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锄奸祛害一网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命诅咒夏芊芊绝情绝爱,生不如死……你……你们兄弟都是爱她的吧……哈哈……呃……"沈茹芯顾不得鲜血汩汩流出,顾不得疼痛传入四骸,眸子死盯着龙祁峻。她用自己的鲜血起誓,用自己的生命诅咒。看到龙祁峻恐惧的目光,她知道自己终于在临死的那一刻赢了一局。龙祁峻的目光告诉她,他怕了,从来没有这样怕过!

    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沈茹芯慢慢倒在了龙祁峻的面前。

    "死不悔改!"定神后的龙祁峻冷冷的留下这四个字,转身看也不看沈茹芯,回到了郑谨天的面前!

    "太子殿下,一切处理妥当!所有大臣都只喝了少许蒙汗药,不碍事的!这主要是不想弄得天朝人人自危!只是……"郑谨天的目光瞄到了柱角处的田岂南!

    龙祁峻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沈茹芯的话让他越发地紧张。他要马上找到夏芊芊,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不会让她出事。绝情绝爱?"如果沈茹芯的诅咒应验,那就应验在我的身上吧!"龙祁峻边走边祈祷着!

    与龙祁峻相比,龙祁轩早在他动手的那一秒,便再也按捺不住,从前厅的后门跑了出去!

    走出靖王府,龙祁轩茫然一片,一颗心纠结着疼。想到刚刚夏芊芊所受的委屈,他恨不得将自己大卸八块!只是现在,他必须找到夏芊芊,他要向她说明一切。他要告诉她是他的错,从头到尾全是他的错。他不相信她,不疼惜她,不理解她。他真的该死!

    景华街上,龙祁轩像疯了一样穿梭在人流之中,嘴里不停地呼唤着夏芊芊的名字。每逢路人,他便死拽着不放,打听夏芊芊的下落!

    "芊芊!你在哪里啊!我错了!芊芊……"刚毅如他,却也忍不住泪洒长街,任人对他指指点点!

    "我错了!芊芊,你出来啊!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嘶哑的叫喊声震慑着整个景华街。龙祁轩从第一家铺子开始找,已经找到最后一间了,可是却丝毫没有夏芊芊的踪影。漆黑的眸子氤氲着雾气,龙祁轩重重地坐在了醉食斋的门前,看着来回的人流,只希望下一秒能看到夏芊芊的身影!

    不管人们的指指点点,龙祁轩无力地看着前面,眼神涣散,口中不停地叫着夏芊芊的名字!

    "芊芊,对不起"这几个字已经在龙祁轩的心里默念了一万次之多。只是就算再多又有何用?哀莫大于心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龙祁轩很清楚,因为沈茹芯和柳青青,自己已经将夏芊芊伤得体无完肤!他笨!笨啊。最爱的女人却被他伤得最深。如今,他只有等。无尽的黑暗笼罩着龙祁轩的心灵。他知道,这里的每寸地方都不再有阳光了。他的人生,从此以后再无幸福可言!

    "王爷!"秦政终于找到了龙祁轩,可看着自己的主子如此潦倒地坐在石阶上,心里极不是滋味!

    "怎么样?有没有芊芊的消息?"听到老秦的声音,龙祁轩猛地站了起来,抓住秦政的衣袖,期待的目光中竟有一丝乞求!

    秦政看得出龙祁轩的哀伤,话到嘴边却不忍吐出来。他派全府家丁出去寻找六王妃,可是回来的都没看到王妃的踪影!

    看到秦政欲言又止的表情,龙祁轩倒在地上。没找到!整个京城都翻了个底儿朝天,却偏偏没有芊芊的消息。芊芊,你在哪里啊!难道你连赎罪的机会都不给我吗?要我怎么样,你说啊!芊芊……"王爷,咱们还是先回府吧。府上的家丁还在找呢。您累了一天了,回去吧!"秦政明白王爷的苦衷。喜宴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若非大义,他家王爷断然不会伤害王妃至此的!

    "我要找!你回去吧!"声音有些颤抖。龙祁轩踉跄起身,朝着大街走去!

    "王爷!"老秦见龙祁轩身形摇摆不定,心中甚是担心,可又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只好跟在后面以防万一!

