和童贝贝中间坐下,把饭盒放桌上,打开。

    一盒香辣小龙虾。

    宫昦看到,挑眉,大早上吃这个?

    童贝贝看着,伸出筷子夹一个。

    “味道怎么样?”席少川看着童贝贝,随意道。

    “好吃,很好吃。”童贝贝嚼着,看一眼席少川,心头奇怪的感觉上涌,眼帘微垂,视线触及到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定住。

    “席先生结婚了吗?”

    “嗯!再有一百零九天就是我们结婚一年纪念日了。”

    “席先生记得真清楚。”

    “因为每天都在算着。”

    这句话入耳,童贝贝心头暮然一酸,抬眸看向席少川,很快又移开视线。

    童贝贝反应看在眼里,宫昦看向席少川,神色莫测。

    席少川拿起筷子,夹起一个小包子放入口中,不紧不慢的嚼着。

    “尝尝这个,味道不错。”宫昦夹一筷子菜,放到席少川跟前的小碟子里。

    看着碟子里的拌三丝,席少川一点一点往外挑胡萝卜。

    看到席少川的动作,童贝贝怔怔出神。宫昦和席少川说什么,她已经听不到。只是感觉,心头紧绷的厉害。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席少川起身,说完,转身往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宫昦还未开口,就看童贝贝突然冲过来,伸手拉住席少川……

    宫昦握着拐杖的手一紧。

    席少川顿住脚步。

    “席先生,你之前认不认识我?我叫童贝贝,我撞到了头,很多人和事都不记得了……”

    “我把什么都忘记了,我心里明明爱着一个人,可我就是想不起他的模样了。”

    “席先生……”

    “我不认识你。”打断童贝贝的话,席少川抽出自己的胳膊,头也不回大步离开。

    走近电梯,转身,看到童贝贝望着他,满脸泪花的样子,垂眸,按下关门键。

    “为什么哭?”

    童贝贝摇头,哽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宫昦看看哭泣的童贝贝,转头看一眼席少川拿过来的虾,扯了扯嘴角,苦苦发涩。

    回到病房,站在床前,看着小兔苍白的面容,席少川抬手轻抚,隐忍克制,一滴泪滴滴在小兔发髻间,瞬间隐没。

    ***

    可以强硬剥离,只是剥离后,万一小兔不能回到自己身体。那么,这辈子她就真的成了植物人了。

    因此,就算找到了小兔丢失的神魂,也不能告诉席少川。

    在剥离与不剥离之间,不能让席少川再去选择,那太残忍。

    也不敢轻易告诉小兔,担心她情绪波动太大,连身体内那一缕魂魄也会受到影响,进而发生难以预料的事。万一连那一丝气息也断了。那,就是死别。

    该怎么做才是最好?封弈需要好好斟酌一下。也等待着木通说的那个时机到底是什么。

    只是,这边封弈还未做好准备,还没想到一个万全之策,情况突然急转直下,完全不给你选择的余地……

    【封先生,不好了,夫人生命体突然不稳,现在正在抢救,请您尽快过一趟。】

    接到医院电话,封弈开车飞速往医院赶去。

    【少爷,木通大师把童贝贝小姐带走了……】

    宫昦接到孙茂的电话,由陈锋载着,飞快往孙茂说的地方赶去。

    宫昦赶到地方,看童贝贝站在河边,木通站在一旁。看到他,木通脸上漫过一抹隐晦莫测的光芒,在宫昦脚步不稳的将走进时,只见木通突然伸手……一把将童贝贝推了下去。

    噗通!

    水花四溅,宫昦脸色瞬变,来不及思索,一个纵身跃下……

    木通站在岸上,快速转动手里的佛珠,闭眼默念。

    水是劫数。

    水是运数。

    能否逆转,就在这一顷刻间。

    小兔,想着席少川,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

    封弈赶到医院,抢救室的灯亮起,席少川站在外,再次重复小兔经历生死的那一刻。

    “少川……”封弈刚开口,就听……

    “童贝贝就是小兔对不对?”

    闻言,封弈一惊,“你怎么知道?”问完,随着就明白了。

    关系到小兔的,席少川怎么会不知道呢?

