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恍然如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杏子梢头香蕾破,淡红褪白胭脂涴。

    关不住的春色,透出墙的杏花,江南的春色最是迤逦。

    高高的围墙外必是桃红柳绿,姹紫嫣红。过不了几日,这梨花也就闲不住了。

    沁月泛白的唇角微启,她软软的坐在老旧的木制轮椅上,斜靠着门扉,抬眼便看见一枝粉粉嫩嫩透出墙来的杏花。

    春风拂过,湿潮的气息迎面扑来,她轻轻的合上了眼。

    春色正好,阳光正灿,微风拂面,这一日,她熬了许久了,也盼了许久。

    花一样的年纪,本该恣意的笑,放肆的哭,和一般大的姑娘们说些京城街坊零碎的琐事。

    可是这些离她太远了。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离开,只是她还有个盼头,硬生生的让她撑过了这许多刺骨的冬日。

    木门咯吱咯吱的,开的很轻,而后又随即传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关的也很轻。

    #\

    叮铃叮铃,银铃一般的声音由小及大,一个丫鬟模样的懵懂少女向着沁月的方向走去。

    那丫鬟走的近了,斜眼一看躺着的少女,便噗的笑出了声。

    “姐姐,厚喜可是知道姐姐没有睡着的!”

    沁月微微的眯着眼,并不打算睁开,苍白的唇角因为喜悦染上了微微的淡粉色。

    小姐是极开心,她自然是明白的。她用粗糙的小手狠狠的按住眼眶,拼命抑制住汹涌而来的泪花,哽咽着,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沁月的脸。

    小姐这许些年,真心高兴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那东夷国早些年养在苏府的质子来时,便是这次了。

    “姐姐终于熬出头了......既然及了笄,这萧七皇子的赐婚也就要到了。”

    沁月的脸颊刷的粉了,继而红了个通透。她赶忙抬起手,遮住了额头,顺便也挡住了眼睛。只是眼神透过指缝,又看见了这探出墙来的杏花,心情莫名的大好。

    “姐姐,这信还要不要了!昨晚念叨了一宿,早晨没睁眼就催着,这会子终于拿来了,姐姐却忙着害羞了。”厚喜叨咕着,把信轻轻的放在了沁月的胸口上。

    “金山银山毫不足惜,这封信呀,姐姐看的比命还重。跟了姐姐十几年,厚喜自然是知道的。姐姐如今这苦日子也熬到了头,厚喜着实是高兴的。只是到了七皇子府里,可得先好好治一治这些年悉数落下的病根。”

    是啊,她的这些病也确实该好好的医医了。这一晃便已是八年了,沁月想着。

    上好的徽墨才配得上这绝佳的字体,清逸俊秀的梧忆二字书的干净利落,淡雅翩然,不露锋芒,就好像他一般。

    “月姐姐,你别一瞧见七皇子的名讳就挪不开眼,快看看信上说了什么,是不是明日就张灯结彩,迎姐姐进宫?”

    信封从来是不封的,她的心跳个不停,手有些颤抖,一寸寸的将信取出。

    然而,无论她怎样瞧的真切,信上什么也没有,独独的白纸一张。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