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绝处逢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

    数日后,慕容婉从头痛欲裂中醒来。

    "兄弟,你终于醒了!"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

    慕容婉想站起来,却发觉脑袋沉重浑身无力,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异族服装的男子出现在面前。

    "阿昌大哥,我怎么会在这里?"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青神山的阿昌山官。

    "兄弟,你坠入山谷,幸亏你身上带着我上次送的神符,才得以获救。"阿昌山官道。

    "谢谢大哥救命之恩。"慕容婉心里感激不已。

    "别急着谢我,救你之人上山采药去了,很快就回来。"阿昌山官笑容满面,"饿了吧,这里有粥,先吃点吧。"慕容婉的确饿了,端起粥毫不客气地吃起来。

    "大哥,救我之人到底是谁啊?"吃完粥,慕容婉疑惑地问。

    阿昌山官一脸神秘:"一个你认识的人。"慕容婉更加疑惑了。

    "瞧,他回来了。"阿昌山官指着门口。

    一张绝世风华的脸映入眼帘。

    慕容婉的泪水簌簌而下。

    "爹……"

    "枫儿,不哭。"冷漠然的声音轻而温良。她的心受到安抚般安定下来。

    "您怎么会在这里?"慕容婉问。

    冷默然目光温良:"还说呢,你怎么会在这里?"慕容婉心里暖暖的,冷默然的意思很明显,一路行来,他一直在暗中保护自己。

    冷默然心里则暗自庆幸,幸亏那次在离苑打通了女儿身上的任督二脉和重要关节,又给她服用了千年续魂丹,否则,这次坠入谷底的她恐怕早就成了孤魂野鬼。

    "爹爹认识阿昌山官?"慕容婉问。

    "先生是我们山寨的救命恩人呢!"阿昌山官道。

    "枫儿,你还记得自己是如何坠崖的吗?"冷漠然问。

    慕容婉摇头:"我只记得同行商队的一位小姐邀我入马车喝茶,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冷默然目光冷寂:"你可知道那位小姐的真实身份?"慕容婉被问住了。想起商队那些身材高大的男子,拉马车那体型庞大的骏马,她心里一个激灵:"莫非,他们是月氏人?"冷漠然目光暗藏着杀机:"不仅是月氏人,那位美貌小姐,其实是一个男子。"慕容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男子?那他为何打扮成女人,还扮得那么像!"冷默然眉目沉静:"男扮女装是他的喜好,就如某些人喜欢女扮男装一样!"慕容婉没想到冷默然在这种情形下还能讲冷笑话。

    "如果我猜得不错,此人就是月氏国的太子,阿旺达。"冷漠然的声音冷寂。

    慕容婉出了一身冷汗:"这么说,月氏奸细早已潜入泰安国内?现在两兵即将交战,这个阿旺达太子就不怕被我军俘虏么?""阿旺达深谙易容术,既然他敢来,一定早就想好了退路。"冷默然分析道。

    "自古擒贼先擒王,如果我们能生擒阿旺达一行,岂不是能让月氏人不战而败?"慕容婉双目闪亮。

    冷默然沉吟道:"话虽如此,实施起来却不容易。你又受了伤,除了你,没有人能认出他们来。况且他们人多,到时候混在难民中,如何辨别?"慕容婉叹道:"要是夜鸾在就好了。"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山官,这个汉子闯我山寨,请山官严加处罚。"几个男子将一浑身绑着麻绳的玄衣汉子带了进来。

    "夜鸾?"慕容婉看着目光冷寂的男子惊喜喊道。

    "主子!"夜鸾的双目顿时发亮,线条生硬的唇角裂开一道缝。

    "哎呀!你们干什么,怎么把客人捆起来了?"阿昌山官连忙上前解开夜鸾身上的绳索。

    看着夜鸾一脸疲惫,为了找自己,他一定两天两夜没休息了,慕容婉心里暖洋洋的。

    2

    慕容婉找来纸笔,凭着记忆将商队中的每一个人的面貌画了出来,又将马匹特点画出,让夜鸾带着肖像连夜奔赴平阳,尽量在大战前夕将"商队"的人全部俘获。

    数日后,在冷默然的高超医术及精心照料下,慕容婉能下床走动了。

    从冷默然口中得知,慕容夫人已经被顺利救出,与慕容珏一起被安排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又休养了几日,关心战事的慕容婉与冷默然告别阿昌山官后,连夜向平阳方向奔去。

