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1章 好折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戴快要控制不住暴走的查克拉,如果凯他们再不离开,对付忍刀七人众的同时也会伤害到他们。

    “凯,不要辜负叔叔的一片苦心。”不知火玄间和惠比寿一起把凯拖走。戴在他们心中绝不是蹩脚的下忍,而是英雄。一个背负嘲讽和白眼,只在儿子遇到生死危机时才显露真正实力的大丈夫。

    “我们允许你报上名字!”忍刀七人众的所有人将代表身份的忍刀持在手中。

    “迈特戴。”眼看凯和惠比寿、不知火玄间离开危险范围后,戴再也不压制狂暴的查克拉,他现在要做的是尽情将力量宣泄出去。以迈特戴在村子中的地位,不知道七把忍刀各自的能力,能做的只有一条:找软柿子捏。

    第一目标:双刀鲆鲽。这把刀是由一副对称的刀上下组合成一体,可以发出气态的能量光球。既然是气态,开启惊门后对空气的压缩,将光球碾碎。持刀的雾忍或许还想喊出自己的名字,却被高度凝结的空气柱凿穿心脏。看起来和他身体等宽的鲆鲽抬至半途便无力跌落。

    第二目标:爆刀飞沫和长刀缝针。无梨甚八和栗霰串丸的二人组配合熟练,从雾气蒸发到现形的时间利用刀的特点不下陷阱,只能迈特戴闯进去。

    可是将八门遁甲开启到第七门惊门的迈特戴能够获得短暂在空中行走能力。高速移动让空气变得相对粘稠,给戴提供了空中落脚点,飞沫和缝针的陷阱失效。

    鲆鲽的能量光球一起,飞沫的起爆符通过机关引爆。戴泽离开起爆范围简单的正拳穿过缝针拉起的网状防御圈。刺穿一切的刀刃这一次刺不穿空气的阻隔,同样的位置栗霰串丸丧命。配合缝针的纤细体型可挡不住重击。

    戴的贴身近战让剩下的五人捕捉到了身影。哪怕看到目标,和栗霰串丸靠得太近的无梨甚八没有多余时间反应。戴曲肘、侧踢。以肘部击碎无梨甚八的胸骨,腿部借力躲开来自钝刀兜割的锤子,用死去的无梨甚八将通草野饵人撞成滚地葫芦。

    “唔……还是没有修炼到位吗?”完成三连杀的迈特戴不再攻击,注视着剩下的五人。肌肉的撕裂和骨骼的裂纹冲击着戴的神经,让他不得不停下来短暂离开惊门的状态后再重新开始。

    戴从运动到静止的改变给了剩下四人喘息的时间。这四人的实力明显比死去的三人要高出一线,戴之前对目标选择不是随意为之。不过,要说这四人的弱点,就是拿兜割的通草野饵人。

    枇杷十藏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他在戴停下的刹那捕捉到其腿部出现的轻微颤抖,瞬身至戴的身边试图用水牢术将其固定在原地。同时攻击的还有通草野饵人和黑锄雷牙。黑锄雷牙干脆地使用与雷到牙配合的最强忍术,心里却抱着一旦无法对迈特戴造成伤害立刻用忍术逃跑的心思。

    先用雷刀的电吸引天空中的自然雷电劈向戴,之后几乎消耗掉全身的查克拉与雷刀融合变成闪电形态,结印放出数百条围绕身体的闪电小蛇。这种速度与开启惊门后的戴不相上下,同样的持续时间不足。

    西瓜山河豚鬼不顾其他三人,转身逃跑。他的一身能力全在大刀鲛肌,自身的体型也不是灵活的类型。如果不是皮糙肉厚,戴的第一目标会是大正常人两圈的西瓜山河豚鬼。“我用鲛肌吸光他的查克拉。”西瓜山河豚鬼装模作样地喊了一声,让刀的手柄边长,身体隐入树林中。

    戴忽然侧身横移,在水牢术合拢前伸手握住兜割的斧柄,以身体重心压住兜割,把水牢撞得粉碎。通草野饵人的锤子永远也落不下了!戴以兜割的刀柄为轴,后背拱向通草野饵人如一颗炮弹将其身上的衣物炸得粉碎,胸膛血肉模糊。

    身体一扭一撞间以毫厘之差躲过黑锄雷牙的雷遁“裂天雷蛇”,却有细小的电蛇趁隙钻入戴的肌肉,让原本被忽略的肌肉疼痛再次回到大脑的感知。戴已经无法再次短暂退出惊门的状态,想要躲开黑锄雷牙的攻击只能继续提高速度,方法就是开启八门遁甲的最后一门,死门!

    “戴大哥,不要!”

    比黑锄雷牙更快的一道影子强行切入戴的身前,那一抹比阳光更温暖的金色让体内向心脏部位冲击的查克拉退了回去。额,在戴眼角的余光里还有橙色的影子把挥舞斩首大刀的枇杷十藏撞了出去……橙色应该是那个头上扎俩包的怪胎……难道他们内讧了?

    阻止迈特戴打开死门的是及时赶到的水镜!他暗松一口气的同时,发泄着对忍刀七人众的不满,虽然只剩下三个人,其中的西瓜山河豚鬼还被自己一折凳抽晕过去。

    说到折凳……是见到通草野饵人的兜割后萌生的恶趣味。有忍刀七人众这么牛气哄哄的名号,知不知道有传说中的七种武器之首?封印卷轴中的必备之物,居家旅行的优秀伴侣——折凳?

    “一个都别想跑!”为了阻止戴,水镜不得不开启惊门。不同人开启同样的八门遁甲限制效果是不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凯开启死门后差一点踢死六道形态的斑,戴开启死门却还是让忍刀七人众中的三人重伤逃走。

    黑锄雷牙感知到来人与戴使用了相同忍术,以为能够跟上前者的速度,却被水镜从上面一凳子拍到地上。一时间脑袋如开了酱坊,红的、白的、软的、硬的……在地上砸出的坑里只剩一滩软肉。枇杷十藏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使用水分身的速度太慢,被凳子腿抽断了脊梁,只剩一口气。“波……波风水镜?”

    “看来矢仓还是把我的情报交代下来了嘛。”水镜拎着只剩一条腿的折凳俯视着枇杷十藏。“感谢我吧,死后能成为雾隐村的英雄,而不是叛徒。你们的刀我就收下来了,果然不如我们那里的七种武器之首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