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花开有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

    "婉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饭毕,两人来到了内室喝茶,轩辕澜不经意地开口。

    "当然记得,殿下羞辱婉儿一番后拂袖而去,一连几天不见踪影。"慕容婉语气中有着淡淡的忧伤。

    轩辕澜双眸光影重重:"看来,本王给婉儿留下的印象着实差劲。"慕容婉乜斜他一眼:"殿下以为呢?"轩辕澜唇畔勾起一丝自嘲,"婉儿当真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了?"慕容婉垂下羽睫:"婉儿愚钝,请殿下明示。"轩辕澜双目微闭,懒懒开口:"平阳古城,画舫品茗,高山流水,夜放河灯……这些,你真不记得了吗?"怎么不记得,那时的她,是女扮男装的秦峰,身边带着同样女扮男装的侍从桃红。而他,则是以商人自居的肖澜,与他一起的还有自称肖烨的小王爷轩辕润……可是,能承认秦峰的身份吗?不,当然不能!虽然他在饭桌上说过以前的事既往不咎,可他毕竟是三皇子,喜怒无常的他一旦翻脸不认人,自己岂不是搬石头砸脚?既然他早就怀疑自己的身份,就让他怀疑去吧,自己来个死不承认,他又能如何!

    慕容婉无辜地看着他:"婉儿实在不明白殿下在说什么?"轩辕澜眉峰一挑:"那明月湖呢?你与慕容珏一起来向本王兴师问罪,难道你也忘了?"他连自己那化妆后的"哥哥"都认出来了?眼光可真毒!想起那天的一幕,慕容婉心里掠过一丝快意:"殿下,婉儿何时与大哥去过明月湖?殿下一定认错人了!"轩辕澜不再言语,慕容婉不承认她是秦峰一定有自己的苦衷吧,自从她嫁入王府,一直处在一种无形的危险中,好在每次都化险为夷。不管她是风雅的秦公子,还是宰相府中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重要的是,她现在是自己的妃。

    轩辕澜目光沉静:"婉儿,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好吗?"他这是在请求自己吗?冷漠如他、高傲如他、薄情如他的轩辕澜,会请求自己不要离开吗?

    慕容婉的心怦怦直跳,脸上却带着若无其事的笑容:"殿下说酒话了,婉儿怎么会平白无故地离开呢?"轩辕澜不语,取出随身携带的玉箫吹了起来,他所吹的正是那曲高山流水。

    慕容婉安静地听着,唇畔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那一刻,她想起了初遇时在画舫中与轩辕澜合奏这一曲高山流水的情景,当时的他一袭蓝衫长身玉立,面容冷清沉静,浑身散发出令人无法忽视的高贵……或许,从一开始,命运就将他们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以至于千年之后的她面临危险时,他依然挺身而出守护在自己身边……安然,白雪飞……

    想起那个千年之后为那个在火灾中一直紧紧握住自己手的男子,慕容婉的眼眶湿润了。

    白雪飞,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怎么了?"停止吹箫的轩辕澜看着眼中含泪的慕容婉,关切地问。

    "殿下……"再坚强的人也有软弱的一面,从E时代的安然来到这个陌生的异世界后,她变成了被人退婚的千金大小姐司徒清枫;原本为表妹慕容婉做嫁衣,不料表妹病逝,最终嫁的人却是自己。从冒名顶替慕容婉嫁入天子家,再到现在的嘉德王妃,一路行来,哪一步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为了不让自己出任何差错,她的脑子里时刻紧绷着一根弦。几个月来,她实在撑得太苦太累了!

    此刻,在轩辕澜关切的问候中,慕容婉脑子里一直紧绷的弦断了,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荡,一头扎进轩辕澜的怀中,将心中的委屈通通释放了出来!

    "婉儿不哭,你是王妃,不能随便流泪的!"轩辕澜用指腹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慕容婉不语,只是紧紧靠在他那宽阔温暖的怀中。

    轩辕澜用手抬起她的下巴,看着怀中梨花带雨的人儿。此刻的她因泪水显得更加动人,他的眼中掠过一丝疼惜。

    "婉儿。"他轻声唤道。

    "殿下。"她羞涩回应。

    他低下头,线条优美的唇瞬间印在她的唇上。

    2

    "婉儿,今晚,本王补偿你一个完美的洞房花烛夜。"轩辕澜抱起她,向室内走去。

    慕容婉的脸像熟透了的番茄,身体蜷缩在他怀里。

    红烛摇曳,红绫帐内,慕容婉紧张地闭着双眼。

    虽然活了三世,如今要经历儿女之事,心中依然难免紧张。

    "婉儿,别怕,放轻松……"轩辕澜在轻声道。

    睁开双眼,当她看见他那健美的男性身体时,连忙用手捂住眼睛。

    轩辕澜拉开她的双手,一脸戏谑道:"原来婉儿也有害怕的时候,呵呵……"慕容婉又羞又气,却不知该如何还嘴。

    笑声中,一双大手解开了她的外衣。

    慕容婉心里一紧,双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衣襟:"殿下,那个……那个……"轩辕澜呼吸急促:"婉儿,给我……"双手再次被拉开。

