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五零章:终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长宁在棋盘世界里不知哭了多久。

    她找不到出路,整个世界都被不知何处涌出的白雾逐渐包裹,好像正在缓缓消失。

    长宁猜测,当白雾彻底覆盖这个世界时,自己,也将不复存在了吧。

    她看着怀里的慕清彦。

    逐渐浓重的雾气让她越来越看不清他的脸,只能贴近他,将两人的脸贴在一起,凭借这样来守着他。

    长宁希望他能明白,就算她不能和他在一起,也不要痛苦。

    “做那个心狠的你,多好。”她摸着他的鬓角,感觉自己的眼睛开始被雾气侵蚀,再也看不清身前的东西。

    她此生从未绝望,但现在,她找不到离开的办法。

    长宁牢牢抱住慕清彦,就是最后一刻,也不打算和他分开。

    可不知什么时候,长宁隐约听到了一阵哭声。

    这个万籁俱寂的世界里,竟然有声音。

    长宁拖起慕清彦向着声音走去。

    她看不清方向,只能勉强循声而去。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响,就像在她的大脑中哭喊一样,让长宁挥之不去。

    “在哪儿?出路在哪儿?”她叫道。

    可孩子只会哭,并没有说话,更没法指引她方向。

    “慕清彦,是你吗?”长宁继续问,试探着向前走。

    白雾越来越浓,长宁感觉自己背上的慕清彦也越来越轻,她急忙抱住慕清彦,想阻止他消散,可慕清彦在棋盘世界里的身体还是渐渐化为白雾。

    他就是来献祭天恩的,又怎么可能留得下来。

    长宁拼命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拼命去听,孩子的哭声还是不见了。

    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一阵悦耳的笑声响了起来。

    长宁迅速扑向笑声。

    可小孩子十分调皮,又转了方向。

    长宁就这么扑扑抓抓,忽然脚下一滑,彻底摔进白雾中。

    乾祥宫寝殿。

    慕清彦负手而立,看到睡容依旧安静的长宁,脸色十分难看。

    “哥你别急,一定还有办法的。”慕清音在旁劝说,一边瞪了庄公子一眼。

    庄公子连忙点头嗯嗯啊啊地应合,但目光却是和慕清彦一样绝望。

    “我中毒时,她没有放弃我,如今,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会放弃她。”慕清彦说着,放下长宁身前的纱帐。

    他竭力克制不去看她,因为他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怒火,将整个大道宫的人杀光,逼问救醒长宁的办法。

    因为,从长宁昏迷那天起,大道盘就开始出现裂缝。

    长宁身体一切正常,可灵魂还停留在大道盘中,若是大道盘被毁,只怕长宁也……

    但如今已经过了三个月。

    三个月,慕清彦已经替长宁把所有后事处理好。

    收编柳一战所部,平定睢安侯所部,就连最不安分的突厥,都被陈列在边境的九台墨武震慑老实了。

    这当中可谓是波折频生。

    那若一直野心勃勃,如今他除掉安德卓成为可汗的唯一人选,怎么会放过柳一战造反这么好的机会。

    而当初依兰帮助长宁传递消息,与那若结盟是为了共同对付柳一战,现在柳一战事败,本人被活活气死,那若便不安分地派出二十万突厥铁骑奇袭鹰眼关。>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