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定情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用了近十天时间,灵晚终于设计了一套堪称完美的计划,成功地骗过了皇陵中的管事姑姑,让她以为自己已经自缢身亡,而后,她带着秋歌成功逃跑。

    出了皇陵,灵晚心情极好,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爹娘,她整个人都快要因为兴奋而飘将起来。

    这时候,雪疡突然从天而降,飘飘然立于她们二人眼前。他仙风神仪的姿态,叫秋歌看得有些痴,末了终于很恍然地说了一句:“原来男人也能叫祸水。”

    闻言,灵晚吃吃笑了起来,指着雪疡道:“秋歌说得对,你就是一祸水。”

    “我祸及何人?”

    “是说你长得很祸水。”灵晚纠正着他的话,末了竟然想起,自己根本没有见过雪疡的脸,又何来长得祸水一说?

    仿佛看懂了灵晚眼中的想法,雪疡竟然又微微笑了:“男祸水吗?我还真是头一回被人这么评价。”

    淡笑不语,雪疡只是拿一眼看穿人的眼神盯着灵晚不放。终于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灵晚拉起秋歌,朝前闷头冲去。雪疡见她那样,摇头轻笑,见她走得快不见人影时,这才大声问道:“你知道如何出山吗?”

    仿佛没有听到雪疡的话语,灵晚仍旧闷头朝前行去。雪疡眼看着灵晚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却仍旧脚步未动,他抿嘴一笑,轻声数着:“一、二、三。”

    三字刚出口,灵晚便拖着秋歌又冒了出来,叉起腰对着他就喊:“你还真不追上来啊?快点儿,等你带路呢。”

    “来了。”没有嘲讽,没有讥笑,只有宠溺的两个字。灵晚听罢,突觉心跳加速,咚咚咚跳个不停,按也按不住。

    雪疡对此地的地形倒是真的轻车熟路,绕着圈子只是走了两圈半,灵晚便闻到了山脚的野花香。她伸手捂住鼻口,方才艰难道:“明天再走吧,今天先在山上住着。”

    “山中多豺狼,莫不是你想做它们的腹中餐?”半侧着头,雪疡反问着。灵晚愣了一下,末了却说:“我才不怕,来一只杀一只,来两只杀一双,杀了咱们吃狼肉。”

    闻言,雪疡淡笑摇头:“风家的女人,你还真不像。”

    “我不像谁像?我可是正儿八经的风四小姐。”灵晚不服气地说着。雪疡也扔下一句:“你二姐风灵云才像。”

    “原来你也迷恋我二姐的美貌。啧,啧,还真没看出来……”灵晚的话方一出口,便让雪疡接了去,他回的一句却是:“你比你姐姐更要美上几分,要迷自然是迷你,何来迷你二姐一说?”

    一句话,便把灵晚堵得哑口无言,只是在听到他说自己比二姐美上几分时,心,突然觉得好甜好甜。

    “哼,几日不见,嘴倒是学乖了。”

    “不乖不行,某人,喜欢听。”这个某人,说得暧昧不分,灵晚虽然感觉他说的是自己,可却又总不敢对号入座,只是低低地问:“你的某人是指谁?”

    雪疡一笑:“猜。”

    闻言,灵晚几乎吐血,要是什么事都只用猜就能解决,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思及此,灵晚不无鄙视地盯着雪疡的脸,心道:“这家伙,果然不是人。”

    秋歌早已架好火堆,雪疡也猎来了几只雀鸟架在火上烤。灵晚自幼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哪里吃过这样的食物,于是,她也兴致满满地蹲在他身边,满脸期待的神色。

    “好香啊!”肚子本就饿了,再加上那烤的小鸟的香味,馋得灵晚直吞口水,忍不住从雪疡手中抢来一只,也学着雪疡的架势,有模有样地烤了起来,边烤边将那快烤好的鸟儿凑到鼻子下面闻闻。

    “不会比你在家里吃的好吃。”雪疡淡淡而言,指出这个事实。

    灵晚先是一愣,末了又道:“好吃的,不好吃的,我都吃过了,只因没有试过这样的吃法,所以,觉得新鲜,并不指望会有多好吃。”

    灵晚说的也是事实,她这么开心,倒也真是因为没有这样烤过东西吃。雪疡一听这话,微微牵起一丝笑意:“你倒是活得自在。”

    “当然,只要出了宫,什么都好,什么都自在。”灵晚由衷地说着。入宫才几个月,她吃了太多苦,也受了太多的刺激,所以,现在过的日子再苦,她也不会觉得。

    “你那么讨厌那里吗?”他轻轻地又问着,听不出什么情绪,但灵晚却重重点头:“是,我讨厌皇宫。”

    “是吗?”仿佛只是回应,仿佛又是在问话。灵晚听不出雪疡所问的理由,却也再度肯定地回答道:“不必怀疑,我真的讨厌。”

    闻言,雪疡再不言语,只认真地翻烤着手里的食物。

    吃饱喝足后,秋歌忙着收拾场地。灵晚蓦地回过头来,却看到雪疡斜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月光如水,流泻在他身上,似镀了一层银光,令他脸上的银色面具愈发光亮。他那面具看起来普通,却也只称得上半个面具,因为,面具的下面露出了他好看的嘴和线条流畅的下巴。

