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虚情假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人间世态炎凉,

    唯酒入愁肠。

    真真假假意难辨,

    长夜凄凉无限。

    忆往昔情意绵绵,

    疑沧海桑田。

    反反复复事事休,

    句句覆水难收。

    1

    很担心我这个冒牌货会穿帮,从变成上官婉儿的那一刻起,这种担心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

    “婉妹,怎么不吃?”用早膳时,慕秋白的淡眸投向心事不定的我。

    婉妹,叫得好肉麻。

    然而,当意识到自己就是他口中的“婉妹”时,我宛然一笑:“秋白哥,我在想,我们还有多久到晋国上京。”

    慕秋白沉吟片刻:“明日午后吧,怎么了?”

    我垂下羽睫,掩饰住眸中的情绪:“我在想你那位佳蓉公主啊,不知道她有没有传说中的那样美。”

    慕秋白的唇角勾起一个凉薄的弧度:“你不是最恼提及她吗?”

    我讪讪一笑:“你都要娶她为妃了,我总是要面对的,对不对?”

    慕秋白眉峰微蹙:“还记得来之前我对你说的话吗?”

    晕,我这个冒牌货怎么知道他对婉儿说了什么啊?

    可我还得装下去,不是吗?

    我讪讪一笑,表示自己不愿继续这个话题。

    “你要乖乖的,陪我看一场好戏,明白吗?”慕秋白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悲喜。

    看戏?我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慕秋白没理会我的忪怔,放下碗筷径直离开。

    目送他那个挺拔的背影,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好在,早晨这一关总算过去了。

    四年不见,这个慕秋白变得古里古怪、忽冷忽热的,我得小心才是。

    起程时,香雪正要扶我上马车,慕秋白的婢女传话称:“殿下请小姐同乘一辆马车。”

    我心里腹诽,面上却温婉地说:“好的。”

    婢女扶我上了马车。

    进去后才发现,这张马车外观看似普通,里面却十分宽敞,内饰也奢华精美。虎皮铺就的地毯,马车四周镶上了柔软的绵垫,坐垫也是软绵绵的,想必坐上去十分舒服。

    见我不断打量马车,慕秋白的唇角勾勒起一个凉薄的弧度:“你又不是第一次上这马车,今天怎么如此好奇?”

    意识到自己的反常,我掩饰一笑:“哪有啊,我刚才走神了。”

    “哦?什么问题令你如此专注,来这里,说给我听听!”慕秋白指指身旁的位置。

    我迟疑着在他身旁坐下。

    “婉妹今天似乎有点怕我?”慕秋白言毕,一手抬起我的下巴,呼出的热气萦绕在我脸上,“为什么?”

    我心里懊恼,面上却学着婉儿的样子娇笑道:“秋白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会怕你呢?”

    慕秋白长臂搂着我,嗅着我的发香,声音有些低哑:“是吗?可我何为总觉得你有事瞒着我?”

    我幽幽一叹:“婉儿的确担心秋白哥将来娶了公主就忘记婉儿了……”

    慕秋白用力捏着我的下巴,声音冷漠得令我吃惊:“婉儿,记住,你是来看戏的!这场戏,你得陪我好好演下去,明白吗?”

    演戏?

    我垂眸道:“婉儿明白。”

    慕秋白放开我,眸底一片寒凉:“明白就好!”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默默靠在马车上。不知怎么的,我忽然觉得面前这个人变得十分可怕。

    慕秋白没再理我,取出随身携带的葫芦丝吹了起来。

    他吹葫芦丝的样子十分投入,专注得令人痴迷。

    他吹的,依然是那首长相思。

    吹到动情处,我从他的眸光深处看到一丝令人痴迷的绝望。

    同时,我意外地发现,他手中的葫芦丝,居然是当年他送我的那一个,那朵隐约可见的梅花和“秋白”二字是那样熟悉。

    我十分惊讶,这个葫芦丝当年在我逃婚过程中遗失了,为什么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里?

    记得司徒明慧对我说过,逃婚后,慕秋白曾暗中寻找过我,还为我在朝堂之上洗清冤屈。这个葫芦丝,难道就是他沿途找寻我时失而复得的?

    想到此,我的心莫名一暖。

    但是,如今的他,为何变得如此陌生,甚至,冷漠得可怕?