    由于是冬天,慕容婉衣服穿了一件又一件。轩辕澜手忙脚乱,怎么脱也脱不完。

    "你穿得可真多……"轩辕澜不满地嘟囔着。

    好不容易脱得只剩下亵衣了,轩辕澜再也无法忍受脱下去,一把撕破了慕容婉的亵衣……令他抓狂的是,慕容婉在亵衣里面居然穿了一件粉色的裹胸!裹胸上绣着两朵含苞待放的荷花。更绝的是,两朵荷花的位置正巧屹立于胸前!此刻,两朵荷花因其主人的紧张而微微颤动着……轩辕澜怔了片刻,脸上掠过一丝苦笑:"婉儿,你可真会保护自己。"说着,又迫不及待地去解裹胸……俗话说,心急吃不得热豆腐,轩辕澜越是心急,裹胸的带子就系得越紧。

    "真麻烦……"他再次不满地嘟囔着,情急之下大手一挥,绣工精美的裹胸刹那间被撕成两半,随即以一个绝美的姿势飞舞在半空,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后,翩然落在地毯上。

    将最后一件阻挡自己的衣物褪去后,轩辕澜的整个人顿时呆住了。

    摇曳的红烛下,是一尊完美的身体。

    雪白的肌肤没有任何瑕疵,饱满挺拔的玉峰、粉红的花蕾,均匀的四肢若雕刻般完美,整个人显得凹凸有致,给人一种惊艳的绝世之美。

    不可否认,这是他今生所见过最美的身体,他甚至能想象与之共舞时的欢愉与销魂。

    此刻,慕容婉那双深潭般的美目微闭,樱唇微张,双颊酡红,羞涩地用双手捂住胸前。

    "婉儿,你真美……"轩辕澜的目光中跳跃着两束火苗,身体情不自禁地前倾。

    "殿下,婉儿……有点害怕……"意识到自己将面临的一切后,慕容婉的眼中噙着泪水。她深知身体一旦交付给眼前的人,将再也无法走出这个禁锢自己的王府。

    "别怕,我会好好爱你的……"轩辕澜用舌尖儿再次撬开了她的贝齿,掠夺着她的芳香。

    他越是吻得深,她越是抵触得厉害,两个人在你来我往的纠缠中,渐渐力不从心。然而,轩辕澜毕竟是男人,又是习武之身,力量悬殊的慕容婉很快被制服。强健的身体完全覆在那柔若无骨的玉体上。身体与身体接触的一刹那,两人都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殿下,停止,停止……"关键时刻,慕容婉叫了起来。

    轩辕澜安静下来,双眸不置信地看着身下的人儿。

    "婉儿,你怎么了?"轩辕澜声音沙哑。

    "殿下,对不起,婉儿……还没准备好……"慕容婉索性闭上了双眸。

    那句"没准备好"如同一盆凉水,将正在燃烧的激情一下子浇灭了。

    轩辕澜阴沉地看着慕容婉,唇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

    "慕容婉,你不觉得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吗?刚才是谁投怀送抱勾起了本王的欲念?你不应该为此负责到底吗?"轩辕澜一把掀开慕容婉的身体,目光沉寂而陌生。

    慕容婉抓过缎被捂住身体:"请殿下恕罪,婉儿,的确还没准备好……"说这话时,慕容婉不敢面对轩辕澜汹涌激流的目光。

    轩辕澜起身,迅速穿上袍服,恢复了平素的冷漠与倨傲。

    "你放心,本王从不强人所难,尤其是在床上!"话毕,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慕容婉将头深埋在被子里……轩辕澜,我只不过拒绝了与你寻欢,你就如此对我!看来,你的真心不过如此!

