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喜堂上断情绝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六月初八终于到了。这个日子对每个人来说都有着非凡的意义。过了今天,有的人可以放下包袱,不顾一切的寻找自己所爱;有的人可以完成保家卫国的重任;有的人可以达成自己的目的。所有的一切都会在这一天改变!

    清晨的阳光透过竹窗星星点点地洒进了竹间小筑。

    "祁峻,过了今天,我想离开皇城。你可以帮我准备吗?"经过这些日子的沉寂,夏芊芊的娇容憔悴许多。鲜少开口的她,突然看着走进来龙祁峻开口,眸子洒下一地破碎的珠光。

    "好,只要过了今天就好。"龙祁峻知道,过了今天,一切都结束了!他最在乎的女人便不会这般伤心难过了!

    "嗯!谢谢你。"她对他笑,没有任何的温度,只有无尽的悲凉。眼看着眼泪又要掉落下来,夏芊芊移了身子走到铜盆前,撩起水洗去所有的情绪。

    "嗯!芊芊,我得回去一趟,你好好睡一觉。一觉醒来,所有的烦恼都会结束的。"龙祁峻黯淡的眸子终于有了光彩。这几天看心爱的女人为情所困,龙祁峻的心也好过不到哪儿去。不过,他知道这是暂时的。只要过了今天,她定会展露笑颜。一定会!

    "好!"夏芊芊用拭巾擦干脸后,朝着龙祁峻淡然而笑,"你先去忙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在龙祁峻离开的那一刻,夏芊芊的脑海里浮现出那日马背上的一幕!这个男人,曾经说过爱自己的。

    大婚前一日,柳青青便被送到醉食斋的客房内,所以喜轿也停在醉食斋!

    "姑娘,外面的轿子到了。咱们是时候出发啦!"喜娘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柳青青。在一片锣鼓喧嚣中,柳青青进了轿子。

    一时间鼓乐齐鸣,炮竹声响,一片喜气融合之态。六王爷纳妾,全城轰动。

    "新娘子,您坐好啦!咱们可要走啦!"除了喜娘,抬轿子的人都是慕容雪事先安排好的,一旦打起来也好有个照应!

    没有应声。轿内,柳青青略有紧张。今日到底会发生什么,她亦不知!

    另一面,慕容雪乔装打扮,带着一群手下已然混进了靖王府的厨房。

    "你们干什么呐!快进去啊!"秦政见新请来的厨子一个个站在外面东张西望的,急得跑了过来,推搡着将慕容雪等人送进了厨房。

    慕容雪连忙点头,招呼所有人进了厨房。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原本靖王府的厨子竟没有一个留在厨房。这倒奇了!正在她思量是不是有异变之际,秦政拉着府上的人路过厨房门口儿:"你们快着点啊!今天便宜你们啦,不用炒菜,只端端盘子!还不知足?"老秦狠点着一个中年男子的头。慕容雪看那背影倒有几分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为什么要让厨子端盘子?我不懂!"中年男子嘟囔着,只是口音有点怪,像是南方人。慕容雪竖起耳朵。这也是她想知道的!她所有的希望全都在今天了,不容有失!

    "你不懂了吧!这可是王爷说的。新进来的手艺虽然不错,但大多没见过什么大官,怕到时候怯场,再有失礼的地方就不好啦!这是给你们认识大官的机会啦!还不知足!快去换衣服!"老秦故意提高了嗓门儿!

    听了秦政的话,慕容雪暗自欣喜。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龙祁轩竟然没有一点儿的戒备之心!

    外面,中年男子又开口:"干嘛要换衣服嘛!"似有一丝不耐烦。

    "在前厅端菜,自然要穿得体面一点儿啦。要不然人家会以为咱们靖王府有多寒酸呢!哎呀!我真是老糊涂啦,居然跟你说这些。你快去换吧,我还得看看新娘子到没到呢。可别误了吉时!"看着秦政推着中年男子离开,慕容雪的唇角抹出一个弧度,眸光朝着身边的人闪了一下。大家心领神会,全都"忙活"起来。

    厨房外,秦政推着中年男子到了背角处,抬手猛擦了额头上的虚汗,颤抖着双唇:"郑大人,我……我刚才表演的怎么样啊?没露馅儿吧?"中年男子左右看了看,而后稍抬了抬头上的毡巾,冲着秦政挑了下大拇指:"咱们的人都换好了衣服?一会儿动起手来,你就负责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的家丁撤走,没问题吧?"郑谨天一脸肃然。

    "保证没问题!"秦政拍拍胸脯。没想到王妃的集合哨声倒是派上用场了。吹三下哨子,只要是靖王府的家丁,就都明白什么意思。所以这件事儿对他来说不难!

    "好!各自行动!"郑谨天撩下这句话,飞身跳出靖王府,朝着旁边的民居而去。

    看到人影晃动,龙祁峻忙迎了上去:"谨天,里面的情况如何?"他剑眉紧蹙。今天对龙祁峻来说尤为重要。如果不成功,他不但对不起天朝,对不起几位因此事受累的重臣,更对不起龙祁轩和夏芊芊!

    "回太子,里面一切正常。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齐将军那里……"郑谨天倒不担心靖王府,他更关心那条"大鱼"!要知道真正的"大鱼"并不会出现在靖王府!

    "放心!我让齐虎带齐人马去了那里埋伏。不过这里会有一个小插曲。我要借这个机会铲除东方绝,还有我的'好'王妃!"龙祁峻的眸子微眯,其间闪出一丝狠绝。这一次,他发誓不会再给沈茹芯任何机会!