    幸好青神山距平阳城近,仅仅半日,他们就到达了平阳。

    "爹,平阳城人多口杂,我们还是易容入城吧。"于是,冷默然易容成一个面目沉静的中年人,慕容婉易容成一个面容清秀的书生。

    来之前平阳刚刚下了一场大雪,整个平阳城覆在厚厚的白雪中,显得冷清而宁静,丝毫看不出大战在即的紧张气氛。

    两人没有到人去楼空的司徒世家,而是去了司徒世家旗下的产业泰安楼。

    一见慕容婉,小二愣是没认出她是谁。

    慕容婉微微一笑:"我要两间上房,速备酒菜。"小二瞅了她半晌,又看了看冷默然:"客官是平阳人吗?"慕容婉拉下脸:"你这小二好失礼,莫非我们不是平阳人,你就不让住店?"小二连忙赔笑:"客官别介意,这不要打仗了吗,最近平阳来了很多生人,三殿下怕城里混入月氏细作,故而要问清楚。"三殿下,这么说轩辕澜已经带兵来到了平阳。看来,与月氏的这一仗,是打定了。

    "看来真的要打仗了?"慕容婉自言自语。

    "怎么不是呢,镇国大将军与小王爷都来协助作战。这一仗,一定打得月氏狗丢盔弃甲。"小二答。

    "小二,我们是玉锦坊的客人,如果夜鸾来了,告诉他我们从阿昌山官那里来,在楼上等他。"慕容婉迟疑着开口。

    一听是东家的客人,小二随即满面堆笑:"两位爷,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就剩两间上房了,这边请。"慕容婉与冷默然随即上楼。

    用过午膳,两人烤着火,坐在靠窗的位置喝茶观景。

    "爹,你看,江上已经被雪覆盖,下面恐怕早已结冰。在如此寒冷的气候下打仗,如果指挥不当,势必会两败俱伤!"慕容婉目光忧虑地投向江面,江那边的月氏国早已是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

    "那得看怎么打。"冷默然道。

    "依您之见,该怎么打?"慕容婉问。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首先要阻断对方的粮草补给,还要派人潜入对方军营,弄清楚对方的一举一动,来一个里应外合,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冷默然平静开口。

    慕容婉意外地看着他:"您懂布兵打仗?"冷默然摇头:"随口说说,别当真。"慕容婉还要说什么,忽闻楼上传来一阵箫声。

    箫声初听如幽涧泉水般流畅,云淡风轻般闲适,再听似杜鹃喋血般悲怆,孤雁哀鸣般绝望,令人惆怅伤怀。

    不用看就知道,箫声来自三楼那间"清枫阁"。

    数月前,初遇时的他们曾在此把酒言欢。

    刚才从小二口中听到他的消息时,慕容婉的心就开始沸腾。此刻,熟悉的箫声令她的心无法抑制地疼起来。那种疼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整个身心,就如外面刺骨的寒风钻进了骨头缝一般,刺骨的冷和疼。

    原以为,放下一切,就能潇洒地离开,就如诗中写的那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此时此刻,她才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潇洒,没办法不去听、不去想、不去在乎、不去伤怀……曾经,他离她是那么近,近得走进了她的心,将彼此的心里填得满满的。如今,他就在自己头顶,近在咫尺,却似远在天涯……幸福,曾经离她那么近,她以为她抓住了,却不料,抓住的,只是一个虚幻的梦。

    "枫儿,既然放不下,为何不去找他?"冷默然声音充满疼惜。

    "爹,经过这么多事情后,我与他已经不可能了。既然不可能,何必强求呢?"慕容婉眨眨眼,竭力将即将滑落的泪水逼了回去。

    "是爹不好,爹没保护好你。"冷漠然的声音伤感而愧疚。

    "爹,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就应该承担起来。"慕容婉倔强地弯了弯唇角,目光投向了窗外。

    冷默然心里一阵宽慰,女儿长大了,懂得牺牲与放弃了。

    楼下,一个挑夫脚底一滑,箩筐中的蔬菜顿时撒了一地。

    慕容婉似有所悟,连忙拿出纸笔,写写画画起来。

    花了一个下午,慕容婉终于画完所需的东西。

    傍晚,风尘仆仆的夜鸾回来了。尽管他日夜查询,依然没找到那支月氏商队。夜鸾推测,月氏商队要么已经回国,要么潜伏在平阳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慕容婉沉吟着,月氏商队回国倒罢了,如果还在平阳城中,又会在什么地方呢?

    住店?显然不可能,那样目标太大容易暴露。最理想的就是在平阳城中有一座房子作为掩护。

    慕容婉不觉想起一个男子的话:"玉锦坊知道吗?"心里一个激灵,司徒世家数百口人早已搬离城中,偌大一个家成了空楼,对方若在人去楼空的司徒世家躲避,岂不是个好主意!

    想到此,慕容婉轻双拳紧握:"今晚夜探司徒世家!"夜鸾眼睛一亮。

    "对了,还有这个,你让工人按照我画的图用竹子或木料做出上面的器械来,按照尺寸比例做,越快越好!"慕容婉将图中的原理给夜鸾仔细说了,夜鸾收起图纸,眨眼间便消失了。

    3

    傍晚时分,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整座城市迅速覆盖在皑皑白雪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