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永结同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盛京,摄政王府,八月十五。天色渐暗,明月初上,千里共婵娟,可否寄相思?

    这几日来,盛京的形势一片大好。树倒猢狲散,当我出示了"招安"手谕之后,济尔哈朗等人的手下将士们绝大多数都老老实实地接受了现实,很快就宣誓拥戴摄政王的指令,与以前的主子们划清界限,绝对不与阴谋叛乱者同流合污。

    随着一场鸿门宴,济尔哈朗和索尼鳌拜等人纷纷倒台,成了阶下囚,凡是牵涉进来的人,无不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也会被连坐追究罪责。于是,落井下石、借机立功赎罪的人出现了。一旦有人开了头,那么很快就有后来者跟上,就像破堤的洪水,先是一个小小的蚁穴,接着越来越大,直到成为洪水猛兽。我根本不用担心治不了他们的罪过,只怕他们的脑袋不够杀。

    至于暂时被软禁起来的吴克善,我当然另有打算,大玉儿和福临暂时还没有到北京,在多尔衮正式登基之前,他们还是要好好地活着,给天下臣民们看着。在这段时间里,吴克善当然不能被追究罪名,否则万一大玉儿成了穷途末路的亡命徒,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到时候搞得多尔衮焦头烂额也说不定。

    尽管病体支离,可我还是强撑着在王府大厅和庭院里主持了一场盛大宴会,招待了所有多尔衮的亲信下属,借以庆功。

    宴会散后,众宾客陆续告辞。我从大厅里出来,并没有直接回去休息,而是去看我的孩子们。小孩子睡得早,我不想打扰他们,所以没有令人直接领他们到我那边去。

    我先到了东莪的卧房。由于怕小孩子难过,我嘱咐全府上下的人,务必对她隐瞒此事,毕竟伤痛的担子是要靠大人扛起的,不应该让一个尚不懂事的六岁幼童来分担。

    在烛光照耀下,东莪正睡得香甜,粉嫩嫩的小脸蛋很是可爱,随着均匀的呼吸,长长的睫毛微微地抖动了一下。

    "不要哥哥跟我玩,哥哥坏,打他!打他!"忽然,她含含糊糊地说起了梦话,却根本没有睁开眼睛,接着嘤嘤地抽泣起来,泪珠儿立即爬满了小脸。

    我上了炕,想将她抱在怀里哄慰哄慰,可是却力不从心,连这点力气都没有了。我只能徒然地拍抚着她,帮她掖了掖被子,接着轻轻地给她哼了一首摇篮曲。很快,东莪又安静下来,继续呼呼大睡了。

    看着她睡熟了,我再一次悄悄地亲吻了她的脸,混合着咸涩的泪水,极力抑制着,才没有哭出声来。

    我刚刚下了地,就发现东青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正在一脸悲戚地望着我,"额娘,你是不是要扔下我们俩,再不回来了?"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门口的阿娣连忙过来搀扶,东青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一声不吭地跟在我身后,来到了厅里。东青站在我旁边,默默地牵着我的衣襟,大滴大滴的泪水不断掉落。

    我取出手帕,帮他把泪水擦拭干净,然后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用慈爱的目光看着他,"我的东青渐渐长大了,比其他同龄的兄弟子侄们更强壮,更聪明。我相信,你将来肯定能学你阿玛,做一番大事业的。"东青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连句的话了,"嗯。儿子,儿子明白……儿子要牢记额娘的教诲,好好地读书习武……将来,将来跟我阿玛一样,当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眼睛中闪烁着这个年龄的孩子所没有的豪气。

    我抚摸着他的小脑袋,温和地笑着,安慰道:"你不必这么难过,也不是完全到了绝路,兴许还会出现奇迹呢。你现在先别哭得这么厉害,好不好,笑一笑给额娘看?"东青点了点头,好不容易挤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也不禁莞尔。

    在众人的搀扶下,我回到了卧房,躺下了。随着躺椅的晃动,闭起眼睛,默默地回忆着这七年来,我在这个世上的所作所为,就像即将走到人生之路的尽头时,用感慨的心态去重新翻阅以往的历程一样。

    窗户敞开着,凉爽的晚风吹拂进来,夜空中的明月散发出皎洁的清辉,柔和地漫洒进来,映照在我的脸上。

    月到最圆满之后,就是亏缺的开始吧。人生也是如此,从起点到终点,周而复始,一世世轮回,这一世,是我的幸运,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得到了他的关心、呵护、柔情。这是我在前生中,想也不会想到的奇遇,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算是在感情道路上的一个传奇经历吧。凛冽的寒风送我来到这个时代,萧瑟的秋风,又将带我去何方?

