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朝鲜新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里10点半。二号线的地铁站里,因为施工而临时开辟的简易通道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尽头。再有十分钟,末班车就要来了。

    空空荡荡的通道里,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脚步声回响着,莫名其妙地有些恐惧。下次要是再加班,说什么也要和同事拼车回去,有关地铁末班车的恐怖故事,在我脑海里逐渐展开,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小姐,要不要买票?"

    一个人影无声地蹿到我身边,我猛地一悚,手已经伸向挎包,里面有防狼喷雾。可是,回头一看,我愣住了,这人穿了破旧的袍子,发髻脏兮兮的,看起来还挺年轻,长得也还算斯文。

    "要不要买票?"他扬了扬手里一张皱巴巴的黄纸,用希冀的目光望着我。

    我朝四周张望着,想看看有没有摄影机。这段时间在地铁通道里假扮古人,玩行为艺术的新闻不少。前几天七夕节时,还有女孩扮作织女,求路人资助她去寻找她的牛郎呢。

    他大概见我感兴趣,又上前了一些:"很便宜的,一百块,包穿越。"我终于看清了那张黄纸,上面写着四个字:"穿越门票",字迹很拙劣,下面还有一些鬼画符。

    我笑了,继续赶路。

    他并不死心,一直跟随在我后面,一路降价。很快就从一百降低到了五十,三十,二十,最后到了十块。

    我厌烦了,停下脚步,"你自己怎么不用?""我用过了。第一次穿越到三国,还没找到明主,就染上疫病,穿回来了;第二次穿越到唐末,没三天就被人抓去吃肉,吓得我又穿回来了;第三次穿越到明朝,莫名其妙成了刑场上的死囚,我吓昏了,又穿回来了……""你坑我呢。"

    "你要是不信,就拿去试试。我这次带着肉身穿回来,没有证件找不到工作,家人也不认我,我一天没吃饭了……"我自是不信的。只不过看他实在可怜,索性在口袋里摸了摸,只有一张二十的零钱,于是给了他。"你拿着吧,不用找了。"他欢欢喜喜地接过,将那张黄纸往我手里一塞,就飞快地跑了。

    走出通道,来到站台上,那里三三两两地站着几个和我一样的下班族乘客。列车刚好到了,我赶忙抢步上前,在车门关闭之前挤了进去。

    一整节车厢只有我一个人,在冰冷的椅子上坐下之后,我看了看手里那张花了二十元换来的黄纸,颇觉好笑。周围没有垃圾桶,我只好攥在手里,准备下车时扔掉。

    列车启动,穿过灯火通明的站台,没入黑漆漆的漫长地道里。

    距离到家还有十几站,起码半个小时。我百无聊赖地倚靠在车窗上,沉沉入睡了。

    ……

    好像在做梦,这个梦很长,很真实。

    我站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晕晕乎乎,全身酸痛。听到一阵朝鲜语的大吼大叫,紧接着看到一个穿着朝鲜古装,梳着古代发髻的中年男子揪着一个女人的头发从屏风后面撕扯出来。

    "说!是不是你把她推下去的?你这贱人,我看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我听懂了他的话,似乎古代朝鲜语和现代的没有太大区别。我母亲是朝鲜族人,所以我从小就能听会说,完全不成问题。

    女人披头散发,眼泪从脸庞滑落,浸湿了几绺散落的黑发,她争辩着,"我怎么会去伤害您唯一的女儿呢?""啪"的一声脆响,一记耳光落在女人的脸上,接着是更加凶狠的逼问:"阿娣明明看到你和她一起到船尾去了,还说不准下人跟着,结果没多久熙贞就掉进大海里,要不是你这恶妇干的还能有谁?"