    那一刻,她仿佛又看到了人间极品,她本以为太子已是长相最为妖孽的了,而现下,她却十分好奇雪疡的面具下藏着一张怎样“倾国倾城”的脸。虽然拿这个词来形容雪疡肯定会为他所不耻,可灵晚在当下却只能想到用这个词来匹配他的仙姿。

    仿佛感应到了什么,雪疡慢慢地睁开了紧闭的眼。霎那间,光华流转,他的眼似两处漆黑的幽潭,一望无底,深陷不能自拔。牵了牵嘴角,他笑了,那一笑让灵晚又想到了那四个字:倾国倾城。

    与他四目相接,灵晚立刻红了脸,迅速别开了头,借口要去洗把脸,拉着秋歌就逃了开去。

    一路走,一路跳,灵晚的心情出奇地好。这一切秋歌都看在了眼中,她打趣道:“小姐,心情很好啊!”

    “是啊,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出宫就是好。”灵晚并不否认,开心对她来说,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了。

    “咱们出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没见着小姐这么开心过。”秋歌意有所指地说出这个事实。

    灵晚定了定身子,愣了一下,末了,却又嘴硬道:“当然不一样了,现在我们自由了,自由了啊。”

    秋歌笑意盈盈:“小姐你就嘴硬吧。”

    “死丫头,你说什么呐?”

    秋歌歪着头,做苦思状:“唉呀!让我想想,好像,好像在银面大侠来了后,小姐就变得不正常了。”

    听到此处,灵晚不禁回身问道:“我怎么不正常了?”

    “银面大侠来了后,小姐变得只会傻笑了。”秋歌话一说完,灵晚就作势要来打她。秋歌一边跑,一边笑:“秋歌说的是实话,实话。”

    “小丫头片子,越大越没规矩了,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灵晚也一边笑,一边追打着秋歌,却并不用轻功。

    终于,秋歌跑不动了,也笑不动了,停了下来,叉着腰喘气:“小姐,小姐别追了,我,我累,累死了。”

    灵晚也站在不远处喘气,嘴里还说着:“看你还敢不敢胡说。”

    “我哪有胡说,小姐分明就是喜欢银面大侠,你还不承认。”秋歌不怕死地又说了一句。可这下,却令灵晚彻底傻眼了,喜欢,她说喜欢,有那么明显吗?

    灵晚承认自己对雪疡有好感,可是,她一直坚信自己对夏侯晔深情一片的,这才没有多久的时间,自己竟然就喜欢上雪疡了吗?是她太过于多情,还是他太过于迷人?见灵晚突然没有动作,也没了声音,秋歌又跑了过来:“小姐,你怎么了?”

    灵晚不语,却是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她们回来时,雪疡已然为她们搭好了临时的帐篷,其实也就是用一些枯枝与蔓草随意搭了个窝篷。灵晚看着那窝篷嘿嘿一笑,嘴上却说:“原以为雪疡那么有本事,怎么着也会搭好一点儿,却原来亦只是这么一个小狗窝。”

    见雪疡无奈摇头,灵晚正要得意,却听秋歌道:“小姐,当真痴傻了,若这是狗窝,我们一会儿睡了进去,岂不都成小狗了?”

    一语中的,灵晚终于明白,自己骂人不成反骂己,顿时羞得无地自容,只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了事。雪疡看她不自在的样子,于是安慰道:“不要太难过,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闻言,灵晚大叹:“一失口成千古恨呐!”

    笑归笑,闹归闹,灵晚与秋歌却毅然地住了进去。窝篷太小,刚好容得下两人。灵晚想了想,从窝篷里探出头来问雪疡:“你睡哪里?”

    雪疡不语,只伸手指了指天。灵晚抬头,却看到一棵大树。于是会心点头,又捉弄道:“别掉下来了。”

    “多谢关心!如果你怕我掉下来,不如我也住进那‘狗窝’可好?”闻言,灵晚瞬间收了头回去,清亮的声音传了出来:“休想。”虽然话语间有些霸道,但灵晚更明白男女有别,不说住不下,就算能住下,也不可能让他进来同睡一个窝篷。

    “那可是我搭的。”

    “还是休想。”

    再度霸道拒绝后,灵晚分明听到篷外传来吃吃的闷笑声。想到刚才自己的举动与说辞,灵晚也低下头,微微笑了。

    “还不承认,小姐笑得都快成一朵花儿了。”秋歌突然间凑了过来,指着灵晚的脸,促狭道。灵晚狠狠剜了她一眼,她才嘿嘿闷笑着躺在了灵晚的脚边,嘴里咕哝道:“小姐的嘴,还真是硬。”

    听着秋歌渐渐均匀的呼吸声,灵晚的心思也越飘越远,原来真的有这么明显,只有自己不知道,还以为只是一种朋友间的信任。

    她早该察觉到的,忆及自己与雪疡的点点滴滴,从那日他掳了自己出宫,更想到了他清冷的一吻,灵晚不由自主地抚上了自己的嘴,似乎那冰冷的触觉尚存。甩甩头,灵晚拍着自己早已红火似云的脸颊,暗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不会爱上他。”

    可越是这么告诉自己,灵晚便越是有些心浮气躁,直到她再也坐不住,于是一低头,钻出了窝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