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第四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哦!请至少过24小时之后再来看!  那姑娘本来就因为不停NG心理濒临崩溃,方才直接被导演骂到怀疑人生, 又开一条时正抚着琴, 便哭了出来。

    副导演连忙喊卡,让剧组都休息会儿之后再接着来。

    演女主的演员叫萧珊, 这会儿她是能跑到旁边偏殿里哭鼻子,而在一旁等戏的郎青穿着这厚重的朝服,还得继续被日光炙烤着。

    叶澜去导演打招呼, 人家从前毕竟是提携过他的人, 他出事后也有仗义执言没有落井下石。

    而郎青则捧着叶澜给他带来的冰饮特别痛快地喝,看得旁边的芷姚好生羡慕。郎青看到小姑娘那望眼欲穿的小眼神, 没忍住开始逗她。

    “好这口啊?”

    芷姚一双大眼睛睁得圆圆的, 小松鼠似的点了点头。说起来, 她的母后还是异国公主, 生下来的她眼眶也要比寻常中原人更加深邃。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芷姚也算是个混血儿。十七岁的她脸上带着些未退的婴儿肥, 宛若一个洋娃娃,这会儿死死盯着郎青手中的冰饮简直要可爱到爆炸。

    “想知道这是什么口味的吗?”

    今天叶澜买冷饮的时候, 芷姚在旁边有看到他给郎青带的是百香果芒果冰。生在古代有很多点不好, 其中一点就是当时能吃到的食物水果种类太少。像是今天菜单上的这个“百香果”她就没尝试过。

    郎青坏笑着扯了扯嘴角,接着一口气将塑料杯中剩了一般的果汁一口气全吸完。

    “喝完了, 味道特别好,有着百香果的芬芳和芒果的香甜。”

    芷姚看着那水平面急速下降的黄色液体, 被气得差点要哭了出来。

    “你也就是生到这个年代了......”她平复了下呼吸, 用恨不得沁了毒的目光看向郎青。

    若是生在她那个年代, 胆敢这么耍她,她想赐他一丈红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正巧这会儿叶澜打完了招呼过来,一眼就看到芷姚这副被气得要吐血三升的小表情。而坐在她身旁的郎青倒是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

    “怎么了?”他挑眉问。

    郎青连忙举手告状。“你家的小祖宗想和冰的呢,被我阻止了,这会儿估摸着想要赐我一丈红呢。”他可是知道前些日子这小妞昏迷大半夜的被送进医院是因为什么。

    “我没有!”芷姚张了张嘴,想要给自己辩解,可想了半天,她却不知道要怎么辩。

    因为她这会儿的的确确是想要赐郎青一丈红了!

    “没有最好。”叶澜用带着些教训的目光看了眼芷姚,便开始同郎青闲聊了起来。芷姚坐在旁边听却怎么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便有些无聊地托着腮观察这个片场。

    片场的人也在观察着她。

    虽然她身上只穿着最普通的基本款,但胜在气质佳,任是平平无奇的简单T恤和长裙也被她穿出了清凉的仙气。

    她是跟着叶澜来找郎青的,有的脑子活络的这就开始发散思维。这姑娘不会是郎青他公司要捧的新人吧?

    这会儿托兄弟把人带来在导演这认个脸熟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方才叶澜也的确是跑到导演面前说了几句话,虽然没带那姑娘一起过去,但是这意思......看上去已经很明朗了啊!

    不一会儿,休息时间到,萧珊演擦干了眼泪补完了妆,重新从化妆间里出来。场记手中的板子一合,新的一条就又要开始了。

    芷姚这些天通过叶澜的科普,对“演员”和“明星”这两个时而重合的职业有了最基本的了解。她向来喜欢看话本子,这些天也看了不少会动能讲还带乐的“话本子”(电视剧电影),对把这些“话本子”做出来的工序非常感兴趣。

    只见萧珊在琴后落座,双手抚上琴弦,就做出一副陶醉于音乐中的模样。

    只一眼,芷姚便皱起了眉头——这位女演员,她抚琴的姿势怎么那么奇怪啊!再细细看几眼,芷姚发现她左手乱加对琴弦的吟和猱,太过华而不实。

    芷姚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导演总是NG这个女演员。虽然她这会儿看上去弹琴弹得无比投入,可整体效果看起来就是不对劲。

    她扯了扯站在她身后的叶澜的袖子,给叶澜递了个有话要说的眼神。叶澜有些好奇地弯下腰,把自己耳朵凑了过去。

    “这个女演员的琴弹得不对。”她悄悄地对叶澜说。

    叶澜疑惑地看了眼芷姚,这“不对”是怎么个不对法。

    芷姚又把方才她的判断给叶澜重复了一遍。叶澜不懂古琴,对这些技术性的东西完全没办法理解,但大概也能明白芷姚的意思——女演员的动作太过华丽了。

    但好在他记忆力还算不错,顿了几秒后,又把芷姚的原话凑到郎青耳边说了一遍。

    “不是吧?”郎青虽然也不懂古琴,但是他却知道萧珊为了这部戏,专门去学了半年的古琴。而且鱼严导演虽然自己不懂琴,但是公主抚琴在电影里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他还专门让制片人找了个古琴指导老师,专门教萧珊怎么把琴弹得好看漂亮。

    那老师还是什么古琴演奏协会的什么主席呢。

    “这点你信芷姚,她说的准没错。”毕竟也是荆国公主,琴棋书画都是从小找了天下最优秀的老师教。在这一点上,她就是权威。

    “这么厉害?”郎青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不是说这就是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小黑户么?就是有个修行的老尼姑教,那个条件又能教多好。

    “就这么厉害。”叶澜点了点头。“你和那个萧珊关系怎么样?”他带着些暗示地问了一句。

    郎青了然地点了点头。如果这事就如芷姚说的那样,那么剧组请来的那个指导肯定是和萧珊暗中结了仇,这才这么害她。自己若是和萧珊或是萧珊的团队有意结交,这就可以用这件事去卖个人情。

    他摩挲着下巴想了几秒,接着抬手招来自己的小助理,面授机宜了几句。没一会儿就见自己的小助理凑到萧珊助理身边咬起了耳朵。

    叶澜一副不欲多说的不堪重负表情,看得萧珊有了几分想笑的感觉。不过她也算明白了,芷姚提出的这三点要求,最主要的还在最后一条......

    不过这件事,她还真的可以办到。只是重新捏个身份这事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面前的这个看上去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值得她应下这些承诺吗?

    芷姚看了眼还在犹豫的萧珊,也不是很在意地戳了戳叶澜。

    “好无聊,我要玩手机。”她向叶澜要他的手机玩。这是她最近培养起来的新爱好。叶澜皱了皱眉,但还是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递给她。

    “你今天早晨已经玩了一个小时了,今天的份额已经被你玩了一半了。时间到了我就收手机,你可不许闹。”他是真的怕这个从前没怎么用过电子产品的小公主弄坏了眼睛。

    “哎呀你话好多......”芷姚瞪了他一眼,直接拿起手机继续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