    "芊芊,你在哪里啊!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吧。"他的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我有给你机会,最后一次机会。只是你有珍惜吗?龙祁轩,我们缘分已尽!不要再找我了,我不会再见你的!"龙祁轩陡然止步,怔怔地站在那里,突然嚎啕大叫:"芊芊,我错了!我有苦衷啊!芊芊!原谅我!原谅我啊!"是夏芊芊的声音,刚刚明明就是夏芊芊的声音。她在,她就在自己的身边!龙祁轩拼命地拨开周围的人群,抹干眼中的泪水。他很想辨清声音的方向,却终一无所获!

    龙祁轩无力地跪在大街中央,仰天呐喊着夏芊芊的名字,手狠狠地敲打着地面,不停地忏悔,任地上留下一个个拳头大的血印而不自知。泪无声地下落,心如万箭穿心般痛入骨髓。他的芊芊终是不肯见他!

    "芊芊!要我怎么样你才肯回来?要怎么样啊!"眼前突然被黑暗笼罩,龙祁轩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只听到耳边传来秦政张皇失措的叫喊声:"王爷……王爷……醒醒啊……"呵!若无芊芊,他又何必要醒。芊芊,我错了。让我在无尽的黑暗受尽苦头吧。芊芊,我爱你,真的好爱你。

    且说正厅内,郑谨天悠然走到了田岂南的身边,看着佯装昏迷的田岂南整个身子都因为听到自己的声音而颤抖,说道:"来人!将所有醉酒的官员送回各自的府上!至于东方绝的部下,弃暗投明者既往不咎!"郑谨天一语毕,众士兵忙活开了,在整个前厅进进出出。一会儿的功夫,大半的官员全都被抬了出去!

    郑谨天就站在田岂南的身边儿,只要有士兵欲将其抬走,便是一摆手,没发出半点儿声响。

    田岂南在地上佯装中了蒙汗药,可刚刚的一切他听的是一清二楚。沈茹芯失势,东方绝兵败,夜越国的大计未得逞。现在看来,最后的赢家还是龙祁峻。还好自己没什么动作。只等被抬回府上,他便想收拾细软离开京城,一走了之!因为他很清楚事情到了现在并没有结束。龙祁峻不可能不将夜越国的奸细一网打尽!

    可等了半天,却没有人伸手抬他。田岂南终有些按捺不住,眼睛慢慢张开一条缝儿,却看到一双大眼睛正直直地盯着自己。

    "哎呀!"田岂南猛地睁开眼睛,心怦怦直跳,着实吓了一大跳!

    "田大人,你醒啦?看来你喝的不多嘛!"郑谨天抿唇撇了一下,而后缓缓直起身子,双手抱胸看着田岂南。

    "呃……是啊!我……这里发生什么事儿啦?人呢?新郎官儿呢?大臣们呢?"田岂南一副诧异的表情环视着周围。

    "怎么大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吗?"郑谨天反问,唇边依旧挂着邪魅的笑容。

    "我……我怎么会知道?我才醒嘛!好啦,既然郑大人不说,我也不便多问,告辞!"田岂南嘴上如此说,可心里早就捏了一把汗。他从端木尘那里知道郑谨天是夜越国的人。可现在看来,端木尘是被骗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端木尘有没有将自己的底细透露给他!

    "慢!郑某还有话说!"郑谨天不慌不忙地走到田岂南的面前,犀利的眸光直盯得田岂南浑身不自在!

    田岂南没有应声,一双眼狐疑地看着郑谨天。苍天保佑他什么也不知道!尽管田岂南诚心祈求,只可惜上天并未如了他的愿!

    "田大人,这整个厅里的昏迷的官员都被郑某命人抬回府中,为什么偏偏留你下来。难道你就不奇怪?""这……这有什么奇怪!我自己醒了嘛!"田岂南支支吾吾地开口,双腿却因为害怕而有些颤抖。

    "真的?你怎么会自己醒呢?除了你,可没有一位大臣是自己醒的!"他是知道田岂南是奸细,可苦无证据。郑谨天是想诱使他说出酒中有毒的事实。到时候他可就是百口莫辩了!

    田岂南慌张至极,扭头看了看整个前厅。除了他,已经没有一位官员在场了。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田岂南越想越怕越心虚,双腿抖动得更加厉害!

