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凌晨的电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半夜的,大概凌晨两点,手机铃声朗朗地响起来了,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地刺耳。

    我睡得正酣,身子醒过来了,心还恍恍惚惚地睡着,并不伸手去接电话,祈祷对方是个识趣的,知道现在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但愿铃声响几声就不会再响了。

    不料偏偏碰到个不识趣的,铃声一遍遍响着,如同一群讨命的小鬼,嘁嘁喳喳地叫个不停,我没有办法,从被窝里抽出一只手来,在床头柜上摸到了手机,放到半睁开的眼睛上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第一反应是个诈骗电话,而且是极度不敬业的诈骗电话,不由得吸了一口怒气,只等对方一说话,先把他祖宗挨个骂一遍。

    手机接通了,对方并不说话,我怒不可遏,马上就要骂人,不料嘴张了一半,那边却说话了。

    “是我,还,还记得我吗?”

    声音很小,有点蚊子哼哼的感觉,然而这蚊子瞬间钻进了我的心里,我“呼”地从床上坐起来,浑身不由地发起颤来。

    有些东西,你原本以为忘得很彻底了,以为就算摆在你眼前,放到你耳边,你也认不出听不清,如同沙地里的一颗沙子,不再耀眼。

    事实是你不过成功地欺骗了自己。

    两年了,这声音依旧那么清晰,依旧能牵动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经。

    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气,养足了气力,因为我有千言万语要对电话那头的那个人说,然而我只说了两个字。

    “记得!”

    “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可是,可是……”

    她似乎有点激动地说不下去,我想去安慰她,告诉她不用着急,然而我才发现,我刚才的那两个字,似乎用完了我所有的气力,所以现在根本张不口来,我等着她继续说。

    “可是,可是……”

    她小声地啜泣起来,接着越来越大声,我知道她的情绪已经如溃堤的洪水,我依旧没有安慰她,在电话这头静静地听着,听着她的哭声越来越肆虐,越来越伤心。

    “我妈妈,我妈妈不行了,她,她想见你!”

    九点钟的上海,太阳已经高挂了,斜斜地照在身上,然而并不让人觉得温暖。

    机场里永远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人分离,有人相聚。

    本来我可以坐飞机从三亚到长沙,然后她坐飞机从上海到长沙,我们在长沙会和,一同去她家看他妈妈最后一眼。

    然而两年前养成了一个弊病,但凡同她一起回家,我都习惯了先从三亚飞到上海,接上她再一起从上海飞往长沙,因为她说她怕坐飞机,所以我得陪着她,让她在害怕的时候有个肩膀可以依靠。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我没有去她的学校接她,而只是在机场等她。

    我下了飞机,打电话给她,我说,我已经到了。

    她说,我也已经在机场。

    我问她,你在哪,我在出站口。

    她说我在进站口。

    我说,那你等着,我现在坐电梯上来。

    电梯的门开了。

    她就站在电梯的门口。

    她瘦了,眼睛深陷,颧骨却凸出来了,眼眶留了红红的一圈,脸上没有施粉,隐隐看得见串串泪痕,也不知道昨晚留下来的,还是刚才新鲜出炉的。

    她见了我,微微地一笑。

    “你瘦了。”我说。

    她依旧只有微微一笑,她的笑容并不灿烂,也不温暖,如同今天的阳光,只是还是美丽的。

    飞往长沙的飞机开始滑出,她坐在我的右边,我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去抓住她的左手,她的手依旧和从前一样,冷,如同一块冰,等待被融化。

    她转过头来,冲我淡淡的一笑,我看着她的脸,这张脸,我曾无数次将她捧在手里,装在心里,如今,两年不见,依旧熟悉,只是熟悉中增添了陌生,熟悉来自记忆,陌生来自现实。

    我心里一惊,忙把抓住她的手松开来。

    “对不起,我差点忘了!”

    不料她说:

    “你抓着我的手吧,我怕。”

    这句话和两年前说得一样,只是末了她又小声地加了一句“谢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