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永贞,永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楚汉雄看了利永贞的检查报告,发现病灶奇迹般大幅度缩小,即刻决定安排做手术:“病情已经被控制住,好容易有了手术指征,做手术吧。”他亲自给利永贞讲解手术细节,如何切掉病变的胃部,用一段空肠代替:“胃只起到一个搅拌食物的作用,大部分的吸收是在小肠中完成。做完这个手术,医院会配备营养师给你,帮助你恢复到正常人的饮食。”

    所有人都很激动,因为楚汉雄做这类手术非常有经验,他这样说,即是代表已经将半只脚踏入死亡的利永贞给拖了回来。连护士都来对利永贞说:“你创造了奇迹呀!”见利永贞心情好,护士又多了句嘴:“等治好了,要好好对你男朋友,你这些天生着病,欺负他也欺负得够惨了,又是打又是骂,从来在椅子上坐不住两分钟,你就要把他支起来到处做事;一会嫌水烫,一会嫌水凉,一会儿要坐,一会儿要躺——这还是我们看到的,我们看不到的,还不知道你怎么折腾呢,好好的一个帅哥,比你瘦得更厉害。”

    利永贞望向封雅颂——她知道自己在病中有多丑恶。当她痛苦得睡不着的时候,也不想封雅颂睡着,于是会各种折磨,让他醒着陪自己,可是等她睡着了,他仍然是不能睡的,他要安抚长辈,要到处奔波。她的痛苦不愿意对父母说让他们伤心,就一股脑地对他倾诉。她可以一刻不停地嘟哝好难受,而封雅颂就会一直耐心地安慰她:“痛就喊出来,会舒服一点。”

    听了护士的话,封雅颂笑着表示不介意:“哪有,骂我,说明她还有中气;打我,说明她还有力气,我就是喜欢她打我骂我。”

    护士们都嫌肉麻:“啧啧!这就是二十四孝男友。我们见过比你女朋友更暴躁的年轻病人,但没有见过比你更耐心的病人家属——你们交往很久了吧?”

    封雅颂看了利永贞一眼,回答:“我们在一起十年了。”

    有个小护士脱口问道:“十年了怎么不结婚呀,早点儿结婚的话,孩子都生了——”立刻被一个年龄较大的护士给扯了一把:“真难得,希望你们以后都好好的。”

    就算手术成功,她也是一个不健全的人,妄谈什么婚姻呢?利永贞若有所思。虽然电力一课的同事来看她的时候,也将封雅颂默认为她的男朋友,特别兴奋:“欢喜冤家就是亘古不变的爱情主旋律,我们都瞎了狗眼啊!”

    听了他们的话,封雅颂也笑,深情地望着利永贞。他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泪眼婆娑过,他总是笑,给她带来希望——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对她这样好,利永贞都是心存感恩的。

    “我听封雅颂的妈妈说,佟樱彩和那个骐达男分手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钟有初给她带来一顶新帽子,利永贞对她说出了心里话,“封雅颂说得对,其实佟樱彩真的没有什么不好,虽说她最不好的地方就是不像我,可是像我有什么好。”

    钟有初知道她害怕手术,又听进去了旁人的暗示,苦劝无效:“不要乱来,你这样做什么好处也没有。封雅颂一直对你非常好,我都看在眼里,支持他的不是别的,就是爱情,我不认为他还有和佟樱彩复合的可能。”

    “趁我现在精神还好。”利永贞顽固极了,“做完了手术,那么漫长的恢复期,我可能又要舍不得放手。”她因为这个古怪的念头兴奋得睡不着,完全不考虑是否符合逻辑,又硬逼着钟有初做她的同盟,时间和地点选定,事先安排好:“将来,他们也可以一起来探我,我不会介意。”

    钟有初眼睁睁看着她约封雅颂在手术前出去散心:“我记得电力大厦附近有家美食城,我想去那里吃东西,做完手术就什么都不能吃了。”

    封雅颂浑然不知落入陷阱,还特别认真地去向楚教授咨询,然后向护士请假:“难得她有胃口,我一定看着她,不许她乱吃。”

    钟有初非常不喜欢利永贞这样做,但又不好说她:“永贞,你考虑清楚。”

    “我考虑清楚了,也许我以后都不会再结婚,但是我的未来不一定非要有婚姻才幸福,或者说,他没有我才会幸福。”

    “……永贞,你爱他啊。”

    钟有初猛然想起雷再晖,他们已经失去联系快一个月了。她知道他有时候也会来看利永贞,因为她看见过那台君越停在楼下的停车场内。她实在忍受不了,就走近去看——他的开车技术一定非常差劲,车头的保险杠换过,车身也有刮花的痕迹。她呆呆地站在车前,心想,车撞成这样,他有没有事?

    突然嗒的一声,车门解锁了,她吓了一跳,回过头去看,雷再晖就站在她身后。

    他其实已经在她身后站了很久,只是因为情不自禁走近了一点,车就感应解锁了。

    两个人站得那么近,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终于,他低声问她:“网上说的是真的吗?”

