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五、鸳鸯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夜,清冷,一弯孤月幽幽,灵晚倚在窗台发呆,却不清楚自己想了些什么。她身上的散功丸已没了效用,可夏侯晔却为她准备了特制的锁神链,顾名思义,也就是说,哪怕是神仙也能锁住的链子。

    是的,灵晚的双脚被锁了起来,那链子是由特别的玄铁所制,刀枪不入,唯有打开锁头方才开启。可锁头设了十八道机关,错一步,锁头便会又改变形状,又变换出另十八道机关,是以,此锁又名十八锁。

    灵晚早先听师父提过这个十八锁,但自己贪玩儿,再加上解锁方法不但复杂,还必须对机关之术融会贯通,所以,她始终没有学会解锁的方法。若这世上真的有人能解,除了夏侯晔以外,她想,可能只有三哥了。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因为怕灵晚偷跑,夏侯晔把那锁链的间距拉得极近,是以,灵晚就算是正常走路,也只能小小碎步一点点挪,不要说用凌波十步,就算是大步走路也几乎办不到。

    离开旭国已半月有余,算算日子,也该到了夏侯晔要求夏侯昭交城的日子。她的理智告诉自己,夏侯昭要是够聪明就应该直接弃掉她这颗废子。可在情感之上,她又对夏侯昭有些期待,不过,也仅仅只是期待而已,她的执意离开,他真的不会狠下心来吗?

    她,真的没有信心!

    叹息着,声声轻,声声慢,灵晚抬眸望月,心境似乎再也无法平静。她想,也许这种感觉,应该叫失落。

    静立许久,灵晚渐渐觉得有些脚酸,方要离开窗前落坐,却隐隐感觉到有人靠近。虽然夏侯晔派来看守她的人不多,但也不算少,不过,敢靠近她的倒还真没有。是以,灵晚倒还生出一些好奇之意,方转身,却被惊出一身冷汗。

    “你……”

    “没错,是我。”冷冽的口吻,冰雪般的容颜,不是雅瞳又是谁。

    “公主为何来此?”灵晚对雅瞳并无好感,虽然她已不爱夏侯晔,但当初那种刺心的疼痛,已于记忆之中烙下印痕,一时之间,怕是无法改变的。

    雅瞳不言不语,只是冷笑着看着灵晚倾城绝色的脸。良久,她眸色一变,大叫一声:“来人呐!”

    在她的召唤下,很快就聚拢了一批侍卫。灵晚一直冷静地看着她默默不语,直到雅瞳令人将其架到马车上之后,她方才冷冷发问:“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到了就知道。”言罢,雅瞳狠狠甩下车帘,只留灵晚一人独处。她隐隐地察觉到什么,但还是有些糊涂,难道是夏侯昭那边不肯交出城来,所以,又要用到自己吗?

    这么想着,灵晚反而有些开心,至少,没有因为她让夏侯昭付出惨重的代价,不是吗?

    带着从容赴死的决心,灵晚一路之上不吵也不闹,似乎在前方等待着她的从来不是痛苦与折磨。只是,她越是这样,雅瞳就越生气,她终于冲进了灵晚的马车,一把将她按住,疯狂地摇晃着。

    “为什么你这么镇定自若,为什么你都不害怕的?风灵晚,我恨你,我恨你,你知道吗?我这么千辛万苦地把你弄了过来,他居然不让我动你。我倒要看看,我能不能动你!”言罢,雨点般的拳头就朝灵晚的脸上招呼过来。

    一直没有动静,只是因为她不想和她起冲突,可现在要还不反抗,那就真不是她风灵晚的作风了。只一掌,灵晚就把她拍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到了马车的车窗之上:“我劝你不要太过分,我虽然被锁着,但是对付你,还绰绰有余。”

    雅瞳本在气头之上,见灵晚居然敢反抗,更是气得要发疯。她爬将起来,跪坐在马车上大叫起来:“来人呐,把她给我拖下车去。”

    一看情况不对,灵晚就打算跑。可那锁神链实在太碍事,灵晚任是武功再好,也不可能用手代替脚来跑路。挣扎了许久,她还是败下阵来,被那些侍卫们生擒。

    被强行按倒在地上,雅瞳笑得阴冷:“你不是本事吗?你不是会勾引人吗?今天,我就让你彻彻底底地舒服一回。”

    说完这话,雅瞳就扑了上来,拼命地扯着灵晚的衣服。看着雅瞳疯狂的模样,灵晚真的吓到了,她就是再傻也能猜到她想做什么了。眼睁睁地看着她撕烂自己的外衫,灵晚几近绝望,难道她的清白竟然要断送在这个女人的手里吗?