    思绪渐渐飘飞,回到了七年前的朝鲜。

    那一日,雪霁初晴。他从林间驰马而出,射落的苍鹰将一地皑皑白雪染作胭脂殷红。他翻身下马,径直朝我一个人走来。在那短暂的瞬间,他望向我的眼神,仿佛这个世上万物全部变成灰白,只有我,是这苍茫大地中唯一一抹粉红的亮色。

    那一日,午后寂寥。我在庭院里独自荡着秋千,远眺着远方景福宫的屋脊,为自己未来的归宿而惆怅再三;当秋千再次升起时,我看到了他,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他用清澈的目光看着我,却用犀利的箭锋向我对准--弦响惊魂,之后,却发现原来这是一次如此特别的邀请。

    那一日,景福宫中。在我即将被内定为世子妃时,他竟然出现了,我还清楚地记得他对李倧说的那句话:"在下欲求贵国金林郡公李世绪之女,李熙贞。"那句话,决定了我从此以后的命运。我向他奉上茶水时,他凝视着我,"你可愿意做我的妻子?"我无语,苦笑,今生,你就是我唯一的男人了。

    ……

    往事如同醇酒,再回首,恍然如梦。等我将那些甜蜜、苦涩、伤情、喜悦的一件件往事回想完毕时,窗外已经响起了三更鼓,我朝夜幕中看了看,已经是明月西沉了。

    "小姐,夜已经深了,这里开着窗子,吹着了冷风,您的身子会更受不了的。"看到我睁开眼睛,阿娣连忙劝说我回去。她一直守候在我身边,并没有离去,长时间的寂静中,我几乎忘记了她的存在。

    "不,不用,我喜欢这里。"我拒绝了。此去,必是良辰美景虚没,要格外珍惜。

    "这么晚了,你也不要陪着我熬夜了,早点回去休息吧。"阿娣犹豫着,"可是,小姐……"

    我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好啦,我待会儿乏了,倦了,自然就会睡的。你在我身边,我反而睡不着。"阿娣刚要退下时,我看到了桌子上的笔墨纸砚,忽然想起来,趁着现在还有点力气,给多尔衮写封信。既然他已经来不及赶回盛京来见我,那么我也不应该一声不吭地这么走了,起码也要留下点东西。

    "你帮我磨墨,我要写点东西。"说着,我吃力地欠起身来。

    她本来想要劝我不要劳累,然而看到我坚持的目光,只能默默地低下头来,取出一块徽墨,在砚台上研磨着。很快,一砚浓墨就磨好了。

    "好了,你下去吧,这里没事了。"我吩咐道。

    "是,奴婢告退。"当阿娣退去时,最后看了我一眼,我注意到她的眼眶中已经盈满了晶莹的泪花。我本来想对她再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心中叹息一声,从笔架上取下一支细杆狼毫,蘸满了墨汁,我凝神思考了很久,终于落笔,写了一阕《九张机》。

    一张机,梭穿春怨织轻衣,缕缕情丝手难拈,梭穿几许,心酸几许,尽付秋风雨。

    两张机,初遇九王见华衣,相逢不似初相识,千般思恋,万种相思,又怕君已知。

    三张机,凤凰台上弃新衣,苦寒孤寂荒夷地,长空燕渺,凭栏望远,亭外晓烟低。

    四张机,华清池上换舞衣,私誓未盟心灵犀,三千宠爱,意乱情迷,幻作梦依稀。

    五张机,拈针纤手理君衣,鸿雁声声画楼西,秋水深深,杨柳戚戚,为谁著寒衣?

    六张机,狼烟万里烬征衣,鸳鸯织就燕双飞,君欲远行,黄花憔悴,梦里见君归。

    七张机,北京血溅君郎衣,戌鼓梦惊泪戚戚,颠沛流离,千里寻夫,谁解此中痴。

    八张机,身冷尚可添寒衣,心冷奈何无遮依?为君大业,一朝梦成,生死何足惜。

    九张机,谁言妻子犹如衣?与君同携长相依。锦瑟弦断,胭脂泪干,来世仍相知!

    当写到最后一首时,我的手已经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几乎无法握住笔身,每个字都写得异常艰难,歪歪斜斜。直到最后一个字结束,我长嘘一口气,颓然松了手,任由墨迹染污了纸张。

    捏着这笺薄纸,仰躺在椅子上,心中凄然地苦笑:什么"与君同携",什么"长相依",无非是自我欺骗而已。然而,沉醉在自我欺骗中,不是比直接面对最残酷的现实要轻松得多吗?