    她知道网上有关于钟晴的很多说法,但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件事情:“网上说什么了?”

    他看着她,是她最最亲爱的鸳鸯眼,可是他一走近,她就退后——不,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她原来不配让他接受一个不诚恳的钟有初。

    “你不要动,我们……”她开口了,“不合适,还是分手吧。”

    他站在车旁,心平气和地等她把话说完,听她细细分析两人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如何天差地别,无法交流,勉强在一起只会不断吵架;虽然两个人有过亲密关系,但那是你情我愿,她不介意,所以他也不用感到愧疚,大家好聚好散,以后做个朋友亦可,如果寂寞空虚了,约出来玩一玩也不是不行……“你就这样,当着我的面,一句又一句,言不由衷。”看她终于闭嘴了,他才说话,“钟有初,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很快上车走了。

    钟有初不知道他这是同意了还是怎样,反正之后他再没有来过医院,也没有和她联系过。她想自己的嘴巴是很毒的,一直没有变过,但凡听了她在停车场的那番话,有点自尊心的人都不会再想和她联系了吧。

    到了放风的那一天,利永贞才发现自己的计划漏洞百出,封雅颂刮了胡子,换了衣服,等着她一起走。有护士进来,说:“哎哟,今天收拾得真齐整,是要去约会吧?”

    封雅颂就笑:“是呀。”

    利永贞只好把他赶出病房:“我想和有初去买个假头套,不要你跟着。”

    封雅颂一走,利永贞就数落钟有初:“你为什么不提醒我?别叫他看出端倪来。”

    钟有初装作不明白:“提醒你什么?是不是去买头套?是就走,有那种埃及艳后式的,我觉得很适合你。”

    “胡扯!我们当然也要去美食城。”

    钟有初早就忘记了这个美食城,一踏进来,才发现圣诞夜来过:“你是故意约在这里?”

    还不到吃饭的高峰期,美食城的上座率不足一半,正好方便两人找个角落的位置藏匿起来。因为前期治疗的影响,利永贞的视力变得很差,于是举着餐牌,戴着个眼镜偷偷地找那个被她设计来的男人:“那边,两点钟方向。”

    钟有初也看得到封雅颂坐在一张方桌前,玩着平板电脑:“可怜他被卖了都不知道。”

    利永贞立刻拨电话给佟樱彩,钟有初夺过她的手机:“永贞,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她一把夺回,拨给佟樱彩,“……你好,我是利永贞……封雅颂在你们公司楼下的美食城,B区。”

    “她自愿下来。”利永贞关上电话,“她……其实对封雅颂还是有感情的。”

    “永贞,你为什么要折磨他,又折磨自己?”她一问出来,才发现也可以问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折磨他,也折磨自己?

    “没什么不对,心酸是一时的。”利永贞回答她,“因为我爱他,才想把他的未来安排得要多好有多好。”

    “可是,他的未来没有你,不见得会好。”

    利永贞一怔,不及多想,佟樱彩已经出现了。她拍了拍封雅颂的肩膀,后者一抬头,见是前女友,先是一愣,又笑了起来,示意她坐下,两人很快热络地交谈起来。

    “你看,他们还是很谈得来的,你看,他在给她展示平板电脑,他在教她使用……”

    不用解说,钟有初也看得见。利永贞放下餐牌,摘下眼镜放进口袋:“有初,我们走啦,真去买头套,你说埃及艳后式的好……”

    钟有初扶着她往外走——突然所有的人都安静了,目光越过她们两个,纷纷投向她们身后:“咦,那个人为什么跳到桌上去了?”

    钟有初先转过身去,然后整个人就震惊了,扯了一把利永贞:“你看。”

    看什么?利永贞的视线很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到有个人站在桌子上,高高举着什么:“那是谁?”

    钟有初把她的眼镜拿出来,给她戴上,她的视野清晰了——那高高举着平板电脑的不是封雅颂是谁?

    屏幕上写着三个字——“我爱你”。他傻傻地举高双臂,环绕着展示一圈,然后手指一抹,屏幕上换了一个词——“永贞永远”。

    所有人都簇拥过去看这个男人的心意——“我爱你!永贞永远”。

    被那么多人指指点点,他也不胆怯,大喊道:“永贞,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出来吧!要疯就一起疯!”

    “让一让。”慢慢地,从人群最外面挤进来两个女孩子,走到这个男孩子面前。那个男人跳下桌子,走到那个瘦弱到几乎病态的女孩子面前,微微发着抖,一时说不出话来,而另外一个女孩子低着头,很迅速地退到人群外。

    佟樱彩先开口:“永贞,在我的心里,这个故事是这样的——我曾有一个男朋友,我们不是对方的最爱,但这样走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因为我们想要的只是一份安稳,可是我毕竟坚持不下去,而他鼓足勇气,回到了初恋身边。永贞,只要他留在我身边,永远都是个懦弱自私的男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