    凄然间,她如雾的泪眼之中一人急急奔来:“公主,住手。”

    听到夏侯晔的声音,雅瞳似乎越发地受到刺激,手下反而越来越大力。眼看着上半身只余最后的遮掩,灵晚猛地扭动着身子挣扎起来。也就是这个时候,夏侯晔终于拖走了雅瞳,更是骂走了那一群侍卫。

    胡乱地扯过衣衫护在身前,灵晚看向雅瞳时,眼中已有恨意,她可以忍受死亡,但不可受此屈辱。

    “灵儿,你先回马车,我一会儿来和你解释。”夏侯晔的眼中分明担心着灵晚,可面对着雅瞳的质疑,他还是只能如此一说。

    灵晚冷冷一笑:“不必解释了,你好好安抚你的好妻子就行。”

    愤怒地回到车里,灵晚一件件穿好衣衫,只是破得有些离谱,只能勉强蔽体。想到一路而来的种种委屈,灵晚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其实,怪只怪她太冲动,要不然,又何来如今的屈辱。

    正伤感间,马车外已传来夏侯晔和雅瞳争吵的声音。

    “公主,你为何要这么做?你伤了她的话,夏侯昭就更不会放过我们了啊!”夏侯晔的声音听上去很温柔,似乎想劝解雅瞳放过灵晚。可雅瞳却是火大得很,一开口就喷火:“我为何要这么做?怎么你不问问你自己?”

    “公主,我又怎么了?”

    “又怎么了?怎么好像是我的错?你还想要护着她到几时?夏侯晔,我算是看透你了,我就是把心掏给你,你也不会多看我一眼是不是?”雅瞳的声音透着些委屈,分明是怨气冲天,但却更像是乞求着他的爱怜。

    “你别胡思乱想,我何时不看你了?”

    “你想骗我到几时?明明让我把她带来了,结果,只是为了让你的视线里有她的身影。明明可以马上用她来解决危机,可你却偏偏要放弃。你还想骗我说你的心里没有她吗?夏侯晔,你觉得我会信吗?”雅瞳的声音里透着些哭意,这让灵晚多少有些自责。若不是她出宫,也不会有这么多事,夏侯晔和雅瞳也不会因此而闹误会。

    “公主,我……”

    “不要解释了,我不会再纵容你。风灵晚我交定了,就算我再爱你,也绝不会拿连国来做赌注。”

    “公主,公主,你听我说啊。”

    “我不听不听,现在那夏侯昭都打到家里来了,你还想要留下这祸害吗?”

    “放了她,夏侯昭一样不会放过连国。”

    “你如何知道他不会?要不是你当初出的什么烂主意,人家能打上门来?我再不会听你的了。”

    “公主,公主……”

    渐渐地,声音越来越远了,灵晚靠坐在马车里,心境却反而越来越平静。从这些对话里,她能听出来的东西太多、太多:夏侯昭,你果然又赢了,居然逼得连国的公主和驸马为了交不交人而吵架。

    你真的,是人还是神?

    三日后。

    狂风猎猎中,旭国的大军,倾巢出动。因有着夏侯昭亲征,旭军的势气,一时亦蓬勃高涨,人人面色肃然,铿锵有力地喊着:“旭国必胜,旭国必胜。”

    城头上,一排铁衣间,那一抹雪白的身影格外醒目。

    狂风翻飞着他的袖角,衣袂飘飘间,恍若天人。绝世的容颜,在阳光下更显俊美,阳光更是添色一般,为他勾勒了一道金边,使其看上去竟不似在人间。

    浅浅的笑意,一直挂在嘴角,只是,双眼中的温柔,只为那千军万马中的一抹纯净。就算这么遥远,隔着千军万马,隔着涛涛流湍的时光,隔着他们永远也无法跨越的鸿沟……他却依然能清清楚楚地看清她,看清她白色的长衣,看清她黑色的长发,看清她清亮如星的眸,甚至是她唇畔那一丝淡淡的、满不在乎的微笑……那是无论时光如何流逝、无论沧海如何幻变他也不会忘却的!

    仿佛打破了一丝沉静,云详终是率先冲出了铁军,半仰着身子望向城头,有些不敢相信地指着那万军从中的一抹雪色:“灵儿!他竟真的拿灵儿来威胁我们。”慌乱之中,在众将跟前,云详也忘记尊称她一声娘娘,只是“灵儿灵儿”地唤个不停。

    夏侯昭没有回应他的话,仍旧浅笑着望向远方。倒是站在他身侧的小桑,眼神复杂地看着夏侯昭,一时间亦不知如何是好。

    “皇上,我去把娘娘救下来。”云详第一个沉不住气了,虽然他只是军医,可是却坚持要来到这战场,看着灵晚被绑在城头,他又如何能不担心?

