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英雄再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八章 英雄再见

    陆港市相距泰平市大约500公里,高铁全程正常运行时间为两个半小时,第一班车是早晨6点08分。局里出面与铁路方面沟通,把宋金成和杜英雄先送上车后补票,列车长也非常照顾,给他们提供了两张一等软座。

    早间坐车的人不多,坐一等车厢的就更少了,连续几天没正经合过眼,精力和体力都严重透支的两人,此时也顾不得形象,干脆躺到软座上。宋金成叮嘱杜英雄抓紧时间休息,养足精神,接下来又得是马不停蹄奔波的一天。

    杜英雄听话地闭上眼睛,可好一会儿,竟然没有睡意,大概是这段时间熬得太厉害了,生物钟有些紊乱,越困反而越睡不着觉。他努力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不行,无奈睁开眼睛,见宋金成也没睡着,正对着手机起腻。不用问,肯定又在看他那宝贝儿子的照片,瞅那架势恨不得要嘬几口手机屏幕。

    “宋队,第一次听儿子叫爸爸是啥感觉?肯定特激动吧?”杜英雄觉得干脆唠会儿嗑,兴许精神松懈下来就能够睡着了,他闭着眼睛,含含糊糊地问道。

    “那是!就上个月的事儿,我在沙发上躺着,儿子在身边玩,突然没来由地自言自语叫起‘啪啪’‘啪啪’。”宋金成学着儿子的声音,一副陶醉的模样,说,“当时我觉得好像有一股电流猛地钻进我心窝里,浑身上下都跟着起激灵,反正那感觉真的没法形容,就好像你突然间感到生命是可以延续的,即使让你立马死掉,也没什么可遗憾的。”宋金成顿了一下,赶紧“呸呸”两口,“干咱这行不能说死,不吉利,我可不能死,我还要看着儿子娶媳妇,再给俺生个大胖孙子呢!”

    “呵呵,没事,说破无毒!”杜英雄笑慰道。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睡意果然便渐渐浓了,很快相继都进入梦乡,这一睡便睡到终点。

    从出站口出来,宋金成和杜英雄看到天阴得厉害,乌云压顶,死死遮住太阳的光亮,连雾气也染成黑色,整个城市仿佛还停留在光线朦胧的黎明时分,让人觉得压抑莫名。

    两人没等多久,便有一辆警车开过来,车刚停稳两边车门迅速打开,随即跳出两个穿藏蓝色警装棉服的人,他们直奔宋金成,殷勤打着招呼。

    “宋队,五六年没见了,可想死我们了!”两人一人握住宋金成一只手,用力摇晃说。

    “是啊,一晃好些年就过去了。来,给你们介绍,这是刑侦局支援部的杜警官,这两位是……”宋金成“嘿嘿”笑了两声,接着将两位警官介绍给杜英雄——四方脸,又高又壮的,是泰平市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李德鑫,另一位个子稍矮,戴着一副细边眼镜的,是刑警队重案组组长王良。

    “劳烦二位辛苦了一夜,一大早又来接站,实在是太感谢了!”杜英雄伸出手客套地说。

    “哪里,哪里,应该的,都是宋队的老部下,他的案子我们义不容辞!”两人分别与杜英雄握手,异口同声地寒暄道。

    随二人向警车走去,宋金成裹了裹身上的皮衣,说:“泰平今年的冬天,好像特别阴冷。”

    “是啊!这鬼天气,连着阴了好几天了,说是要下雪,可总也下不来,搞得人心里特别憋闷!”王良应着话,拉开车门。

    四人相继坐进车里,李德鑫从副驾驶座位,回头问:“宋队,你们还没吃早点吧,咱先找个地方吃点?”

    “算了,时间紧,先找人吧!”宋金成从随身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报告递给李德鑫,“我们圈定了几名嫌疑人,都是近两年籍贯为泰平的省监狱刑满释放人员,通缉嫌犯有可能是奔着其中一个来的,上面地址什么的记载得都很详细,咱们今天争取把这几家走完!”

    “行。”李德鑫接过报告,大略看了一下,“那咱第一个去……”

    按照韩印圈定的范围,共有五名嫌疑人,宋金成的设想,是今天必须见到本人,除非不在本市。但一开始就不太顺利,首先走访的嫌疑人已经搬离原居住地,几经周折才算见到人;接着第二个,是个卖摇头丸的,正在家里睡觉,以为警察是来抓他的,穿着裤衩光着身子就从二楼窗户跳了下来,四个人一路狂追500多米,才合力把那小子按住……一上午转眼就过去了,走访的两个嫌疑人都排除了嫌疑。

