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恶少抢亲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苏城自古繁华,以十字街为最,十字街北面的花玉弄离闹市虽近,却素来清静,里面古槐参天,只有药铺两间。

    清晨,药铺刚刚开门,林白城带着数十个精壮家丁如狼似虎般抬了一顶花轿冲了进来,他“啪”的一下打开折扇:“把计疏疏给老子塞进花轿带走!谁敢阻拦就拆了仁德堂!”

    “是!”众家丁齐声一应,声势逼人,一边找人一边砸东西,倾刻间,药铺里一片狼藉。

    店小二慌了神,奔到后院去喊人,掌柜一边拦一边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林白城一记耳光将掌柜抽翻在地:“你是什么东西敢拦本公子?来人,给老子打!”

    几个家丁围过来对着掌柜就拳打脚踢,“咔嚓”一声,他惨叫一声被打骨折了。

    “住手!”一记清脆的女音传来。

    帘子掀开,计疏疏一身紫衣走了出来,她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虽年岁尚小,却雪肤花貌,明艳动人,此时眉眼间透着几分怒意,更添别样风采。

    家丁让开道,却团团将她围在中间。

    林白城一看到她眼睛一亮,脸上满是淫邪之色,某处一硬,口水差点没流下来,他垂涎她已久,今日志在必得!

    “我道是谁脑残了跑到仁德堂来撒野,原来是林少,难不成你的失心疯又犯了?”计疏疏扶起鼻青脸肿的掌柜道,手一顺一拉,便为他正好了骨,动作利落娴熟。

    林白城磨了磨牙道:“计疏疏,你给老子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老子的第十房小妾!来人,送十夫人上花轿!”

    几个壮得如山一般的家丁伸手来绑计疏疏,她眉眼一斜眼底露出讽意,再轻弹手里的银针,被刺中的家丁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余下的面露惊色,不敢过来。

    计疏疏把玩着手里的银针笑眯眯地道:“十夫人?难不成林少失心疯未好又染上妄想症?你这是病,得治!要不我先替你扎几针?”

    她扬了扬手里的针,林白城面色大变连退三步道:“收起你手里的针,老子好着了!”

    他说完从怀里摸出一张纸,往计疏疏的面前一抖道:“这上面的字你认得吧?”

    计疏疏扫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仁德堂今给九娘子治病,以一月为期,若治不好,愿以长房嫡女计疏疏相抵。”

    下面还有指纹画押,是她二叔的名字,日期是上月初九,今日是最后一日。

    她眼角抽了抽,方才还在纳闷一向喜欢出风头的二叔怎么从后门溜了,原来是偷偷把她给卖了,她二叔真是人才啊,打着仁德堂的招牌给人看病,然后把她卖掉,啧啧,这算盘打得真响啊!

    林白城见她不语只道她怕了,下巴朝天:“你仁德堂医术稀烂还敢开馆行医,把我家阿九治得痛苦不堪,砸你仁德堂那只是轻的!惹急了老子一把火烧了仁德堂。至于你嘛……”

    他淫笑一声:“有字据为凭,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老子的第十房小妾了!这事闹到哪里老子都在理,计疏疏,老子今晚就睡了你,让你知道尝尝欲生欲死的滋味!小妾命贱,往后老子让你生你就生,让你死你就死!”

    PS:因作者君长年低烧,西医不敢治,转求治于中医,治病期间,深感中医的博大精深,谨以本文表达作者对中医的倾慕。文中所写医案均从古方医案中变化而来,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因各自的病机不同,所写医案未必适用于同症者,请勿轻易尝试,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