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三九章:观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洛阳满城飘白,真的有贵人身死!”消息传遍四方,大多数人都认为是病恹恹的慕清彦。

    柳家军中早就响起了这样的声音,虽然赵宇死了,但他之前做的安排还在,而且柳一战留下的另外几位将军还能主持大局,所以之前定下的勾动军中内乱的引子一点点爆发。

    柳家更是派人前往苏州,告诉睢安侯长安这边已经奉长宁公主之令将曹彧送到洛阳军中,但过程中被辽东军伏杀。

    曹彧和长宁公主有旧情,他们想将这屎盆子叩在慕清彦头上,但没想到,庄公子就在苏州。

    他破口大骂:“慕清彦要是你们说的那么目光短浅,他也不用叫什么辽东郡王了,就叫辽东小肚鸡肠吧。”

    睢安侯没有说话,直接叫人将长安派来的人遣送回去。

    “辽东军中缟素,世人皆说是郡王罹难,但依草某人看,却是不然。”睢安侯对庄公子神神秘秘开口。

    庄公子也知道,睢安侯不是个好对付的,而他此行是为了替长宁查出当初那个囚在洛阳古牢的神秘老头下落,而睢安侯得知他的目的,就好像知道了一大半似的。

    加上这句,庄公子可以断定,睢安侯知道,长宁已经病重的事。

    “先帝曾嘱托我照看皇子,自然是知道什么。”睢安侯爷没有隐瞒,不过他并不肯因为两方结盟就将事情相告,反而高坐椅上,道:“我不知,辽东军如今是尊奉先帝所诏,还是尊奉,女帝长宁?”

    庄公子张张嘴:“不都一样吗?”

    “当然不同,若尊先帝遗诏,该以大楚江山万年为重,若尊女帝,则另当别论。”

    庄公子嘴角抽抽,不想跟他废话:“所以,你是不肯说那个老头的下落了?”

    睢安侯摇头:“若尊先帝遗诏,我不可说。”

    这什么狗屁答案。

    庄公子气得直翻白眼:“我可不是威胁你,但是慕清彦敢派我来,你就该知道,他有底牌在手。”

    睢安侯笑笑:“辽东军挂起白幡,说明营中已有人罹难,我现在说也救不得人,你又何必强求。”

    “不可能!”庄公子矢口否认。

    他出来时,长宁虽然双臂和胸口都已经发病,但那样子,怎么也能撑个十天半拉月,还有慕清彦在一旁帮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事?

    睢安侯动动眉头:“看来你们果然对此事一无所知。”

    “到底是什么事?”庄公子快被他逼疯了,恨不得弄死这卖关子的老东西。

    “我要先帝的那封传位诏书。”睢安侯说出条件。

    庄公子微怔:“啥传位诏书?”

    睢安侯一阵头大,不明白慕清彦怎么会派这种脑回路清奇的人来跟他谈这么重要的事。

    “先帝传位长宁公主,留下了传位诏书。”他说。

    “你们想毁了诏书?”庄公子下意识道。

    睢安侯摇头:“你们都已经公布过先帝的诏书,如今普天皆知,我毁掉诏书又有什么用?”

    的确如此。

    庄公子想也没想就替长宁和慕清彦答应了。

    而后睢安侯还提了个附加条件,当然是让慕清彦交出曹彧。

    不过他话音刚落,就有人禀报说世子爷回来了。

    曹侯没有失信,也将一个香囊交给庄公子,告诉他老观主就在此地,让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