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 兵临城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没资格,但我可以不说,大不了一死了之!"小红看出他们对秦峰的独特感情。

    "我答应。"轩辕澜目光发出幽暗的冷光。

    "十天前,我们的商队在鹧鸪山休息,遇见策马而来的秦峰。他显得很憔悴,不过精神还好,后来,便跟随我们一起来平阳。因为我们肩负重要使命,太子殿下嫌他麻烦误事,便邀他进马车喝茶。因茶中放了迷药,秦峰被迷晕了,然后被抛下了位于青神山的清风崖。那崖高万仞,他又不懂武功,即便不被摔死,也会被野兽吃了……"小红的声音低了下去,"当时我虽然化了装,也怕秦峰识破,坏了事,心里尽管难过,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遇害……"轩辕澜脸色灰败,轩辕润则一愣一怔。

    "你的意思是说,十天前你还见过秦峰?你确信没有认错人?"轩辕润一脸不置信。

    "当时他孤身一人没有随从,看起来心事重重,想必是遇到了什么变故。你们既然是他朋友,能否告诉我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小红问。

    "你若说谎,定当凌迟碎剐!"轩辕澜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小红打了一个寒战:"句句属实,不敢隐瞒。""带走,速查!"轩辕澜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心中却汹涌澎湃。

    阿旺达与小红被迅速带走,轩辕澜仔细打量着屋子。

    不难看出,屋子的主人多么喜好清静。她一定有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淡定情怀,可惜,被月氏人弄脏了一室的清雅。

    抬步进入一间闺房,熟悉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

    室内摆件轻巧雅致,就连窗户雕花都显得那么富有诗意!而窗外,是一片皑皑白雪,可以想象的是,一年四季,只要推开窗户就可以看见难得的美景!

    浅绿纱幔中,是玉锦坊出产的山蚕缎被。打开红木衣柜,里面有一些没来得及收拾的衣服,衣服颜色素雅,虽然不是新的,却质地轻盈,绣工考究。上面绣的不是淡雅的荷,就是素白的菊或浅淡的兰,轻轻浅浅的丝线晕染着诗一般的色彩。

    不期然的,衣柜角落一个蓝色包袱撞入视线。打开包袱,里面是一件似曾相识的青衫男装,还有一把玉骨扇。轩辕澜再次怔住了。

    与秦峰初次见面时,他不正穿着这种青衫吗?而这把玉骨扇上,不正画着兰花图吗?司徒清枫与秦峰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秦峰的衣物在这里?

    拿着衣服进入另一间屋子,居然是一间书房,书桌上,笔墨纸砚一应齐全。纸是昂贵的天蚕纸,就连那方镇尺,都是难得一见的鸡血石!原以为自己够奢侈了,想不到这个司徒清枫有过之而无不及,居然用如此完美的鸡血石作为镇尺!

    书房一隅,挂着一幅字,字迹俊秀,运笔有神。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上云卷云舒。"落款"清枫"二字。

    看着熟悉的字迹,轩辕澜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

    3

    军队粮仓。

    飞雪中,隐约可见巡逻的士兵来来往往。

    夜间视线本来就差,加上风雪天气,能见度更差了。

    趁士兵换岗时,蒙面首领一挥手,十余人分散绕到了士兵身后。

    就在他们举起手中的匕首时,原本毫无觉察的士兵们脑后像长了眼睛一般,挥剑从腋下刺向身后。蒙面人们甚至没来得及还手就应声倒下。

    "想烧爷爷的粮仓,没门儿!"一个士兵狠狠踢了一脚雪地中的月氏人。

    蒙面首领见势不妙,迅速撤离。

    "追!"欧阳明朗一声令下,几个武功卓绝的士兵飞赴而去。

    "放火!放信号!"

    一堆堆准备好的干柴在风雪中燃烧起来。

    嘭地一声巨响,天空燃起了红色的攻击信号。

    "将俘虏押上城楼!兄弟们随我杀敌!"欧阳明朗一声令下,队伍跑步前进。

    城楼上,身穿铠甲的士兵们目光冷寂地盯着前方,连弩、床弩分别安放在最佳射程的位置。

    城外江面,冰冻三尺。

    "来了,月氏军队来了。"放哨的士兵道。

    身穿白色铠甲的轩辕澜一脸沉寂立于城墙之上,冷寂的目光似千年不化的寒冰。

    "大家做好防范,先让敌人攻击,给敌军造成我军惧战的假象后,伺机打开城门,引其进入瓮城,以连弩歼之!至于城外的,伺机上城楼的,以滚石、滚木和床弩歼之!"轩辕澜的声音寒沉如铁。