    此时,晚风似乎越来越冷,一直冷到了我的骨髓里,就算是再多几层锦被,也依旧遮挡不住彻骨的寒冷。窗外,那棵高大的杨树,已经到了叶子枯黄的时节,一片落叶乘着秋风,飘落进室内,掉落在地面上,接连翻滚了几周,终于静止住了。

    凝视一阵,困意渐渐袭来,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倦,看来是该安安心心地睡一觉了,兴许,等我再次醒来时,就发现已经躺在多尔衮那温暖的怀抱里了呢。想象着他那关切的表情和怜惜的目光,我就格外惬意。

    手中的薄纸轻轻地飘落于地。不知不觉地,我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昏昏沉沉的黑暗中……

    这一次昏迷,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恍恍惚惚间,我感觉身上不知道多少次被尖利的器物刺入,好像是有人正在替我针灸。我挣扎着,极力想要让自己醒来,却仍然不受控制,眼皮仿佛被黏住了一般,怎么也无法睁开。

    渐渐地,呼吸平稳了许多,身上也没有以前那么阵阵酸痛了。耳边,似乎有男人叹气的声音,接着,一只满是老趼的大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试探着,又很快收了回去。

    张了张嘴,终于能够发出声音来了,不过仍然低沉喑哑。我闭着眼睛,带着浅浅的笑意,呼唤道:"十五叔,十五叔,是你吗?"我感觉到那只手似乎微微颤了下,然而他却没有立即说话。

    由于脑子里仍然不甚清晰,我也没有精力去怀疑什么,只是苦笑着说道:"你虽然不说话,可我知道是你……我应该感谢你才对,谢谢你在这个时候,还陪在我身边……让我没那么孤单了……"这个时候,那只手从我的手里抽离,接着,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他正在蹑手蹑脚地离去。我心中焦急,连忙想要叫住他,"你别走,别走……"我很想问问多铎,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多尔衮有没有回来,或者有没有什么传讯来,可我再也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了。

    我无法阻止,只能任他离去,很快,就没有了动静,周围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喘息一阵,疑惑渐渐袭上心头:奇怪,这个多铎,本来好好的,怎么听到我说话,就那么急匆匆地走了,好像要逃避什么似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心中的疑云越来越重,我的指尖似乎还残存着他的体温冷透。这种感觉,熟悉而亲切,曾几何时,他就这样握着我的手,笑容和煦如春风,就那么饱含柔情地注视着我。

    啊,是多尔衮!

    想到这里,我顿时一惊,不然那只手为何会在我呼唤多铎的时候突然一个颤抖?他定然是满怀期待地等着我醒来,可是却万万想不到,我刚刚醒来,第一声呼唤的居然是多铎而不是他。

    "王爷,王爷……"我呼唤着,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回答,希望他还没有走远,或者正在外面的厅里默默地坐着,我知道他也许会误会,但不至于那般无情,不顾而去的。

    然而,沙哑的嗓子所发出的声音是极其微弱的,根本不会有人听见。焦虑的心情令我试着挪动身体,几经努力,终于移到了炕沿上,接着,就重重地摔在地上,仿佛骨头都要断裂了。

    外面终于有了动静,帘子一掀,阿娣匆忙进来察看,见我躺在地上,先是大吃一惊,"啊,小姐,您终于醒来了。怎么摔下来了呢?"接着忙不迭地伸手,想要把我搀扶到炕上。可我现在极度乏力,身子沉重,她累得直喘气,也无法将我抱到炕上去。

    我无奈地摆了摆手,"是不是王爷回来了?""是啊,王爷昨天半夜就回来了,一直坐在这炕沿上守候到天亮……"她将多尔衮回来和我如何得到救治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原来陈医士的离开不是逃掉,而是去寻找他的师傅了。正好他的师傅知道这种毒药的成分和化解之法,于是日夜兼程地赶回来,在最危险的时刻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刚才,奴婢在外面看到王爷脸色挺难看地出去了,好像很不高兴,也不敢多问。小姐您在这儿等着,奴婢这就去找人来扶您上炕。"果然如此,这个误会居然这样莫名其妙地结下了,此时的多尔衮说不定正在哪个没人的地方独自生闷气呢。想到这里,我就分外着急,连忙摇了摇头,"先不急,不要紧,你还是赶快把王爷找来吧。"阿娣无可奈何地看了我一眼,"奴婢遵命。"然后匆匆忙忙地出去了。