    女人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泣不成声:"老爷,天地良心啊,我真的没有推小姐下海,我是打算和她说几句话的……不知道怎的,小姐突然把锦袋掉到海里去了,她一定要伸手去捞。我来不及拉她,她就掉下海了……"他抬手又是几巴掌,把女人打得瘫在地上不停地告饶,男人丝毫没有缓和的意思,继续咆哮着:"还敢狡辩?看来我即使把你赶回娘家也是便宜你了,熙贞是什么身份,也是你可以动的?熙贞做世子妃是迟早的事情,你这贱人居然想破坏这样的好事,真是活腻了!"骂着骂着还不解气,他居然跑过去拿了把刀,气势汹汹地追砍仓皇逃命的妇人。我也想逃,可是两脚就像定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妇人一把抓住我,躲在我身后,拿我当盾牌。

    眼见着刀就要砍到我身上了,根本收不住势头,我本能地发出长长的尖叫。然后耳鸣目眩,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真的穿越了,二十天后,我放弃了所有的尝试,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比这个更可怕的是,那张"穿越门票"不知道哪里去了。几天来我找遍了能找的地方,都一无所获。

    对父母亲人的思念,令我几乎发狂,用了各种办法想要穿回现代,包括自杀,全部宣告失败。我几乎每天都在流泪,家里的人以为我刚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回来,精神方面的恢复需要一些时日,所以每天悉心看护着我。

    这个朝鲜高官家庭里的男主人,也就是右议政大人,是我现在这个身体主人的父亲。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我到底是怎样进入这具躯壳里的,只知道我现在叫做熙贞,姓李,今年十五岁。府第里的大夫人,经常来探望我,她是熙贞小姐的生母,是这里的女主人。

    熙贞小姐是这位李大人未来成为国丈的法宝,年纪还小,还算不得什么天姿国色。不过皮肤雪白,有一双小鹿般灵动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好像一池因风皱面的碧水。只不过现在,被我哭得红通通的。

    我放下镜子,叹了口气,彻底死了心。

    再一次试图自杀被人及时拉下后,我被仆人们盯得更紧了,一连过去十天也没能踏出房门半步。今天,我彻底想通了,要是真的自杀死了反而无法回去的话,岂不是亏大了?既然那个卖票给我的男子多次穿越到古代,又穿越回去了,说明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只不过机缘未到罢了。

    将思乡的愁绪暂时压抑在心里,我终于起床梳洗,认真吃饭了。

    "小姐,小姐!"一听就是阿娣的声音,她是我在这个家庭里的侍女。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连声音中都掩饰不住兴奋:"领议政大人家的顺英小姐来了!"我一头雾水,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位顺英小姐是何方神圣,"她来找我有事吗?""是这样的,她和另外几位小姐正在大门外候着,请您和她们一同去郊外游玩。"我怏怏的情绪一下子好转了,很想借此机会出去转转,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弄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代。可是,我的"父亲"是不会让我出去的。

    阿娣看出了我的犹豫,笑道:"小姐不用怕,今天一大早老爷就出去了,不到天黑是不会回来的;夫人被中殿娘娘派人召去宫中作陪,估计要用了晚膳才回来。""这样说,我今天可以到外面透透气了?"我心中的一潭死水突然活泛起来。

    "是啊,小姐快点随奴婢进房去更衣,顺英小姐她们的车就在门外呢。"我回房里换了一件白色缀着点点绣花的小上衣,下面配一条粉红色的长裙,坐在梳妆镜前,阿娣帮我把头发重新梳理一下,将一条黑色丝带系在头顶,丝带中央穿着一块翠绿的玉璧,象征着未嫁女子的清纯无瑕。

    大门外,一辆马车停在那里,这时车门打开,一个看起来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冲我招手:"熙贞,快上来啊!"没等气喘吁吁赶到的阿娣伸手来扶,我就提起裙摆,一步跨上了马车,回头跟阿娣说道:"你就不用跟来了,我天黑之前会回来的。""那,小姐,您可要尽早回来啊!不然老爷知道了就麻烦了!"阿娣急忙地嘱咐着。

    "放心吧!"