    "我……我体质比他们好,所以没醉而已。郑谨天,如果只问这些无聊的问题,请你让开。我有权不回答你的问题!论官职,我可比你大!"田岂南欲绕过郑谨天速速离开。只要迈出靖王府,他打算直接离开京城,连家也不回了!保命要紧!

    "没错!田大人,你的官衔是比我大,那也不代表你的酒量有多好吧!"郑谨天步步紧逼。

    "根本不是酒量的问题。你往这酒里下了蒙汗药!刚刚你是这么同太子讲的!现在反倒问我,真是不知所谓!"好在刚刚郑谨天自己开口承认,田岂南自认如此说也没有什么嫌疑!

    "没错!我是下了蒙汗药!我想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大臣除了你之外都晕了过去!你可别告诉我因为你喝的少!"郑谨天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明摆着是他早知道夜越国的计划,所以不敢喝杯中之酒!

    "我……我身体不适,所以没喝!"田岂南的额头开始渗出虚汗,手不停地擦拭。可无论他怎么擦,汗却越流越多!

    "刚刚还吹虚自己体质上乘的吗?田大人,你这话前后矛盾呐!莫不是怕酒中不是蒙汗药,所以不敢喝吧?"郑谨天一脸肃然,逼近田岂南!

    "怎么会?我……我不知道里面有药,怎么会不敢喝!你……你别血口喷人!"田岂南被郑谨天逼到墙角儿,退无可退,索性理直气壮起来!

    "不知道?没人告诉你么?哎呀,他们是想毒死你啊,田大人!"郑谨天故作惊讶状。

    "不……不知道你说什么……"田岂南越来越心虚。眼看着他心里最后的防线就要攻破了,郑谨天乘胜追击,开口道:"我是说,他们想卸磨杀驴。你对他们已经没有用处了!他们想借着这场喜宴除了你这个障碍!哈哈哈,可怜你忠心为他们啊!""我……我没忠心为他们!我……我心系天朝!"田岂南忙为自己开脱,孰不知自己正一步步走进郑谨天的陷阱!

    郑谨天心中暗笑。怪不得夜越国的人会舍了田岂南,他是真够笨的!

    "不对啊!他们没告诉你,那你为什么没喝酒呢?是我猜错了?他们还是告诉你的,对不对!"郑谨天故意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不!没有,他们没告诉我!是我自己猜的,所以没喝!他们绝对没告诉我!"田岂南一边狂抹着额头上的汗,一边严词辩解!

    "你猜的?你以为你是谁?会猜的这么准!田大人,说谎也要有个限度吧!"郑谨天提高嗓门儿,看着田岂南的眼神儿中充满不屑!

    "是我自己猜的!他们原本想在齐虎的喜宴上用这招儿!可惜没用上!所以这一次一定会故技重施。我只是凭此推断!的确是我自己猜的!"田岂南的声音扩大好几倍,生怕别人听不到一般!

    郑谨天一改刚刚紧逼的态度,唇角扬起一抹微笑,定定地看着田岂南:"田大人,你能不能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我听的不是很清楚。"田岂南还在懵懂之中,根本没理解到郑谨天的意思,竟大着嗓门儿又重复了一次:"说就说!他们只是说在齐虎的喜宴上用下毒的招术。这一次,他们根本没告诉我!所以我根本……"田岂南说到一半,突然脸色大变,苍白无比,眼中一丝恍然,手指直指郑谨天,双腿却因极度紧张支撑不住整个身子而无力地跪在了地上!

    "呵!田大人!这屋子里的人可都听得一清二楚。相信公堂之上,你也无可否认了吧!来人!将夜越国的奸细田岂南给我押入大牢,择日待审!"一语毕,上来几个士兵架起呆傻中的田岂南往外就走!

    "郑谨天!你也是夜越国的奸细!这不公平!"被士兵一拉,田岂南恢复些心智,怒视着郑谨天!

    "如果我是夜越国的奸细,那今天大家喝下的会是蒙汗药?外面民宅里会有伏兵?你田岂南会暴露?现在会是这样的局面?自始至终,我才是心系天朝的!带下去!"郑谨天犀利的目光直视着田岂南,言之凿凿!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