    若非借助沈茹芯,他还真难给东方绝定罪呢!龙祁峻拍了拍郑谨天的肩膀:"谨天,你在这里坐阵。这场喜宴,我不可以不在场。我这就回太子府!"龙祁峻看了看背后的重重埋伏,点了点头后,从后门离开!

    骠骑府内,东方绝看着手中的纸条,反复研究那个龙字代表的到底是谁?而自己要不要听沈茹芯的命令。事关生死,东方绝在前厅来回踱步,终是决定不下来。因为就在昨天,沈茹芯又来找自己,竟然要自己在喜宴快要结束的时候带兵冲进靖王府,绑了里面所有的人!不管职位高低,不管是敌是友!

    东方绝很清楚,这么做无疑就是造反。如果没有这张纸条,他说什么也不会按着沈茹芯的意思做。可现在,他是进退维谷啊!

    罢了!东方绝猛地攥起纸条,这纸条必然是龙祁峻写的。而龙祁峻又知道他太多的秘密。如果不按他的意思办,就算自己不出兵,也是死路一条。说不定龙祁峻让自己这么做是有用意的。到时候戴罪立功,不但无罪反而有功也不一定呢。事到如今,也只能赌一把了!东方绝狠了狠心,走出前厅,叫来所有兵将……除了东方绝,田岂南也是左右为难。去,夜越国没有将行动的内容告知他,分明是想卸磨杀驴,趁着这个机会将他也毒死;不去,光灿灿的请柬在手,所有的大臣都去了,而且都会出事,唯独自己不去,事后必成为众矢之的。而且上次沈茹芯来了之后,田岂南也知道这个女人必定也会搞出一些事端。看来靖王的这场喜宴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看着手中的请柬,田岂南终是决定铤而走险。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一定要亲自看清当时的形势才能决定自己的去向。三方势力,不管哪一方得胜,他都有投靠的理由。如果天朝胜,他便假装昏迷,蒙混过关;如果夜越国胜,他便找机会再邀一功,就算不得功名,至少也可以保一命;如果那么不幸,是沈茹芯胜,那他也算是和沈茹芯是同一路上的人。沈茹芯自然也不会对他赶尽杀绝!

    想到此,田岂南放下请柬,到内室更换朝服,准备赶往靖王府。

    太子府内,沈茹芯端起铜镜,看着镜中的自己,淡淡地笑了,眸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多年来的隐忍,终于在今天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今天一过,她便是这天朝第一位女皇。所有对不起她的人都会因此而丧命。

    砰的一声,手中的镜滑落在地上,竟成了两半。沈茹芯陡然一惊,心中升起一丝恐慌,须臾便恢复如初。不管成败,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祁峻!"眸子抬起的时候,却看到龙祁峻不知何时已然站在了门口儿,沈茹芯启唇,抹出一个弧度,"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了!"看得出沈茹芯的不安,龙祁峻双手握成拳头,微微地颤抖,却浅笑道:"不着急,茹芯,如果你不愿意去,便在佛堂念经吧。我想他们不会怪你的,而且……""不行!我……六弟难得娶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我怎么能不去祝福他呢。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就好!"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沈茹芯尽力抚平自己的语气,淡然开口。

    "是吗,好吧!快些!"龙祁峻默然转身,眸间闪过一丝凄凉。毕竟是夫妻一场,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刚刚自己已经给她指了条活路。只要她不去,便不会有杀身之祸。只可惜她冥顽不灵。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龙祁峻黯然离开,留下沈茹芯一人揣摩着龙祁峻话中的意思,终是没明白他的苦心!

    没过多时,沈茹芯盛装走出了屋门,到了龙祁峻的近前:"我们走吧,别误了时辰!"龙祁峻没有再言语,拉着沈茹芯一起离开了太子府,直奔靖王府而去!

    小筑内,夏芊芊对着桌子上的铜镜。镜中的她越发的苍白。突然,镜中出现了龙祁轩的"身影"。

    他说:"芊芊,只要你想,我龙祁轩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直到你双眼放明为止。"他说:"从现在开始,我龙祁轩绝不会对你夏芊芊失信!"他说:"芊芊,我是认真的!说实话吧!我……我……我爱上你了!"他说:"我认定了你,就会全心对你,自然也不会让你有任何的遗憾!你不需要羡慕任何人,因为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让人羡慕的女人!"他说:"我不敢,我不敢说,我怕你离开我,因为我知道,你是我这世上唯一喜欢的女人。我真的爱你!没有你,我不知道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他说:"芊芊,我好累,真的好累。我想你了……好想……芊芊……我爱你……"他说:"芊芊,我求你别走!"

    泪,汹涌而下。她的眼前掠过一幕幕与龙祁轩在一起的场景。她根本忘不了龙祁轩。原本以为只要离开这里,离开他便可以忘记之前的种种。可此时,夏芊芊知道自己做不到!

    夏芊芊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抬眸间,眼中抹上一层期待。她不想这么轻易地就放弃自己的幸福。她决定再给龙祁轩一次机会,也再给自己一个希望。想到这里,夏芊芊夺门而出,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靖王府的卧房内,龙祁轩任由侍候的下人帮自己换上新郎的衣装,没有一丝表情,眼神空洞,表情呆滞。龙祁轩此时如一具行尸走肉般任人摆布!

    "王爷!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花轿到门口儿了!"下人们准备妥当后,纷纷撤了下去,只留龙祁轩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

    当日与夏芊芊成亲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若非父皇母后在场,他甚至不会和她拜堂。一路走来,他从之前对夏芊芊的不屑一顾,到现在爱得欲罢不能。他庆幸夏芊芊会接受他的爱。可是现在,也是他亲手毁了这一切。不管有什么样的借口,夏芊芊也不会再原谅他了。他的眼泪在眶中打转。

    突然,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门外有人急促地敲门。

    "王爷!新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