    车厢里几位小姐们很是热情,一见到我就唧唧喳喳起来,询问我这段时间里的经历。看来她们人人都知道我在江华岛附近落入大海,险些丧命的经历,所以对我很是关切。我很快和她们几个熟悉了,一路上聊得很开心。

    随着车身的颠簸晃动,我揭开车帘,看着马车一路出了城门,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而新鲜,我是个开朗而乐天的人,心中的阴霾渐渐散去,心情明媚起来。

    当马车行驶到一片开阔的雪地前时,顺英叫停了,"好了,我看这里环境不错,不但可以打雪仗,还可以到河面上去溜冰!""不错,就在这里吧!"我赞成道,环视了一下这里的地理环境,冰河边一大片皑皑雪地,远处还有看不到边际的森林,确实是个好地方。

    我们陆续跳下车来,向河边一直畅快淋漓地奔跑,趁机释放一下憋闷许久的激情。很快冰面上的积雪就被大家七手八脚地清理掉,露出一小片晶莹光洁的冰层,被太阳照耀着,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我们打起了雪仗,空旷的河床上响起了少女们银铃般的嬉戏声,岸边枯黄芦苇上的浮雪,几乎都要被震落下来了。

    我对这项游戏很是熟悉,小时候我生活在松花江畔,经常在寒冬腊月的时候到冰封的江面上坐冰爬犁,和小伙伴们溜冰、打雪仗。只不过眼下我换了个身体,这身体比我原来的柔弱了不少,有心无力,所以成了雪仗中屡次败北的一方。

    不知道战斗持续了多久,大家终于筋疲力尽地倒在雪地上。厚厚的积雪软绵绵的,真是惬意,我仰望着湛蓝的天空,只看见一个小小的黑点,向我们躺着的地方飞来,渐渐清晰了,这时旁边的女孩们也注意到了,纷纷伸手指向天空。

    "好像是一只鹰啊!"

    "我看倒像是雕!"

    也有人疑惑地问:"鹰和雕有什么区别呢?"有人不懂装懂:"雕比鹰的个头大,也更凶猛一些。"顺英好像懂一些:"对了,我听大人说这种猛禽也喜欢吃死尸和腐烂的肉,"她突然神色紧张起来,"糟糕,我们一动不动地躺在这里,它会不会把我们当成尸体而飞下来啄食呢?"说着她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大家面面相觑,顿时气氛开始紧张。

    长空中传来飞禽凄厉的哀鸣,当我抬头去看时,只见那头猛禽像断了线的风筝般坠落下来,眼看着直向我这边扑落。我刚刚站起,几滴温热的液体落在了我的额头上,随即,那头猛禽就掉落在脚边,扑腾了几下,不动了。

    这时,从远方的森林那边响起了奔腾的马蹄声,听声音逐渐向我们这里接近。

    我愕然,举目远眺,只见那边出现了十多道人影,疾速奔驰的马蹄带起了滚滚雪雾,他们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甚至还能听到几个人正用一种奇怪的语言大呼着,虽然听不懂,但完全可以感觉到那呼声中的兴奋。

    哦,原来脚下的这只猛禽就是他们的猎物了。

    鬼使神差地,我迅速擦拭掉额头上的污血,用脚踢了几下,把雪地上的鲜红颜色遮盖起来,最后强忍着恶心把那只死不瞑目的猛禽遮盖在我的裙摆之下。

    刚刚处理完现场的痕迹,马蹄声已经在距离我们十余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接着就是一阵阵此起彼伏的烈马嘶鸣,猛然勒住的缰绳令疾速奔驰中的骏马骤然扬起前蹄,铁蹄砸落地面时,溅起一片片雪雾。