    2

    “嗷……”

    一阵狼嗥声打断了我的思维,一听就知道声音来自天宝,我心里不安起来。

    “殿下,后面发现两匹通体雪白的狼!”有人前来禀报。

    慕秋白看了我一眼,淡淡开口:“只要不伤人,就让它们跟着吧!”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婉妹平素不是最惧狼吗?今日怎么如此镇定?”慕秋白淡淡地问。

    我的心再一次悬起。

    我勉强一笑,学着婉儿的语气道:“有秋白哥在,婉儿什么也不怕。”

    慕秋白不语,掀开马车帘子,冲外面骑马的侍卫道:“安子,看出那两匹雪狼的来历了吗?”

    卫安子鼻翼动了动:“回主子话,没错,是它们。”

    慕秋白颔首:“传令下去,任何人不得伤害两匹雪狼!”

    我有些好奇,却不敢问其究竟,怕自己一开口就会穿帮。

    没多久,卫安子的声音传进马车:“主子,看样子两匹雪狼是冲您的马车来的!”

    我心里暗叫“糟糕”,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两匹雪狼会惹出事端。

    队伍被迫停下。

    因为慕秋白事先下令不得伤害雪狼,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匹雪狼奔向我们的马车。

    奇怪的是,慕秋白居然自行下了马车。

    “秋白哥,小心……”我惊呼。

    慕秋白并不理会我的担忧,纹丝不动地站在马车旁。

    更加令我意外的是,玉娇和天宝兴奋地围着慕秋白又蹦又跳,仿佛见了自己的亲人。

    慕秋白伸出手,抚摸着两匹雪狼的头。

    “好久不见,狼妈妈,秋白托你办的事情,现在可有消息?”慕秋白轻声问。

    我被眼前的一幕弄得云里雾罩的,敢情玉娇和天宝与慕秋白是老熟人了?他为何叫玉娇“狼妈妈”?莫非他是一个狼崽子?

    想到此,我不由“扑哧”一笑。

    玉娇冲马车内中的我发出一阵嗥叫,我暗叫“糟糕”。

    慕秋白疑惑地看着我,随即叹道:“里面的人,是我的婉妹,秋白问要你找的人,可是……唉……”

    玉娇依然冲马车内的我不停地嗥叫,我顿时心乱如麻。

    “婉妹,看来它们很喜欢你呢!别怕,下来吧,它们通人性,不会伤害你的!”慕秋白向我伸出手臂。

    我略一犹豫,扶着他的手下了马车。

    玉娇一见我,亲昵地用头蹭着我的身体,令我避之不及。

    “婉妹,瞧,雪狼认识你!”慕秋白十分惊讶。

    我胆怯地看着玉娇和天宝,此刻,只能把自己当成那个怕狼的上官婉儿。

    玉娇和天宝好奇地看着变成另一个人的我,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装成不认识它们的样子。

    “来,摸摸它们,看样子它们很喜欢你!”慕秋白鼓励道。

    我伸出手,学着他的样子抚摸在玉娇和天宝的头顶,两个家伙见状,亲昵地用舌头舔我的手指。

    “秋白哥,它们真的喜欢我呢!”我娇声道。

    “我就说嘛,其实狼并不可怕,那些狼心狗肺的人才可怕!”慕秋白略带戏谑地开口。

    我不语,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婉妹,看来,你只能回到自己的马车中了。我要和老朋友叙叙旧。”慕秋白道。

    叙旧?看来,他真的与两匹雪狼有颇深的渊源,莫非,他懂狼语?

    这么想着,我又开始不安起来。

    不管怎么样,只要在到达皇宫之前不穿帮就万事大吉,在这紧要关头,可千万别出岔子才是!

    我心里忐忑,面上却含情脉脉、依依不舍:“秋白哥,那我过去了。”

    慕秋白淡淡点头。

    然而,令我措手不及的是,两匹雪狼居然跟在身后,一直将我送上马车,方才回到慕秋白身旁。

    香雪扶我上马车时,只见慕秋白正与身旁的卫安子亲密交谈,慕秋白向我投来一个若有所思的注视。

    “香茗,注意那个叫卫安子的侍卫,最好要弄清楚他对慕秋白都说些什么。”我平静地吩咐香雪。

    香茗是婉儿婢女的名字,既然装,就要装得像,香雪从此被唤作香茗。

    香茗低声道:“放心吧,卫安子身旁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