    先是寂静了一阵,我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很快,一阵橐橐的靴声渐渐响起,朝这边接近,接着,帘子掀开。多尔衮站在门口,身上被雨水淋湿了大半,雨水顺着衣襟滴落,很快给干燥的地砖上增添了几朵小小的水花。

    显然,他还没有换过衣衫,仍然是件石青色的行装,面容憔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整个人似乎又消瘦了一圈。

    多尔衮看到我躺在地上,顿时大吃一惊,"熙贞,你怎么摔到地上来了?"我一阵欣喜,吃力地向他伸出手去,"王爷,你总算回来了,我急着去找你,一不小心就……""好了,别忙着说话了,我都知道。"他赶忙上前来,蹲下身将我抱在怀中,然后朝炕前走去。他的衣襟湿漉漉的,冷冰冰的,大概是得知了我已经醒来的消息,大喜过望,所以不顾打伞,就冒着寒冷的秋雨匆匆赶来了。

    "快把衣服换下来吧,你这一路赶来,本来身子就吃不消,再被雨这么一淋,不发风寒才怪呢。"我不无担忧地说道。

    多尔衮将我安放在炕上,扯过被子来仔仔细细地替我盖好,这才在炕沿上坐了下来,用责备的语气说道:"我发不发风寒也不打紧,你好不容易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身子正虚弱着,怎么好轻易挪动,万一伤着了可怎生是好?"我这时候才注意到,他的鼻梁又红又肿,整个鼻子比平时大了一圈,看起来颇为滑稽,还隐隐看得到一些淤血,顿时一惊:"啊,你这鼻子是怎么了,让我看看……还伤得不轻呢,敷过凉药了没有?""嗯,是我不小心撞的,没什么大碍,过几天自然就消肿了,你不必担心。"他若无其事地说道。

    我不相信,"你又骗我,我看这伤怎么像是被人打的呢?"多尔衮无奈一笑,伸出手来理了理我脸颊上散乱的发丝,老老实实地承认了,"咳,看来我再想撒谎也困难了。其实是被老十五一拳打的,他嫌我回来得太慢了,嫌我之前没有给你们写过一封信,害得你白白担心。所以啊,打一拳还是轻的,是我活该找打!"我感到非常疲惫,于是叹了口气,"十五爷性情直爽外向,什么事都不喜欢藏着掖着,有时候难免叫人误会,其实他的心肠还是很好的……"刚刚醒来就说了这么多话,我的力气消耗了一大半,干涩的喉咙一阵发痒,禁不住咳嗽起来,带动着胸中隐隐作痛。显然,毒虽然解了,受损的肺部却一时半会儿无法恢复如常。

    多尔衮本来正待问我什么,看到我突然剧烈地咳嗽,于是大为忧急,赶快对外面喊道:"快来人哪,快传太医……对了,不用叫别人,直接找老陈过来!"不多时,陈医士就赶来了,放下药箱,立即替我诊脉。过了一阵,放了手,眉头舒展开来。

    "怎么样,福晋的身体恢复得如何了?"多尔衮忙不迭地问道,顺带着握住我的手,给我冰冷的手带来了难得的温暖,全然不顾还在场的其他人。

    陈医士语气轻松地回答道:"请王爷放心,福晋体内的毒已经清了大半,现在只不过还余下一些残毒,毕竟这种毒潜伏已久,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彻底清除的。不过只要继续服药调理,就可以渐渐好转了。"我微笑着对陈医士说道:"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才是,看来这次要让王爷重重赏赐你了。"说实话,发现自己仍然活着的时候,感觉真好,即使窗外阴雨霏霏,连绵不绝,但我的心中仍然充满了明媚阳光,也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

    陈医士连忙推辞道:"小人不敢当此赏赐。说起来,还是福晋洪福齐天,经此磨砺,日后定然否极泰来了呢。"多尔衮沉吟了片刻:"这样吧,盛京这边就暂时不拿什么东西赏赐你了,反正马上就要迁都了,等到了北京,我就赏赐一座好宅院给你,再给你几个奴才侍候着。""小人谢过王爷了,不过小人还是想住在王爷这边,看病诊疾时也方便些。这宅子再大也派不上什么用场,王爷不如将它赏赐给前线打仗回来的有功将士。"多尔衮笑了笑,"这个你就不必替我省着了。这人啊,该享受就得享受,没必要把自己弄得跟苦行僧似的,你就老老实实地接受了吧。这么多年,也没怎么好好赏赐过你。"看得出来,由于我的好转,多尔衮难得心情这么好,还和陈医士说了这么多话。陈医士显然也是受宠若惊,于是忙不迭地道谢。