    “慢着,朕有允许你去吗?”夏侯昭终于出声,却是阻止他的行动。所有人都屏了气看他,揣测着他的心思,暗想着,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皇上,您就让他去吧,要是怕他不济,我陪他一起去。”小桑也终于站了出来。虽然他一直不喜欢灵晚,但在这个时候,灵晚在他眼中唯一的身份只是夏侯昭深爱着的人。

    “不必了,朕相信,朕的夜妃也不会希望你们白白去送死。”他淡淡的脸色,看不出什么情绪,似乎真的不在乎一般。众人一惊,均不明白夏侯昭是何用意。

    “皇上,他们摆明了就是想要用娘娘来要挟您退军。如果不救娘娘回来,难道真的退军?”小桑急了,他不是不知道前方凶险,只是,如果用他一人之力能挽回夏侯昭的决定,他想,他愿意。

    是的,他害怕了。因为知道夏侯昭和灵晚的感情,所以他明白,如果有灵晚在手,夏侯昭必然受制于人。他可是要做千古一帝的人,又如何能为这种儿女情长让世人恶语相向?

    “如何是好,那就不如何了,那便好了。”他淡淡的话语间,飘散的是什么,无人能懂,唯有他的一双利眼那么深沉。

    “皇上,是臣莽撞了。臣相信,皇上自会有所定夺。”云详坐正身子,扭身看向夏侯昭,无比期待地说着。夏侯昭不语,只是深深地望向远方,表情到底还真是有一点点的紧张,是的,他紧张了。

    紧张地看着那千军万马中的人儿,生怕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只是,那真的是她吗?

    遥远的方向,白衣飘飞着的女人一脸温柔地看着城楼下,那天人神灵一般的男人,她的心在欢腾着,在悲伤着。

    她的心在滴血,她口不能言,但心却不死。她是风灵晚,是他的夜妃,她想叫出来,大声地,可是她的嗓子却发不出任何的音节。是的,在被捆上城头时,雅瞳给她喂食了哑药,现在的她,口不能言,只能默默地望着远方的他,流泪不止。

    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还是期待着的。她一直以为自己不爱了,可是到现在,她才悄然发现,对于夏侯昭的心意她一直未变。就算是死,能为了他而死,她似乎也是无憾的。只是当她想通了这一点,她却再度泪如雨下。

    她是该恨他的呀,可是为何,只要一见他如神般的容颜,就再没了自我。灵晚的泪,一线线地落下,没入衣角,无声无息。

    雅瞳缓缓靠近绑着灵晚的十字桩,近乎残忍地说:“夜妃娘娘,很快要见到你的皇上了,还哭什么呢?”

    灵晚别开脸,只是清冷地看着立于一侧表情怡然的雅瞳,有多少话想说想骂,但却只能动着唇,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一直被裴潋晨阻止靠近她的夏侯晔,此刻终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他突然狠狠地锁紧了雅瞳的衣领:“你把她怎么了?”

    “何必这么生气,只不过昨晚嫌她太吵,给她喂了粒哑药而已。”雅瞳在笑,残忍地、无情地笑着,夏侯晔却早已气黑了面。

    生气地抡起手,恨不能打她一个耳光。雅瞳却是高声叫道:“打我啊,打我啊!只怕打完后,她还是哑的。”

    她故意这么说着,明知道他会有所顾忌,傲气地抬头,眼中尽是得意之色。夏侯晔高高举起的手,却始终颤抖着不能落下,直到裴潋晨说了一句:“不就是哑了吗?又不是没命了,晔你是在气什么?”

    裴潋晨的话,分明在提醒夏侯晔一些既定的事实。是的,现在不关心一下生死,还注意一个不能说话的现实有何意义。夏侯晔黑着一张脸,终于收起了大刀,转而面对青帝道:“皇上,如果可以,能否留她一命?”

    裴潋晨邪邪一笑,大手遥指远处白马银妆的雪衣男子:“留不留,不得看他吗?”

    遥遥地,夏侯昭与裴潋晨对视,面无表情的脸上忽而显出一丝笑意,夏侯昭高声打着招呼:“晔,别来无恙啊!”

    他无视裴潋晨,竟然和夏侯晔打招呼,等于当着众将士的面,打了裴潋晨狠狠一记耳光。裴潋晨阴冷的眸中,尽显残忍本色,猛地一下抓住了灵晚的头发,邪恶地说:“娘娘,看看你的皇上多么地不讨人喜欢啊!既然是这样,就怪不得我狠心了。”

    言罢,裴潋晨命令道:“来人啊,给她放放血,让旭国的皇帝看看清楚,她的夜妃有多坚强。”

    这道命令一出,雅瞳已兴奋地抢过了身边战士的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