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1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苏鸢是池藿仰望多年的女神。

    那时他们是同样挤在筒子楼、家境拮据的两户人家,是青梅竹马。

    因为工作原因,父母不方便照顾池藿,便把他交给在乡下的奶奶抚养。他是长孙,爷爷奶奶自然非常疼爱他,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一概都留给他,理所当然地,池藿长成了一个浑身肥肉的小胖子。后来,奶奶病重,父母便把他接到身边来。

    彼时他尚小,怯怯地握着见没几次面的父亲的手,进了筒子楼,逼仄、阴暗的环境使他很无措,想逃又知道他的家在这里,没得逃,紧张和恐惧让他整个人都紧绷而抑郁。父母在屋内收拾东西,他倚在门框独自感伤。

    不知何时,对面那扇污渍斑斑的门开了,一位穿红裙子的女孩正睁着水灵的大眼睛,站在门口好奇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女孩才鼓足勇气问道:“小胖子,你叫什么名字?”

    “池、池藿。”他报出姓名后立即低下头,难堪地看着自己堆了两三层的肚腩——他口吃。之前在乡下,那些玩伴总是“小胖子”、“小口吃”地叫他,虽然不带恶意,但有时听了还是会难过。

    “哦,我叫苏鸢。”苏鸢走近他,又脆生生地问:“你以后想当什么?我的梦想是当一个超级明星,因为我长得漂亮。”说完她提起裙摆转了个圈,高傲如小公主般。

    池藿有些害羞,但也很高兴有人主动跟他说话,“不、不知道你真、真、真漂、漂亮。”

    苏鸢这时总算发现端倪了,直接就问:“你是不是口吃啊?”而后,她又想起池藿的赞美,便模仿着电视上那些人,认认真真地弯了弯腰,“谢谢,我深感荣幸。”

    池藿不知应不应该说不用谢,此时他脸上火辣一片,沉默间,他听到苏鸢对他说:“你真的是口吃啊,那么可怜啊,那以后我们也是邻居了,我罩你吧。”

    转到当地的小学,心智还不成熟的学生对肥胖又口吃的池藿自然是各种排挤、嘲笑,在这种氛围下,池藿很快变得自卑又自闭。

    一次写作比赛中,他的作文荣获一等奖,同桌则得了第二名。放学后,同桌带着三四个人将他堵在小巷口,污蔑他抄袭,正要教训他,是苏鸢看见了走过来询问事情起因,之后为池藿说话,因为苏鸢是级花,所以他的同桌恶狠狠地瞪了池藿一眼就带人离开了,从这以后,苏鸢每天都跟池藿一起上下学。对学校,池藿是更加抗拒和厌恶;对苏鸢,池藿更是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守护苏鸢一辈子。

    流年似水,苏鸢初中只跟池藿当了一年同桌就转到别处去了,杳无音讯。高三那年,舍友兴致勃勃地让他看照片,他看了一眼便呆在原地,照片上是苏鸢笑靥如花。

    “漂亮吧?嘿嘿,我A市的表哥的女朋友,据说现在也是高三,要报填N大,可惜我表哥不想报N大,这会儿闹分手呢……”

    谁也不明白为什么以池藿能考重本的成绩,高考志愿却要选二流大学N大,不过他的大学室友季敛知道,他一直喜欢着表演系系花苏鸢,一直用心地追求她,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池藿终是带着遗憾和悲伤毕业了。

    思及此,池藿拨打了祝蓉的电话,向她要了Q-angel队长苏鸢的电话,之后打电话约她出来。

    他想告诉她,他不能跟她在一起。可能这样会被她当作一个莫名其妙的傻子,但他不管了,他总要给自己年少时暗自许下的诺言一个交代,尽管结局并不尽如人意,但总要有个完整落幕。

    苏鸢卸下浓妆,只做简单打扮就来赴约了,及踝的紫色长裙被她穿出几分灵气来。

    “坐吧。”池藿朝她笑笑,温柔的笑容令苏鸢忍不住眼眶一热,内心的悲伤又开始翻涌滚现。

    如果她可以早点明白,任何闪光灯和华美珠宝都不抵一个真心待你的人的温柔心意就好了。可惜,世上没有如果二字。

    池藿看着苏鸢苍白的脸色及明显的眼袋,放轻声音询问:“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鸢摇摇头,曾经拍过洗发水广告的秀发如今毫无光泽,枯燥地垂放在胸前。她那个样子,不可能没事。

    替她点了杯抹茶奶茶,池藿拿着一个便当盒,打开了里面是个小巧精致的蛋糕,奶油在上面画出一朵小雏菊。“给你的。”池藿将蛋糕往苏鸢那边推了推。

    苏鸢应该不知道,雏菊有三种花语,分别是悲伤的离别、犹豫的爱跟永恒的快乐。他曾因为苏鸢的转学而悲伤,他的爱也因苏鸢的愈发陌生而踌躇不定,现在,他希望苏鸢能永远快乐下去。

    “我叫你出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不会跟你在一起了。”池藿开口有些艰涩,但说完心里又轻松下来,像终于可以完全投入到与言漠的恋爱中。

    这话像是一根导火线,苏鸢隐忍许久的情绪在这一瞬崩塌,她伏在桌上大哭起来。事后池藿才庆幸这家咖啡店的老板是他的粉丝,答应让他在尚未开放的二楼约人,不然被人看到就又得闹绯闻了。

    “怎么了?”池藿顿时无措起来,抽出几张面纸递给她。

    苏鸢趴在桌子上,不肯回答,只埋头痛哭,哭了一阵子,情绪稳定下来后,才面如死灰地说出事情原委。“我跟经纪人阿成谈恋爱已经有两年了,他还另外带了一位女星,那女星这阵子风头正盛,他也比较重视她的活动演出,所以我们最近都是聚少离多。我不甘心,你知道女人一旦产生怀疑心理是没有多少理智的,我们大吵了一架,我非常非常想变得更红一点,至少要比那位女星红,所以上星期,一位娱乐圈中著名的‘皮条客’办了场宴会,我接受邀请去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