    等我们看清这十余个不速之客时,全部惊呆了。我睁大眼睛看着这些身着白色袍铠,头顶闪亮头盔,战袍上密布着铜钉的骑兵,目光下移,接着看到了马蹄袖,四面开衩的衣摆……看眼前的这种装束,应该是八旗军队的衣着。满洲人,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几名少女吓得打着寒噤,纷纷不由自主地后退,我却僵在了原地。这支马队为首的一名黑衣人已经挂住马鞭,纵身下马。紧接着后面所有武士也跟着娴熟敏捷地一齐下马,顿时响起一阵金属撞击之声。

    这群骑兵的首领,手里拎着角弓的黑衣人只在原地停留了片刻,环视了我们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停了停,接着一步步向这边走来。

    随着步伐的接近,一股令人难以名状的压迫感顿时袭来,旁边的几个女孩子不由自主地让开一条路来,让我孤零零地直接面对着这人步步逼近的脚步和摄人的目光,我的心从未有过地紧张着,几乎痉挛成一团。

    他终于在离我只有两三步距离的地方站定了,我看清了他的相貌,大概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

    他是如此的雄姿英发,如果一定要我来形容的话,眼前的他有如大漠之月,高傲,冷寂,清远。我从未亲眼见过大漠之月,但想象中,它可以温柔一如江南秋夜的月亮,亦可以在一时间泛起妖异的红,带来席卷天地的风暴,毁灭一切。

    他注视着我,目光渐渐柔和,终于,在我的心跳似乎静止的那一刻,他开口了,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用满语或者汉语,而是用略显生硬的朝鲜语问道:"请问你是否看到我方才射落的一只苍鹰?"我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满洲男子居然会讲朝鲜语,难道他已经来朝鲜很久了,还是他的军队正驻扎在朝鲜?那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鹰?什么鹰啊,我没看见过啊。""哦?"他听到我的谎言后不置可否,而是将目光逐渐下移,一寸,两寸……一直到我的脚下,这才停留下来,接着就是一阵沉默。

    糟了,肯定是方才时间紧急,雪地上的血迹没有清理干净,被他看出马脚来了。

    他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强作镇定的我微微一笑,然后很友善地问道:"你是哪家的女儿?"我心底暗暗嘘了一口气,却鬼使神差地反问一句:"那你是谁?"这时我注意到了旁边一直沉默的顺英她们几个,此时她们正在焦急地向我使着眼色,看那意思是我实在太没有礼貌了,怎么能对眼前的这个人如此无礼呢?

    与此同时,我隐约听到了极为压抑的笑声,这笑声来自那人身后的一群牵着马肃立着的满洲侍卫。

    眼前的男子先是愣了一下,好像遇到了很好笑的事情,"你问我?哈哈哈……"旁边的顺英她们惶恐得几乎颤抖起来,我装作没有看见,硬着头皮说道:"真是没有诚意,我是谁家的女儿,何必要告诉你这样没有诚意的人?"他不但没有如顺英她们担心的那样因为我的无礼而愠怒,反而笑道:"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会知道的。"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们迟早还会见面的。"说罢,他转身走了,接过侍卫递奉上的马缰,翻身上马。在即将调转马头的时候,突然深深地瞥了我一眼,"可惜了你这样漂亮的裙子。"我这才发现原来我粉红色的裙袂上有几滴不易觉察的血迹,原来他真的发现了我裙底的秘密。

    等我再次抬起头时,他已经拨转马头,策马向来时的方向去了,后面的侍卫们也一齐上马挥鞭,转眼间变成了一个个黑点,直到他们的身影彻底地消失在森林中,马蹄卷带起的雪雾才渐渐散去。

    顺英和几个姐妹们走了过来,敲了敲仍在回味中的我,我这才问道:"他到底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他就是大清的九王爷!听说连清国的皇帝都非常赏识和重用他,你居然敢那样对他说话!"九王爷,旗主?刚才的正白旗……不会吧?

