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叫师叔才对吧。

    道虚抬头看他,忽然咧嘴一笑,十分诡异。

    庄公子脑子里闪过各种各样的恐怖情况,拉着道一后退。

    道虚冷漠地扫他们一眼,目光仍然放在不断画符的清音身上,仿佛天地间只有小姑娘一人。

    “清音!妈的,你这个傻小子,看不到这老家伙在利用你?快说,怎么阻止清音!”庄公子掐着脖子摇晃道一:“别以为你是长宁的弟弟我就不敢弄死你,我告诉你,清音是我老婆!”

    道一和道虚脸色同时一变,庄公子顺着两人的目光看去,原本画符不止的清音忽然顿住,面露疑惑地望向这边。

    “清音?”庄公子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还没倒出来就听道虚低喝一声,双手卖力勾动,一阵白雾从他指缝窜入清音鼻尖,女孩子再次疯狂。

    “妈的!老东西你死定了你,你死定了!”庄公子气得发狂。

    可这一瞬,他是真的绝望了。

    怎么办?

    怎么办?

    庄公子近乎崩溃,抱头大叫:“对不起,对不起清音!”

    “我就说我不能娶你的,我保护不了你,我不是慕清彦,我保护不理你啊!我真没用!我真没用!”庄公子以头撞柱,倒是被放开的道一一时无措。

    这个人真是够跳脱的。

    咚咚的撞柱声让慕清音手里的笔摔落在地。

    庄公子回头,只见清音跪坐在地,小脸苍白地摸着空气,像是在摸谁的脸。

    “庄壁,你还不肯娶我吗?你到死都不肯娶我吗?”

    少女落泪:“小时候你都快被舅舅打死了,你还不肯松口,还说要娶我的,为什么现在不愿意了,为什么……”

    庄公子扑过去,闭上眼伸头过去。

    “我……配不上你。”

    女孩的手切切实实落在他脸上,柔软湿润的掌心想天边的云彩一样舒服。

    可下一秒,清音却忽然扬起一巴掌,打得庄公子一脸懵逼。

    另一边道虚也神色大变,他不知道清音怎么会突然清醒过来。

    “清音你醒过来了?!”庄公子顾不得疼,一脸惊喜。

    “我要是不醒过来,等你这个傻子想明白了再娶我吗?”慕清音笑骂,一头扎进庄公子怀里:“别担心,以后,我罩着你。”

    庄公子满脸不可思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女孩窝在他怀里,从衣袖里取出几粒药丸吞掉,一边喊道:“没力气了,你们来说!”

    庄公子回头张望,只见他心心念念的男人从暗处出现。

    “啊……”道虚发出惊呼,道一也脱口而出:“慕清彦?!”

    只见男人踏月而来,淡淡开口:“我慕族血脉,真是备受大道宫一脉青睐啊,道衍仙长。”

    道虚的表情十分生气,可他没有舌头,并不能说出什么话来。

    不过跟他对话的人是慕清彦,也不必他开口问什么,慕清彦一一作答。

    “当初你助我们用幻术出逃,我就在想,如果道虚都能用幻术迷惑那么多人,那么道衍又怎么会无能到被楚承贤一脚踢掉头颅?”慕清彦开口解惑。

    所以他和长宁一直怀疑这个颤巍巍活下来的道虚,有问题。

    而今这一场,就是他为了钓鱼设下的局,没想到道衍真的沉不住气,咬钩了。

    “重铸大道盘,你是想再次改天换命吗?”慕清彦走上前,道衍激怒颤抖,显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慕清彦的对手,如今是走到绝境了。

    但他不甘心就这么输掉。

    蓦地,道衍口吐鲜血,扑向大道盘。

    “我的盘子!”她辛苦这么久才画出来的!

    慕清彦动作奇快,一脚踹中道衍胸口,却没想道衍眸中精光一闪,自半空中一个挺身,转而扑向道一!

    小少年脸色一白,蹬蹬倒退两步,惊呼一句:“师傅!”

    可道衍依旧表情狰狞,掐向他的脖子。

    这是楚长宁的亲弟弟,慕清彦必不能见死不救。

    可慕清彦竟然没有半点着急的意思,直觉告诉道衍,这当中有诈。

    电光火石之间,他来不及反应什么,而暗处三支离弦的箭嗖嗖嗖飞来,擦着少年的衣襟洞穿道虚手掌。

    最后一箭射在道衍额头正中,入骨三分。

    道一双目圆睁,看着这长着道虚的脸却要他叫师傅的男人栽倒下去,死不瞑目。

    他转头,只见明黄便服的女子从暗处提弓走出,气势过人。

    道一喉结微动。

    他一眼就认出这个容貌同他现在有七分相似的人,就是他的姐姐,刚才救他一命的人。

    只是……

    “你怀孕了?!”除了慕清彦,所有人都对长宁隆起的小腹震惊。

    难怪长宁这三个月都不肯临朝,原来是有了身孕!

    没想到她竟然瞒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引道衍上钩吗?

    “快八个月了。”长宁抚着肚子,笑道:“我初登基,若有子嗣便地位稳固,道衍只怕会更小心,不易漏出马脚。”

    庄公子似懂非懂地点头,又忽然跳脚:“啥?!那不就是说,你昏迷前就有了身孕?”

    慕清彦点头:“当初我日日为她把脉,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她醒来后告诉我,我才确定。”

    “告诉你什么?”庄公子一脸懵逼。

    长宁和慕清彦相视一笑。

    她们都很感激这个孩子,如果不是他的存在,成为跨越长宁身体和灵魂的纽带,她恐怕是醒不过来的。

    长宁却向道一招手:“长盛是吧,过来,摸摸你的外甥。”

    道一紧绷的表情在这一声中瓦解。

    他木讷地过去,伸出手,身后庄公子却不识趣地喊道:“你怎么知道是外甥,说不定是外甥女。”

    长宁朝天翻了个白眼,慕清音则一把扭住庄公子的耳朵:“那是在慕家怀上的孩子,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疼疼疼!”庄公子叫道。

    可更让他心疼的还在后面。

    “陛下,刚才臣好像听到有人向我妹妹求婚了。”慕清彦忽然开口。

    长宁一笑,拉起道一转身就走:“朕也听到了。”

    “你们!”庄公子大叫冤枉,可清音却脆生生地应道:“谢陛下赐婚。”

    “你们诓我!”庄公子怒吼连连。

    ……

    三个月后。

    长宁长子满月,天生灵透过人,有乃父之风。

    世人皆议,将以此子为太子时,长宁却昭告天下,以长子承继辽东郡王爵位,延续慕家香火。

    不过为了不亏待孩子,长宁特旨,以太子仪制奉养,并赐国姓为名,世称慕楚太子。

    而清音和庄公子的婚事也是在同一个月操办的。

    庄公子因为太紧张,成了史上话最多的新郎官,被长安百姓传为一时笑谈。

    直到慕楚周岁,宫中忽然收到一份来自突厥的礼物。

    “是墨子行会的人送来的。”慕清彦道。

    长宁挑眉:“我让春晓和杨德海负责西北互市,若是送信,也有官途,怎么用了行会的途径?”

    慕清彦笑笑:“拆开就知道了。”

    二人打开包裹,神色都是一怔,“这是……”

    “是曹彧,我送过他一枚同样的红线缠着的石头。”长宁道。

    “但这有两枚。”慕清彦说。

    长宁微怔:“曹彧当初去西北,是去找他的,难道……”

    两人相视一笑,久久不能放下的心结终于开解。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