    早晨就未吃饭,中午饭可不能再不吃了,王良和李德鑫拉着两人找了个不错的饭馆,要了几个当地特色菜,由于还有任务在身,只能以茶代酒。席间,宋金成忍不住,又拿出手机秀儿子照片给众人看,但很快没电了。他有些意犹未尽,借了杜英雄的手机,还特意打着免提,把电话挂到爱人的手机上,嚷着让儿子叫爸爸。孩子在电话里咿咿呀呀的,根本听不出说些啥,但他享受得不得了。

    午后,天空更加阴沉,雾气也仍未消散,周遭被灰暗的色调笼罩着,城市间的景象犹如一张黑白照片,苍白无力,没有一丝生气。

    四人来到一栋带着院落的二层独楼前。推开没有上锁的院门,走进院子,来到正屋门前。这是整栋小楼唯一的进出口,木质的大门,木门外还有一道铁栅栏门。

    李德鑫抬手拍了拍最外面的铁栅栏,里面的人应了一声。

    门外,杜英雄的手机响了,他从棉服兜里掏出手机,见来电显示的号码是顾菲菲的,便贴到耳边,按下接听键:“顾姐?正在走访……谁?你说是谁……我们正在他家门口呢……”

    小楼的木门,就在那时,缓缓打开……大概,杜英雄和宋金成还在高铁上熟睡的时候,顾菲菲给韩印打来电话,说有关王立民和宁世豪在监狱里活动的视频获取得很顺利,她准备将需要比对的三个视频,通过网络发给刑侦局犯罪研究所,韩印则表示让她们稍微再等等,他还有建议要补充。

    当顾菲菲和艾小美以及随后的宋金成与杜英雄相继领命出发后,韩印又躲到会议室的角落里,默默地盯着贴在白板上的嫌疑人照片,但其实他的视线早已越过白板,穿越到记忆的隧道中……在韩印先前最新的分析中,认为王宁二人背后应该还有一个主谋,意味着这个作案团伙总共有三人。那先前的判断会不会太想当然了,如果在银行劫案中行凶的不是宁世豪,而是这个所谓的主谋呢?这是不是说明,他才是五年前抢劫警枪,接着又在泰平市制造多起抢劫案的真凶呢——他是泰平人,曾在陆港生活过,“警枪案”后逃回泰平老家躲避追捕,隐蔽半年后,觉得风头已过又再继续作案。然后便如宋金成的思维,他因为犯了别的事被关进省监狱,又在那儿认识了王宁二人。三人共同谋划,出狱后以私家侦探身份做掩护,抢劫富足女性并灭口。

    那么就先前圈定的范围,再做一次缩小,“警枪案”凶手——也是多年前泰平多起抢劫案的罪犯——同样也是本次银行抢劫案的行凶者:应该是与王宁二人同期于省监狱坐监,于泰平系列抢劫案后入狱,并在“薛燕案”之前出狱,籍贯为泰平市的前科犯。

    想到此,韩印迅速翻阅顾菲菲先前从省监狱发回的资料备份,片刻之后,他发现5名嫌疑人中,有两人符合范围:其中一个叫刘福治,泰平人,干部子弟,比王宁二人入狱时间稍早,因醉酒斗殴致受害者腿部残疾,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前出狱;另一个叫刘翔朋,同样是泰平人,因盗窃汽车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一个半月之前刚刚出狱。

    出于谨慎,韩印将原来的分析又加以延伸,然后挖出刘福治和刘翔朋。他告诉顾菲菲,也许刘福治和刘翔朋中的某个人,就是本次团伙作案中的第三人,让她在省监狱也找出他俩活动的视频,然后将之与王宁二人活动的影像,加之原须比对的视频,一同发往刑侦局犯罪研究所做鉴定。

    顾菲菲随后紧急落实两人的视频之后,按照韩印的意思完成发送。

    将近中午,顾菲菲和艾小美顺利回到陆港市,不久之后,刑侦局传来消息——通过“人体动态特征识别”技术分别比对,王立民、宁世豪、刘翔朋均不是原始视频中人,但刘福治基本符合视频中嫌疑人特征!

    也就是说,刘福治有可能是银行劫案的行凶者,但必定是“警枪案”中的凶手。

    “顾姐,赶紧给英雄挂电话吧!”艾小美几乎是跳着,兴奋地催促道。

    顾菲菲拿出手机,飞快拨出号码:“喂,英雄,你们查到哪儿了?刘福治!主谋是嫌疑人中的刘福治……”

    此时,杜英雄手里正举着电话。木门已打开。

    “乓!”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门内耀出一股火花,门外的人还未看清门内的情形,一颗子弹已正中李德鑫眉心。刹那间,又见一股火花闪过,王良下意识地推开身边的杜英雄,可这一枪打出的是霰弹,虽然有所躲避,但王良右腿上部,以及杜英雄左边手臂,都不同程度被霰弹击中。紧接着,从屋内冲出三人,正是王立民、宁世豪还有刘福治,三人分别手持自制小口径手枪,双管霰弹猎枪,“五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