    "小姐,王爷……怎么脸色发黑地走了?"门口传来疏影小心翼翼的声音。

    "唔,没事,王爷忽然想起有要事处理。"慕容婉淡淡回应。心里却一片怅然。

    3

    那晚以后,一连几日不见轩辕澜的身影。

    每当对着空空的饭桌、空空的屋子,慕容婉的心也一片空茫。

    他应该又去找弄玉姑娘了吧。

    想起弄玉那张如花似玉的容颜、轻盈多姿的舞蹈、婀娜柔软的身躯、柔情似水的眼眸,慕容婉的心似被什么东西划过,生疼生疼。

    几日来,一想到轩辕澜与弄玉姑娘如胶似漆地腻歪在一起,慕容婉就食之无味,寝之难安。

    三世为人,第一次产生了患得患失的失落感。

    慕容婉不断地在心里问自己,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慕容婉呀,慕容婉,枉你三世为人,居然还如此看不开。

    淡定的人生不寂寞,你不是一直很淡定吗?是你的总会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慕容婉来到书房。

    红木书桌上,文房四宝样样齐全。

    纸是洁白如雪的天蚕纸,笔是月氏国产的狼毫笔,墨是名震天下的香熏墨,砚是玉龙山出产的瑞玉砚,镇尺是上好的苍山玉。

    研磨,展纸,提笔,一气呵成。

    洁白的天蚕纸张上,留下一段行云流水般的字迹。

    相逢是冥冥中的注定

    相知是心与心的默契

    相许是彼此的承诺

    相守是前世的约定

    想了想,又在后面添上一句话:只愿君心似我心,一生一代一双人。

    刚落笔,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通报声。

    "奴婢玉簪拜见王妃。"

    搁下笔,慕容婉来到正厅,淡淡开口:"姑娘找我有何事?""太子妃派人请王妃去府中,说是要向王妃请教刺绣。"玉簪回应。

    玉簪这一提醒,慕容婉才想起不久前答应过清雯教她刺绣的事,这段日子事多给忙忘了。清雯怀身孕行动不便,现在恐怕正是需要人陪的时候。想到此,慕容婉爽快答应:"好吧。"东宫。

    一见慕容婉,太子妃便喜笑颜开迎了上来。

    慕容婉施礼道:"见过太子妃。"

    "你我姐妹,就别讲这些虚礼了。"太子妃道。

    慕容婉扶着太子妃进入殿内。

    怀孕的司徒清雯快乐地笑着,作为女人,幸福完全写在她的脸上。

    "姐姐,你不知道,我怀孕后,皇祖母和父皇的赏赐接连不断,太子也紧张得不得了,不仅安排了太医每天诊脉,还专门开了安胎补品。瞧,我都快吃成一个胖子了。"慕容婉仔细打量着太子妃,虽然才怀孕两月,身体却已显得有些臃肿,五官依然娇美,却圆润了许多,整个人水灵得像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

    "看你如此幸福,我就放心了。"慕容婉由衷地笑着。虽然清雯与自己无血缘关系,毕竟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五年。如今她生活得幸福美满,她也放心了。

    "姐姐,你瞧,这是我给小皇子缝的衣服,好看吗?""姐姐,我想在这个肚兜上绣一朵莲花,可是女红不好,还是你帮我绣吧……""姐姐,我现在终于明白女人怀孕最幸福那句话的含义了。"整整一上午,司徒清雯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姐姐,听说过几日父皇要带王爷和大臣们去围猎,姐姐也去吗?"围猎?慕容婉想起上次与轩辕澜和小王爷在狩猎场附近遇险一事,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姐姐怎么了?"见慕容婉若有所思的样子,司徒清雯问。

    慕容婉摇头:"我在想,这么冷的天,外出围猎可不是一件轻松事。况且我一向对舞枪弄棒不感兴趣,围猎是男人们的事,我就没必要去凑热闹了。"司徒清雯笑了笑:"如果没怀孕,我倒想去见识一下父皇的狩猎场是什么样子呢。"慕容婉不自然地笑了笑。

    "对了,姐姐,你听说了吗?月氏国遭遇罕见的雪灾,牲畜大面积冻死,月氏人频繁骚扰我边境,进行烧杀掳掠。父皇为此事十分震怒,看样子要派兵攻打月氏。"司徒清雯轻声开口。

    "照这么说,此次围猎,父皇意在选领兵将军啰?"慕容婉是何等聪慧之人。

    司徒清雯微微点头:"自古君心难测,谁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不过我听说二皇子对此次攻打月氏十分拥护。"慕容婉笑了笑:"妹妹不必担心,父皇身边不是有镇国大将军和旋风将军两员猛将么!月氏人虽然彪悍,却力单势薄,成不了什么气候。""姐姐有所不知,据说月氏这次与仓夷联手,否则,朝中上下怎会如此紧张。再则,此次领兵将军的人选事关我泰安国的安危,父皇自然十分慎重。"司徒清雯低声道。

    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