    他的一举一动应该都在席少川的视线之内吧。明了,释然。

    “小兔丢失的灵魂,就在她身上。所以,说她是小兔也没错。”

    “所以,我早上带了她爱吃的虾。可看她哭,却没敢认她,怕反应太大吓着她。”席少川望着抢救中三个字,眸色厚重,“可她,还是感觉到了。”

    封弈听了,嘴巴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或生,或死,该有一个决断,也好过席少川一辈子都在等待。

    阳世,或阴间,无论任何形式都好,只要他们能再相见。

    席少川的一辈子,不应该一直活在等待中。

    所以,这样也好,也好飞!

    叮!

    灯灭,门开,谢聿走出来,面色沉重。

    封弈看到,心沉下。

    席少川起身,一步一步走进去,看着那变成直线的生命线,心缩成一团,走到病床前,低头,一个吻落在她唇上,“老婆,不怕。”说完,转身,看向封弈。

    “别再让她走远了。”说完,抬脚走出。

    封弈看着席少川的背影,知道他去做什么,却没拦着。

    小兔不在了,有些人也没存活下去的理由了。

    早逝的劫数,小兔最终还是没能逆转。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小兔子乖乖……

    走到医院门口,席少川手机响起,他却像是没听到一样。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小兔子乖乖……

    铃声持续,席少川充耳不闻。

    “少川。”

    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席少川脚步停下,木通把手里手机递过去,“有人找你。”说完,看席少川没接的意思,木通把手机放他耳边。

    “二叔……”

    一道微弱的声音入耳,席少川眼眸紧缩。

    “二叔,我回来了……”

    看席少川面皮颤动,死寂的眼眸,渐渐染上水色,木通动容。

    小兔回来了,席少川也终于能活下去了。

    ***

    春去冬来,年复一年,时光流转,转眼又是一年冬天。

    商文坐在办公室,看着外面飘扬的雪花出神,马上又到新年了,真的好快。

    “商老师,商老师……”

    商文回神,看着眼前学生,“什么事?”

    “商老师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什么。”

    看商文不说,学生也不敢多问,把手里盒子递过去,“我去拿包裹的时候,刚好看到有您的,就给您拿过来了。”

    “哦,谢谢。”

    “不客气。那,商老师你忙,我先出去了。”

    “好。”

    看人走远,商文看着桌上包裹,想你好奇着,谁寄来的呢?伸手拿过,当看到上面名字,腾的站起来。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的再看一遍,确定没看错。

    心砰砰跳着,打开。

    只有一个碟片。

    商文看着,轻轻拿出,放入电脑,手指不可抑止的轻颤,点开,画面现……

    “爸爸!”

    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罗入耳中,商文心突突跳。

    “嗯,在做什么?”

    熟悉久违的男声,商文听到,面皮发紧。

    “妈妈说要给舅舅寄礼物,让我先给舅舅问好,可我看不到舅舅在哪儿……”

    奶声奶气的声音问着,一张粉嘟嘟,满是困惑的小脸映入屏幕。

    商文瞬时定住,不敢动,就怕吓着她。

    “舅舅知道你已经向他问过好了。”男人的身体映入一半儿,看他伸手把孩子抱起。

    “真的吗?”

    “嗯。要不要听故事。”

    “要。”声音欢快,“我最爱爸爸了。”

    “爸爸也爱你。”

    “像爱妈妈一样多吗?”

    “比妈妈少一点。”

    随着父女俩对话,一人走过来,看看那对父女,在镜头前坐下,脸上带着平和的浅笑。

    商文看到,心发紧。小兔!

    “哥,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听到那声哥,商文鼻子一酸。

    “我和少川都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

    “过年了,向你道一声新年快乐。还有……跟妈说,等天暖和了,我带孩子回去看她。让她保重身体。那,我们春天再见。”

    看小兔微笑着,摇摇手,说再见。

    看屏幕变黑,商文脑子里,回荡着那句,春天见。

    小兔,他的妹妹要回来了。

    看着窗外飘飞的雪花,小兔走向那父女俩,伸手从背后抱住俩人。

    此生满足。

    【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