    过了半个时辰,汤药煎好端了上来,多尔衮亲自接过来,用汤匙搅了搅,试了试温度,感觉不烫了,这才服侍着我喝了下去。

    这汤药非常苦,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奇怪的动物类药材,格外腥涩。我皱起眉头,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将整碗药悉数喝了下去。

    "怎么,很苦吗?"多尔衮放下药碗,扶着我的身子问道。

    我点了点头,实话实说,"嗯,确实很苦,差点喝不下去。""你别吓唬我,喝不下去就麻烦了。我刚回来时你正在昏迷,怎么叫也没反应。我当时就坐在边上看,瞧着你差点连药都喝不下去了,当时就忍不住想要,想要……"多尔衮说到这里时,仿佛又触动了伤心之处,言语很是艰难,几乎说不下去了。我连忙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安慰道:"你别这样,我是说着玩的,其实一点也不苦。""哦?真的不苦吗?那让我也尝尝,看看你究竟是刚才说谎,还是现在说谎。"他终于将酸楚压抑过去,接着,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我讶异地看着他,因为他根本不顾还有几个侍女在场,就缓缓地凑到近前,温热的唇印了上来。

    我尝到了一点淡淡的烟草味,显然他方才是出去抽烟去了,男人在遇到烦心忧愁的事情时,不是抽烟就是喝酒,用以暂时排遣,因此我明白了他先前的心思。

    "唔……嗯……"我勉强想到这里,思维就停滞下来,似乎整个人的思想,都融化在他此时情意绵绵的亲吻之中了。

    我正对着外面,悄悄地冲几个侍女们摆了摆手,她们低着头,无声无息地退去了,顺带着帮我们掩上了房门。多尔衮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继续吻着我,摩挲着我的发丝,一面吻,一面含含糊糊地说着:"熙贞,这些日子,实在辛苦你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你才好……"这声音中,带着浓重的鼻音,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清朗,倒像是情到浓时的咏叹。就在我耳畔,呼吸之间的气体,温热而湿润。就像春天的细雨,催促着沉睡泥土之下的种子,萌发出一抹嫩绿的生机。

    我的心情极其矛盾,兴许开始时,我确实被感性冲昏了头脑,居然忘记了这些日子来,他的冷漠,他的秘密,他的怀疑所带给我的伤痛。难道,伤疤未好,就这么快忘记了疼痛?

    想及此处,心头就像被狠狠地拽了一把似的,隐隐作痛。终于按捺不住,泪水涌上眼眶,虽然我闭着眼睛,却仍然无法阻止它成串成串地滑落下来,一直渗入我们彼此的嘴里,咸咸的。

    多尔衮终于感觉出异样了,"唉,放哪里去了?怎么找不到了?"他在身上乱摸一气,也没有找到手帕,只得笨拙地用袖口来替我拭泪,"没办法了,你可别嫌脏啊,我都忘记换衣裳了……"我趴伏着,把脸埋在枕头上,拒绝了他的好意,"不用了,我没事儿的,痛痛快快地哭一阵,很快就好了。"他也无可奈何,只得抚摸着我的后背,柔声劝慰道:"熙贞,是我对不住你。没有给你写信,害得你这般难过,多铎早上的时候已经跟我说了。咳,我向你赔礼道歉好不好?要不然,你想一个解气解恨的惩罚办法出来,好好地惩治我一番。"我并没有转过脸去,而是哽咽着说道:"这事儿也不能全怪王爷。这次也是我不对,我不应该用药迷倒了你,瞒着你出宫,还偷了你的令符,伪造了你的旨令,骗得豫亲王和颖郡王他们调了那么多兵……"多尔衮先是一阵愕然,接着忍不住笑出声来,就像做父母的看到不懂事的孩子因为闯一点点小祸而哭鼻子摸眼泪一样好笑。"我说你哭什么,原来就是这事儿啊。说实话,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恨不得立即飞马追赶过来,看看究竟。可我又为了耍性子示威,不得不按捺着不给你写信,你不知道啊,这段日子我天天有多上火?"他这一段话说得有点冷幽默的意思,我也被逗得收住了眼泪,却根本笑不出来。"唉,早知道这样,当时就和你说明白好了,说不定你也未必会横加阻拦呢。"他摇了摇头,"这你就说错了,如果你真的同我讲明了,我也肯定不会让你回来冒险的。""哦?"我转过头来,忽然明白了,"莫非是我走的第二天,你就发现了盛京这边的秘密?""嗯,你走之后,我本来正担心着,只不过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觉得东青被软禁这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