    "我们一起到江华岛上避难时,不就是他领着船队一直打过来把我们统统捉去了吗?后来我们回汉城时,你掉到海里,眼看着就要没命了。幸亏他的船离你最近,叫手下侍卫跳进去把你救了上来。算起来,他还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呢!"顺英补充道。

    我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因为我现在终于明白这位"九王爷"的身份了。我大学时酷爱明末清初的历史,翻过不少与后金和前清相关的史书。努力搜寻着记忆,终于想起了个大概。

    这是皇太极统治大清时期的第二次入侵朝鲜。他一直打到朝鲜当时的都城汉城,把据南汉山城的朝鲜国王李倧团团围困起来,同时派睿亲王多尔衮率领兵船渡过大海,一举拿下江华岛,并把之前李倧安置在岛上避难的家眷们一并俘获。多尔衮对朝鲜的王妃和世子以礼相待,促使李倧弃械投降,再次归附大清。

    天聪元年,皇太极当了后金大汗,一共封了十位大小贝勒,多尔衮的年龄在这十位贝勒中排第九位,仅长于他的亲弟多铎,人们习惯称他"九贝勒"。等到皇太极登基称帝,多尔衮受封亲王,于是变成了"九王爷"。

    看来可以确定了,他不是别人,正是现在的和硕睿亲王,将来的皇父摄政王--多尔衮。

    第二天上午,我独自一人在庭院中懒懒地荡着秋千,地面上的积雪已经被下人们打扫得几乎不留痕迹,连堆个雪人的条件都没有。

    我只得边荡着秋千边想着昨天跟多尔衮的偶遇,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到现在想起来都犹如在梦中。小时候曾经看过一本《清宫十三朝演义》,记得那里面的多尔衮是个风流好色,喜欢偷看嫂子洗澡的小叔子;上中学时,又和同学一起看过电视剧《孝庄秘史》,在那里面他又变成一个为爱吃苦,矢志不渝的情痴;后来去图书馆翻看史料,又看到他的画像,一副中年大叔的模样,身材颀长,络腮胡子,有几分阴鸷,又颇有几分威严,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冰冷感觉。

    我曾经好奇过很多和他相关的谜团,譬如他为何两次争夺宝座失败,为何选中福临,最后到底有没有真正谋反,为什么没有儿子,他有没有真正爱过孝庄皇太后,太后下嫁是否是空穴来风的传言……我又曾经探访过他的王府故居,就在故宫东直门外。在普度寺的胡同里曲曲折折地走上好久,才能找到这座仅剩下零星建筑,早已面目全非的故址。在仲夏的午后,我坐在银安殿外的花坛上,看着庭院中的枯树,还有天空中盘旋不去的乌鸦,是否在三百多年前,也这样徘徊此地?

    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我无数次幻想过能穿越到古代,看看古人究竟是怎样生活的,看看他们是不是史书上、传说中所记叙的样子。机缘巧合,我居然真的来了,即使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回去,可我依然对昨天的偶遇怀有极大兴趣,很想继续探究一下真正的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阳光照在我的脸上,很惬意的感觉,让我想入非非--昨天的那位九王爷,容貌还真是不错呢。

    可惜,我所附体的这个主人,也就是右议政李世绪的女儿李熙贞,将来应该是嫁给朝鲜的世子吧。在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古代,我想逃出去,想自己过得好好的,只怕没那么容易。只怕在这之前,我就会被送入宫里吧。毕竟,李熙贞已经十五岁了,李世绪害怕夜长梦多,肯定是行动越早越好。

    越想越是烦躁,我索性站起身来,双脚踏在秋千的木板上,用力地荡了起来。随着秋千一下一下地逐渐荡高,我的视线已经到达院墙之外,可以清楚地看到门外宽阔的街道,枝头上点缀着雪花的桦树,鳞次栉比的房屋,甚至还能远远地看到景福宫的身影,尽管只是隐约的一点飞檐斗拱的殿脊。

    将来,也许那就是我后半生生活的地方,也许会老死在那里,过完一辈子富贵悠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