    "是!"众将士齐答。

    一炷香的功夫,月氏军队以千军万马之势汹涌而至,他们分别以云梯、投石机、箭弩等向城墙发起攻击。前方冲锋陷阵的士兵则抬着巨大的滚木一起撞击厚重的城门。

    见泰安国军队抵抗不力,月氏将领大喜:"杀!"领命的月氏军人一涌而上。

    "开城门!"轩辕澜击起了战鼓。

    急促的鼓点带动了大家昂扬的斗志。

    城门在月氏人的全力"攻击"下被迫打开,月氏人手拿武器汹涌而至!

    "关门,打狗!"见瓮城里挤满月氏士兵时,轩辕澜再次一声令下。早已瞄准目标的连弩、床弩万箭齐发!

    顷刻间,瓮城哀号连连,犹如人间地狱!

    爬上城楼的月氏人,纷纷被滚石与刀剑伺候!

    鲜红的血,染红了雪白的地面。

    凶猛的月氏人丝毫没有退却之意,依然顽固地一次又一次发起进攻。

    攻击城门、城墙,以投石机投掷石块!

    泰安兵不时有人受伤!

    鼓点依然如急雨般响起!泰安兵越战越勇,月氏人越挫越猛!

    见月氏人誓死搏击,轩辕澜道:"带俘虏!"随即,被俘的月氏国太子阿旺达及十余俘虏被带上城楼。轩辕澜举起火把,火光下,阿旺达与月氏俘虏的容颜清晰可变。

    损失惨重的月氏首领与士兵见状,方知中计,立即宣布撤退。

    然而此刻,前有狼,后有虎。

    撤退的月氏人被一群不明身份的武林高手无情绝杀!

    这一夜,月氏人的哀号凄凉了平阳城的天空。

    三万月氏士兵,被无情地雪葬在平阳城外的江面上。

    4

    慕容婉与冷默然在靠江的泰安楼上目睹了这场绝杀的前后始末。

    整整一夜,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看着江面上堆积如山的尸体,慕容婉心里涌起一阵悲凉。

    这就是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冷酷、无情!

    自己,无意中成为了这场战争的一个帮凶!

    虽然没有亲自参战,可她研制的那些作战器械,却成了月氏人的夺命弩!

    还有,那群绝杀月氏人的武林高手,必定是逍遥公子的杰作!

    这,不也是自己的请来的帮凶吗?

    深深的愧疚令她久久无法自拔。

    "爹,我想为这些死去的月氏人做点什么。"慕容婉声音低沉。

    冷默然目光清明:"你想怎么做?"慕容婉想了想:"月氏惨败,国内定当乱作一团,加之司徒世家在月氏与仓夷的粮仓、绸庄茶叶及盐业都已停业,月氏国内必定烽烟四起。我想去拜见月氏国王,说服他们与泰安国签订永久性和平协议,同时开通边关贸易,互通有无,令两国人民和睦相处,长治久安!"冷漠然赞许地看着女儿:"枫儿,你乃治国奇才也!爹陪你一起去!""那我们还不走?"慕容婉有点等不及了。

    冷默然以轻功带着慕容婉落在了江面。

    "对不起,是我让你们变成了孤魂野鬼!"慕容婉向江面上的月氏士兵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爹,您的箫,借枫儿一用!"慕容婉道,这一刻,她自称枫儿。是的,母亲为她取名清枫,她要为自己活一回!

    "给!"冷默然将玉箫递给女儿。

    "爹,从今以后,我叫冷清枫!"

    冷默然的目光在那一刻蒙上了一层雾气,他抬头望向天空,在心里说:"清儿,听见了吗?我们的女儿叫冷清枫!她随我姓冷!"许多年后,平阳人还记得,当年一役,三万月氏人攻城惨败,雪葬于城外江面。鲜血染红了平阳城的夜空,哀号凄凉了所有人的心。

    同样,那天凌晨,有人用低沉、哀婉的箫声在江面为战死的亡灵吹箫,安抚他们的灵魂。

    有人说,吹箫的,是一个衣袂飘飘、仙姿玉容的公子。

    有人说,吹箫的,是一个清雅动人、云淡风轻的女子。

    还有人说,吹箫的,是一个月氏士兵的亡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